寒炉美酒

何处惹尘埃

©寒炉美酒
Powered by LOFTER
 

【叶蓝】上错花轿嫁对郎(16-17大结局)

16.


蓝河飞身而下,叶修即刻挽缰,把人抱了满怀。赤焰马两蹄高昂,引颈长嘶数声,继而扬蹄狂奔,躲掉阵阵枪火,极为敏捷。叶修长枪横握,清扫障碍,左手仍牢牢扣着蓝河腰肢,平日里云淡风轻的人,现下也染上怒气:“你不好好在家呆着,跑出来做什么?!”


蓝河亦振振有词:“你一声不吭就走了,我不跟来哪里放心?”


叶修一枪挑翻散卒,气极反笑:“我用你操心?”


话说出口才知玩味,覆水却难收。蓝河耳根通红,似被火光映满,手上长剑挑刺劈砍,动作虽然利索,嘴中讲话却断续难连:“想不操心都难……”


情动情终不由己,万事心字当头。...

 

【叶蓝】河尔萌(17)

兴欣俱乐部独占了一栋高楼,内部全新装修,入夜后亮起各色灯具,看着阔绰又气派。来到这里的轮回队员们本正闹哄哄地评价赞叹,忽然会客厅的大门被打开,看到来人,他们不约而同地叫道:


“唉?!——怎么是你们?”


江波涛:“不是说好了请你们老板娘吗?”


吴启:“老板娘不在,苏妹子也行啊!”


杜明:“还有唐柔,唐柔不在吗?!”


周泽楷眨着大眼睛:“前辈!”


叶修摆摆手:“她们三个跑去海南岛玩了,今天在这的只有我们几个。”


轮回队员们发出整齐统一的抱怨声:“啊?——”...


 

【叶蓝】河尔萌(16)

蒸饺煎饺奶黄包,肠粉蟹粉枣泥糕。从早到晚加夜宵,把我的肚子都喂饱。


黄少天一边哼着自己新编的小曲,一边在心里感慨自己真是个人才。经过一楼大堂的玻璃镜时,不禁摸了摸自己的面孔,真是英俊潇洒,仪表堂堂:我就应该出道当歌手!想来我这个颜值,放眼全联盟,也只有周泽楷才配得上。干脆叫他过来和我一块组个乐队,我负责搞音乐,他负责说“对”。再让喻文州给我们当经纪人,助理可以让蓝河做……


正这样想着,镜子里,蓝河刚好从他背后溜过去。黄少天忙不迭叫住他:“唉蓝河啊!你怎么回事,见到偶像现在连招呼都不打了吗?哈哈哈你一定是没看到我,不过我这么俊美无双想不被人注意到也很难啊!对了...

 

【叶蓝】纸短情长(4)

08.


大春挚友:


展信佳。


上次随信赠去些圣天使羽毛,我很高兴你也喜欢它们。对此,江波涛在后来的回信中提及,鉴于“那位先生”每年都会换一次毛,他可以帮我们多搞一点来,好让我们拿来做枕头和羽绒被……另外,如果我们愿意的话,他的美人鱼鳞片也有很好的装饰效果。我们可以粘一些在丝绸衣服上,做亮闪闪的长裙,在化装舞会时使用。


对此,江波涛推而广之,拟定了一份商业合作战略书,由圣天使每年换毛时向我们月光精灵提供天使羽毛,娜迦族同样可以提供海星、鳞片、珍珠等海洋装饰品。我觉得他这个主意真是不错,并已将他草拟的文书翻译成我族文字,随信一...

 

【叶蓝】纸短情长(3)

06.


大春挚友:


展信安好。


早获手书,你和我说的翻译娜迦族文书一事,绝无难题。我已将初版译稿随信附后。拙笔粗浅,敝窦百出,能得大主教的赞许,真是我三生有幸。另外,如有其他任务,请别犹豫,一定告知我。能为我族有所贡献,蓝河实在心向往之。


这次交稿耽误得比预计要久。按理,我赋闲在家,本应有更多余裕完成任务。只是一入春,沉寂许久的万物都十分活泛,像攒了一冬天的没处使的精力,终于有了宣泄的地方,连我们家门口的客人都多了不少,这才耽搁了笔墨。


最早来的是沐秋和沐橙。我们见面时,像三个受尽苦难的人团聚一般,真是心...

