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炉美酒

何处惹尘埃

©寒炉美酒
Powered by LOFTER
 

叶蓝推文带链接(Ver.2)

之前的第一版在这http://sumring0311.lofter.com/post/1f723f34_1c6cd9a6d


朋友要看我才发的 @深橙色伙伴想起 ,而且说句大实话,我也没什么好推的了……现在翻箱倒柜搜膏刮脂,倒腾出这一点,大家也能看出来,至少一半是我之前推过的太太(笑哭)


希望大家努力产出,让好看的文章越来越多!




1.《假日》by 湛上秋 

 http://zhanshangqiu.lofter.com/post/30c2ce_d8a483

 

陈果一边在心里拿定主意,一边还是有点不甘心,“老魏那种大神你都直接拿下了!”
“老魏想回职业圈儿已经想疯了,他就需要个借口,我又正好绑架了死亡之手。那就是他半条命。”叶修一边让君莫笑往布尔斯小镇跑去,一边随口问道,“怎么个意思?要不我为了策反蓝河,去绑架黄少天?”
唐柔在一边偷笑。陈果无语了。结果倒是叶修自己若有所思起来,“其实这个方案很有可行性啊。我想绑架黄少天,还真就是一个电话的事儿。老板电话借用下?”
陈果狂汗,“开玩笑的吧?”
“是开玩笑的啊。”叶修重新戴好耳麦,扫了一眼系统消息,微笑了一下,“不着急,慢慢来吧。这种人生大事,总该等他自己愿意。”

 

 

 

我一般不怎么看原作背景,原因之一是写得好的实在不多。全职本身是个网文,照搬它的风格的话,很容易写得低能又索然无味。但这一篇非常意外,通篇都很有趣,风格又很还原,是极为罕见的、我没有快速划过大眼一扫的原作背景短篇。尤其是结尾,我很喜欢它恰到好处的留白,任两个人自然而然发展的感觉。

 

 

 

2.《我是不是你最铁的哥们你为什么不说话》/《做兄弟不如搞基》by 阿司吧虫

https://sidajiekongang.lofter.com/post/1d4741d2_1c5e10cf5

 

 

那年愚人节,许博远绕他们寝室楼跑了五圈,憋着一口气涨红了脸,在楼下堵了刚放课的叶修,趁四下无人,跟他讲:

“叶……叶修!我注意你很久了你能跟我在一起吗?”

世界欠许博远一个奥斯卡!鬼知道那一瞬间叶修的三观经历了什么,他差点信了!

很快叶修就冷静下来,早上表白陈果的魏琛被追了三层楼打的惨状还历历在目,他不能就这么被套路。

不行,耍我我怎么可能由着你。

叶修深吸一口气:“好啊。”

说完两个人都有片刻的沉默。

不知道许博远当时心里想的是“卧槽居然成了”还是“卧槽我暴露了”,最后都成了自己开始的套路跪着也要走完。

没人知道他们怎么走的,反正没走脑。

走到校外的一家酒店,在前台狐疑的目光下开了间大床房。两个人无比尴尬地坐在床边,面上还要维持我很淡定我很老司机的假象。

“那什么……”

“我说……”

别是来真的吧。两个人心里都那么想。

同时开口,又是新一轮沉默。后来还是许博远先受不了,坦白道,其实这个主意是他从曙光旋冰的某本鸡汤文里看来的。

叶修信了他的邪,说原来现在的鸡汤文还会教你怎么撩汉吗。

许博远说不出哪里不对,就觉得气氛似乎并没有救回来多少。

如果只是日常的玩笑也就算了,没有那么在意,现在似乎闹大了,暧昧的成分加剧很多。

许博远说:“那书的主角跟他室友开房,然后接吻了,哈哈,一起在厕所吐了半天。”

他尝试着把内容说的好笑些,自己还跟着尬笑。

叶修没笑。

他也不笑了。

叶修点了根烟,对着窗外,表情看不清。

他默默抽完了一根,许博远去拉他,他轻轻躲开,捏住许博远后颈。他说:“我们不会吧?”

