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炉美酒

何处惹尘埃

©寒炉美酒
Powered by LOFTER
 

【叶蓝】河尔萌·叶修谈恋爱了,粉丝哭了,周泽楷疯了

是河尔萌的第二个番外!标题实在太轻小说了!

 

顺便改版的lof好XXX,他们在更新介绍里写了全新的AI设计,我还期待了一下??希望我过几天能习惯!

 

提醒一下,私设如山!

 

 

 

 

周家是个普通的中产家庭,周爸爸年轻时是当地一俊,即使如今上了岁数,依旧风度翩翩;周妈妈更是出名的美人,现在逛街还时不时会被人拦住,手心里塞进几张名片,然后听对方客气地弯着身子道,如果您考虑做模特,请一定来我们公司。所以周泽楷从小俊到大,是件意料之中的事,从没有人特意提起什么。

 

他上小学的时候,还没有什么审美,只知道自己个子长得高,应该帮助那些被高年级欺负的同学;初中时大家爱上了追星,班里的女生每天都在传F4的小卡片。周泽楷见了,发现有些人像理完发的叔叔,有些人像穿西装的小舅,脸盲症更加严重,理所当然以为全天下都这个样;过了15岁初中毕业,别人轰轰烈烈的青春故事成了楚云秀的电视剧情节,与本应成为故事男主角的周泽楷却全无关系。

 

因为那一年的夏天,他遇见了成长路上的指明星。嘉世一举夺冠,将整个电竞行业的热度都推上巅峰。15岁的男孩子抱着双腿,与千万人一样,守在电视机前,盯住上面刀光剑影,在心里绘出一卷江湖。

 

那个夏天结束,他没有走进高中的校门,而是捏紧了双肩包的背带,大声告诉父母,他要去本市轮回的青训营,怀里还抱着一卷海报,满是一叶之秋飒爽的英姿。

 

也亏了比赛的举办,使得资本涌入游戏市场,整个联盟迅速发展壮大。连彼时还是不起眼小战队的轮回也扩张了青训营的名额,此前很少接触游戏的周泽楷凭借天赋低空飞行,以最后一名的身份堪堪挤进营里。然后将一叶之秋的海报贴在宿舍的墙上,晚上睡觉,梦也有了着落。

 

 

 

方明华举荐周泽楷时,后者正快要18。因为每天窝在营里忙训练不出门,头发许久没剪,乱乱地横在额前。额角各别了一只表姐用旧的小鸭子发卡,进总经理办公室时才想起来取下。

 

经理一看见周泽楷,便禁不住上前撩起他的刘海:“哎呀,我们青训营里还有这样的脸蛋吗?我怎么从没注意到?”

 

周泽楷点点头,知道了经理和他一样是个脸盲。经理绕着周泽楷,左转三圈右转三圈,口中念念有词,好似做法:“嗯……是个美人胚子!别说他的操作如何,就冲这模样,也得收到战队里啊!小方,你不知道,我以前是干过经纪人的,我有预感,这孩子一定会火……”

 

周泽楷局促不安,转头看方前辈,结果满脑子都在循环:“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长得好看又闪亮——”

 

有天赋的人,又愿意花时间耐心磨炼,总要头角峥嵘。出道的那一年他就见到了叶修。与嘉世打完比赛,他迫不及待在场地内寻找那个身影,终于在角落,逮住了正在犯烟瘾的前辈。

 

叶修的下巴一定有些时日没打理了,面色有些憔悴。这两年嘉世的成绩不比当初,他一定很疲惫吧?周泽楷局促不安地杵在那,进退两难。深恨自己为什么没长一张会说好话的嘴……

 

那人注意到他了,回头看他时,一边说话一边吸烟,烟竟像黏在嘴角,就是掉不下来:“呦,是小周吗?”

 

他记得我!

 

叶修招招手:“来这里说话,那边人多,我怕被拍到。”等周泽楷凑过去,就摸摸他的头,“打得很好,继续努力,我笃定你会大放异彩。”

 

周泽楷那时还没有叶修高。他站在前辈面前,低下头安静地听他讲话,心里备受鼓舞。

 

而叶修则没有一点架子,甚至愿意指点他。叶修看着周泽楷写满惊讶的大眼睛,笑得眉眼弯弯,指间的烟在暗处划出一道道弧线:“这有什么的,严格说起来,大半个联盟都是我的徒子徒孙呢。上赛季出来的黄少天,你知道吧,他还在网游里的时候,我们就见过了。按理,他得喊我师爷,因为啊,他师父魏琛……”

 

正说着,叶修的胳膊肘下钻出个人影。那人一席如瀑长发,笑起来脸上两个藏蜜的酒窝:“咦,是谁又把牛吹跑啦?”