 

【叶蓝】纸短情长(2)

04.


大春:


我的挚友,许久不见,甚是想念。我已收到你寄来的补品和书。不得不说,那本《走近猫咪》非常实用,我从中得到了许多切实的建议。我已学会了给小猫揉肚子、擦身体、及喂羊奶等必要技能。近期,我同时添置了奶瓶、玩偶和小鱼干,还用去年我和叶修捡的干果,和一户人类换回两篮鸡蛋。随着小猫的牙越长越齐,我相信过不久,小鱼干和鸡蛋便能派上用场了。


如你所想的那样,它很好。自那天之后,便日复一日地恢复了精神。我也想开了:东西是死的,小猫却有着鲜活的生命。我将叶修的遗物看得再怎么重要,又有什么用呢?叶修也不会回来我身边。我又何苦为了这些死物,难为一只小...

 

【叶蓝】纸短情长(1)

01.


亲爱的大春:


见字如晤。


一别数日,我藏踪匿影,音信杳无,惹大家如此记挂,很是过意不去。万谢惦念,抱歉时至今日才动笔回书。我已收到大伙送的生日礼物,很对不住,今年什么都没能给大家准备,没有烟火,没有派对,甚至没能在世界树和大家痛饮一杯。只因当下并非适合庆祝的时间,我想你们都能理解。


我太累了,这场噩耗抽干我的气力骨血。事发后的那几天,我几乎躲着任何人,只有沐秋和沐橙辗转告知我所有细节。听说火山口的岩浆如瀑,三千恶龙的骨灰蔽日遮天,扬了半月有余。满天皆是因此凝成的黑云,厚重城墙一样,压得人几乎窒息。直到前两天,大雨终...

 

【叶蓝】河尔萌(15)

喻文州听到蓝河的邀请,竟笑了出来,边笑还边摇头:“才刚和你说过,要小心一点,怎么转眼就忘?百分之八十的性侵事件,可都是熟人作案哦。”


蓝河还当喻文州玩笑话,正要说点什么,却见对方定定地看着他,嘴角微扬,但眼眸冰冷,拒人于千里之外:“而且,这么晚了,还请两个A去家中做客……合适吗?”


蓝河猛然一愣,喻文州稍稍凑近他,压低了声音:“我们可是Alpha啊。”


蓝河下意识回头看了下后座,谁知后座那人根本就没有睡。黄少天一双眸子色泽明如琥珀,此刻正盯着蓝河,目光炯炯,亮得骇人。蓝河像置身夜色茫茫又无所遮蔽的原野,有猫科动物悄声在他四周逡巡,早把他视为...

 

【叶蓝】河尔萌(14)

今天大概是蓝河全年最黑暗、最凄惨的一天,连和叶修意外成结这事,都得让位于第二。他从早上一睁眼起,就感受到了深深的绝望,心中甚至充满了等叶修一到广州就和他直接扯证的打算,然后立刻续上大半个月的婚假,好把女装参加宴会这事推得干干净净,给自己安排得明明白白。


然而五好市民蓝河在结婚计划书写到一半时,终于还是良心发现,他上网搜索了“骗婚的后果”关键字。在泱泱大国法律法规的威胁恐吓兼教育指导下,他终于挥泪决定直面现实。临出门时,脑中全是凄怆的背景音乐,风萧萧兮易水寒,蓝河一去不复还。


更让他难以直面的是愧疚。他一直觉得,这次全组受罚主要...

 

【叶蓝】青青

00.


苏沐橙咬着豆浆的吸管,走在学校走廊上。她看到叶修了,刚遥遥招了下手,就不知被谁撞了一下。臂弯上挂着的早餐袋子晃了几晃,她“哎呀”一声,扶住墙壁堪堪站稳。


撞她那人不知是谁,头紧低着,往前趔趄两步,想要跑似的,却不知怎么左脚绊住右脚,“咕咚”摔在地上。


苏沐橙急忙去扶他:“你没事吧?”


谁知这人不但不道歉,更不道谢,只慌忙冲苏沐橙摆了摆手,就跳将着,飞也似地逃离了现场。留下苏沐橙一头雾水,冲赶到他身边的叶修发问:“怎么了,难道我长得很像教导主任?”


叶修看着苏沐橙一瀑柔亮卷发,又想到老冯造型喜人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