他吻上来,许博远脑子里空白一片。

 

 

 

 

叶修的私聊后脚到了,蓝桥春雪和君莫笑就在空积城站街。

 

他开了麦,鼓起前二十年攒来的勇气,要告诉他。

 

“梦见了你,大概是⋯⋯”

 

大概是回到我们校外的那家酒店的大床房,梦见我们接的那个吻,烟味差点把我熏死了,你又要我趴下去,但不用手也不要我加紧,你进入我的身体。非常用力。

 

还给了我拥抱。非常温柔。

 

他徒然感到喉咙干涩,声带嘶哑,全世界的积雨云拢聚到头上,只差倾盆大雨。

 

 

 

 

两篇互为上下文,都可以在叶蓝文包-A开头-阿司吧下面找到。太太写肉的方式我特别喜欢,看得鄙人心潮澎湃(?),而且全文高甜,甜到心窝。我最喜欢这篇文的一点是,不同于大部分常见的校园文,总把叶修设定成校草学霸大众男神(好像青春版汤姆苏)(其实我也这么写,但这样真的很烂大街),在这里文中只着眼于两个年轻男孩的悸动,尤其是他们日常的相处方式,上课占座,签名点到,一同打游戏互相带夜宵,感觉非常真实,特别有烟火气。

 

 

 

3.《蓝sir说》by全世界我最喜欢你了 

https://youaretheappleofmyeye.lofter.com/post/38d3e4_1c6f97ff3

 

 

“没有。叶sir讲你肯定又没食过早茶,空腹喝咖啡提神对身体不好啊,特意让我给你这个的……叶sir是不是钟意你咯?不是苹果就是朱古力,我高中时追女仔也不见这么贴心的!”阿舟笑得一脸深意。

蓝河捧着苹果的手一抖,险些整个掉到地上,辩驳的声音也随之大了些:“不是,你不好乱讲。”

“叶sir不钟意你……那你一定钟意叶sir对不对?”阿舟举着一个文件夹遮住脸,低下声音说,“不是,我的意思是不管叶sir是不是钟意你,你都钟意叶sir……不是,神啊我要点讲……”

蓝河再也没讲话,好似没有听到阿舟讲话。

阿舟以为蓝河生气了,连忙道歉安抚。

“我错啦错啦,阿河。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讲……我头先开玩笑的,你原谅我。”

“不知。”蓝河忽然摇头。

“啊?不知?”阿舟茫然。

“我话我都不知我到底是不是钟意他。”蓝河喃喃道。

这回连阿舟也没能听清蓝河究竟讲了些什么,他不在意地做了一个夸张的耸肩动作,猛然看到冯sir经过办公室门口,镇定自若地转过头去做事了。

 

“PTS的时候我就钟意他了。”

蓝河话给面前的一盆多肉植物听。

“这点我知的。”

 

 

非常非常可爱的粤语腔!不过评论有妹子指出了粤语都没写对,我是希望如果有会粤语的妹子,特意指出来的同时,不如也顺便说一下正确写法,这样对大家都有益啦。

 

顺便贴一下太太主页上另一个同背景的小片段,甜得我心口被猫爪揉来按去……

 

 

“蓝sir,我话你听,今日是特别的日子。”

“……啊?”

“今日是七夕啊,你不知吗?”

“不知,我只知叶sir你的水要漫出杯沿了。”

蓝河关掉饮水机开关,水杯刚满。叶修却来不及,所幸是凉水,只是泼到手,不烫的。

“蓝sir你真的不知七夕要作乜吗?”

“请我去你屋企,我煮面给你食咯?”

“……点解不煲汤啦?”

“没时间。”

“想食可乐鸡翅,我拿云片糕换好不好啊?来吧。”

“……我记得叶sir在PTS时不这么痴缠的。”

“阿河,应承我啦。”

“……阿修,应承你啦。”

 

 

4.《不中用》by参彼歧路

http://three37seven.lofter.com/post/1da5971b_eea39dc8

 

只是朝朝暮暮下来,心里反而更纷扰,本来活该无牵无挂的人突然就有了惦念,许久没照顾的情欲也上来作乱,绮梦改了内容,捱不住仰头喘息时眼眶都泛红。算不清,猜不透,只得笼统了叹声自己实在爱煞了谁。

着实太爱,连他送的一支上年头的枪也当成至宝,看一眼,便披挂一身铠甲,风雨不侵似的。偶尔醉后回家想着泻火,便把枪管煨暖了压在怀里,微温的钢铁触感却烫人,蓝河醉眼朦胧,拿枪口撩拨自己身体,深深浅浅地叹息呻吟,恍惚里耳边全是那人唤他,阿远阿远,暧昧得彬彬有礼。等最后射在手里,额角浸得全湿,七分汗,三分泪。

果真是病态。

 

 

 

依旧是港风!可能是因为开篇太惊艳了,后半部分的叙事,尤其是加入了多CP之后,明显力有不逮。这个文风特别适合人物对话少、整体简洁利索的写法,会显得别有风味。总体上差强人意,故事线并不复杂,但描写特别,很符合我之前提过的“比之故事本身,更注重故事如何被演绎”的偏好标准。

 

 

 

5. 《有什么撩人不成反被撩的经历》by 林木晚夕 

http://linmuwanxi.lofter.com/post/1d4db5b9_109b7472

 

孙翔竖起大拇指,“小许稳的啊,对了,你到底想撩谁啊?就剩你了。”

之前心平气和侃侃而谈的许博远顿时哑了,支支吾吾不知所云,黄少天一巴掌糊上来,“是爷儿们么?说!”

“……”

唐昊揉了揉耳廓,“耶?”

“咻——?”张佳乐也莫名其妙。

许博远咳了一嗓子,硬着头皮道:“叶修。”

“……”

长达三分钟的面面相觑之后,张佳乐拿起孙翔的手机铿锵有力地拨打120,黄少天还要挣扎,努力问许博远:“你说清楚了,是金融专业的叶秋还是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专业的叶修?”

许博远破罐破摔道:“君莫笑。”

“行吧,打120 ,顺便让他们把叶修也带走。”

 

 

最早看这篇文的2017年,我为这一段笑了大概三个月。顺便得痔疮的蓝蓝也太可怜了!(笑哭)

 

 

 

 

6. 《小号爱情故事》by 感冒灵颗粒

https://lsylemontree.lofter.com/post/1d03f8ea_1c6eb3332

 

 

【帮会】

忧郁小猫猫:感谢大家对我师父父的热情

爱吃包子:……

海无量锐不可当:……

迎风布阵:……

沐雨橙风:应该的,应该的。

 

蓝河没有错过一闪而过的君莫笑,但是那个微笑的表情实在是看不出本人的情绪,只能抓心挠肝的猜会不会被这人识破。君莫笑在帮内通知跑商任务即将开始,让大家换好装备,蓝河看了眼自己的等级——73级,还是不够看的,进去了也只会拖后腿,便打算留守帮会。可是忧郁小猫猫是个胆子大的,在帮会里公然像君莫笑撒起娇来

 

【帮会】

忧郁小猫猫:帮主帮主带人家去嘛,我和师父父不会拖累你们的

忧郁小猫猫:帮主帮主

君莫笑:好的(微笑)

寒烟柔:帮主开心就好

毁人不倦:帮主开心就好

小手冰凉:帮主开心就好

 

蓝河看着小徒弟天真的脸,心里突然涌起一股异样的感觉

难倒…难到…君莫笑喜欢这款的?那自己这辈子都估计与大神无缘了。

 

 

非常难过的一件事是,由于我之前清过号,很多以前喜欢的文都找不到了TUT。依稀记得2017年圈内粮最多的时候,有过很多网游背景文,能再看到这样的文真是特别开心。这一篇里的叶叶可爱过头!着一身玄衣,做全服第一刀客的时候惜字如金,显得很高岭之花;披了马甲却秒变萌妹,“师父父”喊得得心应手,“能屈能伸”真是形容得一针见血。

 

 

 

7.《关于许博远同学错综复杂的别扭回路》by klimegnaro

 

高中时代的暑假时间总是被大把大把地挥霍掉的。

 

去看午夜场的电影,再花掉整个白天把游戏打通关,餐桌上火锅咕嘟咕嘟煮开了锅,整个屋子飘满番茄汤的酸。

 

两个人哪会做饭,用电磁炉烧了锅汤底就已经手忙脚乱,许博远往锅里倒着鱼丸和肥牛卷,筷子伸出去身子躲得老远,生怕汤溅出来。

 

叶修偷偷往旁边的微波炉里塞了袋爆米花,许博远的注意力全放在火锅上了,第一颗玉米粒“砰”地爆开,吓得他刚夹起来的鹌鹑蛋又噗通一声掉回锅里,微波炉里噼里啪啦了一阵后满屋子都是黄油的甜香。

 

吃饱喝足他们瘫在椅子上,许博远勾住旁边叶修的手指,叶修的手指细长,指甲圆润干净,指节分明指腹柔软,中指上有常年写字磨出的一层薄薄的茧。

 

叶修凑近一些,亲一下他番茄和奶油味的嘴唇。

 

 

 

 

8.《停电和夏天的夜晚和半盒冰淇淋》by klimegnaro

 

他们在绿化带旁边的长凳坐下,叶修掏了两把勺子出来,冰淇淋刚从冰箱里拿出来,被冻得硬梆梆的挖不出来,许博远一个用力,薄薄的塑料勺子断了柄。

 

“内力不错。”叶修逗他,又掏了个勺子出来:“我就知道得给你带个备用的。”

 

“你买一盒冰淇淋拿这么多勺子人家没瞪你吗?” 

 

“瞪了。”叶修面不改色:“我自岿然不动。” 

 

“有文化。” 

 

“过奖过奖。” 

 

天气不算好,正是酝酿一场暴雨前最闷热的时候,天空阴阴沉沉挂着云,看不到星星月亮,附近的人工湖里有青蛙的叫声连绵不绝,偶尔有人从旁边经过,许博远抬起头,正看到从图书馆回来的室友朝他抛来一个了然的眼神。

 

冰淇淋慢慢融化,吃一口能咬到细碎的杏仁粒,是许博远最喜欢的口味,他们一口一口分着吃,并不怎么说话。

 

许博远咽下舌尖上融化的甜味,扭头看叶修。这时候叶修正认真挖着一勺冰淇淋,他的睫毛长而密,不凑近的话发现不了,那睫毛在灯光下给他的眼睛蒙上一片阴影,甚至把他的眼神都挡住,让人看不真切,许博远便伸手去轻轻碰一下他的睫毛。

 

“怎么了?”叶修抬头。 

 

许博远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刚才心里那小小的波动,他敷衍过去:“有蚊子。” 

 

“是吗,没感觉到。” 

 

“是只比较温柔的蚊子吧。” 

 

“母校的蚊子给我的最后的温柔?” 

 

“是啊。”他们一同笑出来。

 

 

Klimegnaro太太主页上的文章都有共同的特点:甜腻,温馨,于无声处的温柔。因为太太主页上的文被屏了一些,上面两篇我建议直接去叶蓝文包里找,点开她的文件夹,大家会发现每一篇都很好看,温柔甜软,像鲜奶油一样。文包链接我放在本文最底部了。

 

 

 

9.《中奖》by 皇飞雪

http://huangflysnow.lofter.com/post/271df4_2ced489

 

 

“呃……”叶修反应了一下,还是忍不住,“……噗。”

不笑还好,这一笑……两行鼻血直挺挺流了下来。

啪嗒,鼻血滴在蓝河手上,还有小娃娃的襁褓里。

本来背对着他的蓝河吓了一跳,一转头,正看见叶修捂着嘴,跟沐橙之前拉着他看的那部苦情古装剧的男主角一样满手鲜血,好像得了不治之症走火入魔命不久矣,他大惊失色,连抓着他的手都抖了:“你、你没事吧?还好吧?要不要去医院?”

叶修一愣,瞬间明白过来:作为一个贩售机活过二十年的蓝河,可能除了电视剧以外,从来没见过人真的生病。而电视剧里只要一掉鼻血,除了耍流氓以外,准没好事。

电光火石之间,他立刻发挥了一个演技派应有的素质,脸色苍白双腿一弯,往人肩膀上一靠浑身不出力,虚弱地说:“其实,我一直有件事瞒着你……”

蓝河把他抱在怀里,紧张地说:“你说,我听着呢。”

“我身患绝症,命不久矣……”叶修捏着鼻子,沉痛地说,“所以什么成长型的不适合我,我肯定看不到它长大的,等感情深了再分别不是更难受吗,所以……”

蓝河一双清泠泠的眼瞬间就蒙了一层雾气。“没关系,”他咬咬牙,憋着声音拍胸脯说,“我会帮你养大的!!”

叶修继续可怜兮兮地看着他:“这病一到冬天,身体就不听使唤,人也昏昏沉沉的,什么事都不想干……但又怕睡过去了,一闭眼,就……”是第二天早上了。

 

 

深冬了,不知道和我一样身患叶叶这种绝症的都有几个(。

 

 

 

10.《肉食者鄙》by 皇飞雪

https://huangflysnow.lofter.com/post/271df4_9ec7925

 

 

“下机!”蓝河瞪着他。

  叶修看了看时钟,“过12点了啊。”

  “怎么,你要现原形了?”

  “有可能。”

  “好意思收我包夜的钱?”

  “干嘛不好意思。我都按规章办事,你可以不走嘛。”

  叶修把身份证弹还给了他,“拿好吧。别再忘了。”

  蓝河怔了怔,然后他明白过来对方是对他那句话做出的反应。他讪讪地将身份证收好,却说不出哪里涌起一股违心的空落感。“噢。不是说好我赢了再给我吗……”

  “你傻啊,”叶修挑起一边眉毛,“这本来就是你自己的身份证吧。”

  他替蓝河推开门。“另外,现在是零点过五分,你连续两天在新的一天到来时看到的都是我这张脸了。怎么样,有没有感觉人生发生了质的飞跃?”

  门外尚且清冷的夜风吹得被网吧里混乱的节奏搅得聒噪的头脑一阵清醒。“那什么,”蓝河觉得口干舌燥,“我说过我不想再约炮了。”

  “不是约炮。”他难得卡壳了一瞬,好像脸皮没那么厚了似的,“约会行吗。”

 

 

 

 

 

 

 

11.《盗剑》by 梦也何曾到谢桥

http://teawell.lofter.com/post/1ecec458_fb0c33d

 

蓝河拜谢师门,沿山路,朝岭下走去。

  他到了江湖,却明白这山河之大,江湖之广,要找一个人,就算是声名远扬之人,也是极难极难的一件事。

  于是他一人一剑,纵马天涯,在这江湖里,做他想做的事。

  渐渐的,蓝河,蓝桥春雪的名字,也贴在了江湖人心里的名录上。他仗剑四方,人温温和和,剑凌凌厉厉,见了不少山川,帮了不少人,与名士切磋,在山庄打擂。而他每过一个镇,每遇一个人,都会提及一个名字。

  你知道叶修在哪么。那个拿了把红伞,武艺绝伦的人。

  无人知道。

  蓝河倒是收获了不少,关于叶修的传闻。大到夜闯了哪个郡王的王府,小到帮哪户人家提了桶井水。他越走就越觉得,他们太小了,他迈的步太小了,江湖是走不遍的,人是难寻的。

  于是他不再问,只继续走着。叶修曾给他讲过的山下情景,他几乎都走了一遍,听着人们口中的名字,那个人变得忽远忽近。

  远到好像那五年都是浮梦,近到他转身就可以看见。

  茶娘端来了茶,招呼他歇息。

  蓝河笑着道谢,忽听见身后叽叽喳喳的笑声。

  一个女孩要摘梅花的枝,可连最矮的那枝也够不到。他弟弟在旁边笑她,全然不顾自己更是小得一丁点儿。

  蓝河望向那正盛的梅树,伸手够了一把轻掠过的风。

  又入春了。他想。

  女孩碰到了枝丫,却只能让它晃动几下。蓝河起身去花下,拍拍她的头,正要帮忙去够。旁边的屋檐跃下一个人影,在花间一晃,咔擦一声,稳稳落在女孩的身前。

  “给你。”他手里的那枝梅花开得正盛。

  红梅耀目得,如同他手中的伞。

  蓝河怔然,只觉天地山川各处都归于他的身前,他的目光里,归于他日寻夜索的人身上。

  那人抬头转身朝他笑。

  “你来了!”

  “我来了。”

 



12.《异重力场下行为观测实验报告》by 倾斜角 

http://liquorline.lofter.com/post/2f55c3_7cec1e7

 

 

一切都没有结果时,目标A开始出现焦虑情绪,抱着目标C(地球生物-脊索动物门-犬科)坐在卧室门外,讲述自己的烦恼。

虽然目标C不能理解人类语言,仍对目标A亲切地舔脸慰问。

【附件1:目标A的自言自语录音】

节选:“小点啊,道理我都懂,但塑料袋为什么会在无风的环境下飞起来,我们是不是进入了奇怪的次元……过劳好像会出现幻觉?没觉得肝疼啊,难道是还在做梦?你舔我一下看看……哎,哎哟好好,行了行了谢谢……”

继焦虑后,目标A进入苦思冥想状态。我们判定,目标A是具有一定宇宙知识的智慧生物,对环境劣化有所认知,能轻易联想到噩梦、幻觉、催眠效果、异次元现象等可能。

 


太太之前写过好几篇类似的,叙事方法特别的文。还有两篇《叶修的礼物》和《一场无疾而终的午餐》都很好看,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移步主页。



13.《灾难性信息素》by 长枢https://zhangshu721.lofter.com/post/1f026a87_10d83118

 

 

在这件事情发生的大半年后,一个夏天的夜晚,蓝河独自一人潜入了兴欣的单人宿舍,与叶修同志进行会晤。并决定趁着月黑风高行些不可描述的苟且之事。两人兴致一高,也顾不上时间地点。一心只想着赶紧来一发。

二人都是挺招蚊子的体质,叶修干脆在门口放了盘蚊香,青烟顺着门缝袅袅升起,房内天雷勾动地火,信息素无可抑制地扩散,整层楼弥漫着烟熏火燎的气息。

魏琛半夜起来时路过叶修房间,看到那一缕青烟幽幽地绕出来,烟味和汽油味在他鼻腔里打了个照面,瞬间就是一阵感官爆炸。他拧了几下门把手,发现从里面锁上了。反应过来后惊恐地使劲敲门,高声吼道:‘老叶!老叶你没事吧!’

叶修在门里正渐入佳境,蓝河的裤子和衬衣都被他扔到了一旁,皱巴巴地缩在角落里。内裤被彻底兴奋的身体顶出一片湿渍。叶修听到魏琛的声音明显青筋一跳。按着蓝河的肩膀把他压到床上,略微粗暴地拽掉了彼此身上最后的遮蔽,扣着他的后脑纠缠对方的舌头互相厮磨。蓝河被他亲的七荤八素,压根无心去留意门外的蓝雨老队长,只能勾住他的脖子,用自己的行动平复两人心中的热情。

魏琛等了一会儿,一点回应都没听见,想到里面的也许早已烧晕过去,整个人心都凉了,当机立断跑到旁边的房间把所有人都喊醒。



刚刚拼了老命在文包里翻出来的。这些年里,我印象最深的两篇特殊信息素,一个就是这篇,另一个是老叶大红袍,小蓝是可爱的豆奶,每当两人鱼水之欢,就能煮一锅奶茶……


 

上述推荐中有些在线上不能观看的,都可以在文包中找到。如果因为7.0太大下载不便的话,4.0版本已经够用。klimegnaro太太在3.0更新版本中,阿司吧太太在4.0更新版本中,都可以单独下载。

 

叶蓝文包4.0 https://yelanzhengli.lofter.com/post/1e447f85_12da666a

叶蓝文包7.0 https://yelanzhengli.lofter.com/post/1e447f85_1c71680ba

 

 先这样,各位容我再把文包刨一遍,说不定还能翻出些漏网之鱼……


如果大家也能推一推就更好了,另外,请诸君容我重复:要冷门的!热度少的!没什么人记得的文!一年之计很有名啊,秉烛游此间与彼方逆流而上拥抱繁星都更不用说了,希望大噶不要对冷门这个词有什么误解!(笑哭)


对了还有一件事忽然记起来说,之前有过抄袭行为的,尽管我个人很喜欢也不会再放进来;因为各种原因销号的太太,出于种种考虑也不再收录,让往事随风而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