 

“我吹牛?”叶修哭笑不得,“你最该知道,我说的可都是实话!”

 

苏沐橙捂着嘴笑:“让别人看到了你们两个站在一块,明天的小报头条就是我的两个绯闻男友‘为爱决斗’啦!”

 

叶修一听这话,笑得更厉害了。周泽楷见状,摸着脑袋,颇有些不明所以。叶修乐得喘不上气,指着周泽楷,道:“他比我还不问世事呢!”

 

苏沐橙说:“小周不知道吗?之前总有人要炒作我和叶修,自打你出道后,电竞八卦杂志里,我的绯闻男友都换成你啦!”

 

周泽楷僵在原地,急得脸颊通红,他慌忙摆手,也不知该和谁解释:“没有、没有——”

 

叶修简直要笑得站不住,扶着墙不停喘气。苏沐橙在一旁,变本加厉逗他,乐得看周泽楷急成热锅上的蚂蚁。

 

那是当然啦,周泽楷怎么能谈恋爱呢!他可是听叶修说过的,荣耀路上,一心求冠!

 

 

 

八赛季下半段,场上空余一叶之秋,账号卡易了主。那次和嘉世打完比赛,看到对方团队的配合乱七八糟,毫无章法,周泽楷已经能预料到叶修有多痛心。

 

赛后,他和苏沐橙并肩走着,两个人都越发成熟可靠。周泽楷渐渐习惯在公众前噎死人不偿命地答记者问,苏沐橙慢慢适应叶修不在身边的每一天。

 

“前辈……还好吗?”

 

“他啊……”苏沐橙抬起头,仔细回忆着什么,眼神闪亮,“我觉得他很好啊!现在住在一个储物间,没有人打扰,又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而且,他似乎遇到了很有趣的人,每一天都很开心啊!”

 

周泽楷的笑容也被点亮:“他会回来吗?”

 

苏沐橙回以一个坚定的微笑:“当然啊!”

 

叶修说要休息休息,然后回来。

 

周泽楷相信他。他言出必行,一定会回来。

 

 

 

经历过荼蘼,走出了低谷,距离兴欣站稳八强,居然也已过了这些韶光。岁月匆匆跑去,如同奔流。彼时15岁的少年已出落得越发坚毅,而那时心中的偶像,早已变为熟稔的朋友。大家围坐一桌,碰杯畅饮,连叶修都难得沾了酒精。

 

时光真好,把人越发磨砺出本色。周泽楷坐在叶修旁边,感慨这些年走过的光阴。本来要给他再满一杯,江波涛忽然碰碰他:

 

“让叶神少喝点吧……你没觉得吗?他似乎心情不好。”

 

心情不好?有吗?周泽楷攥着果酒瓶,困惑着。他刚刚不还大冒险罚孙翔绕圈蛙跳,和大家一起笑得东倒西歪吗?

 

但江波涛是个敏锐的人,这些年周泽楷益发了解他的本事,便也起了仔细观察的心思。叶修看似确有什么烦心事,小甜酒一杯接一杯,往常沾唇即醉的人,今日却好像千杯不倒。

 

叶修的另一侧,苏沐橙碰碰他:“别喝了。”

 

叶修并没听她的,把周泽楷手里的果酒接过来,又满一杯。

 

苏沐橙在一旁劝:“他不是也来了吗?你不是还要回去陪他吗?少喝点吧。”

 

他?这些句子飘进周泽楷的耳朵,绕成一个死结:“他”是谁?

 

“是啊,”叶修打了个酒嗝,“人家千里迢迢来一趟,总不能只扔在酒店里。”

 

苏沐橙低垂着眉眼,说:“那你干脆,把小蓝忘了吧。”

 

剧情瞬间扑朔迷离起来。周泽楷的瞳孔无声放大:什么、我听见了什么?

 

苏沐橙接着说道:“我知道你难受,可是这样不行啊,叶修……”她咬一咬下唇,“你这样,不就是在脚踩两只船吗?”

 

一个惊雷在周泽楷头顶炸开。

 

他的三观都碎了。

 

你妹、说好的电子竞技没有爱情呢!原来都是太美的我太年轻吗?!

 

还两只船?两只?他的偶像叶修难道是这种人?

 

周泽楷可连个船票的毛还没摸到呢!

 

雪上加霜的是,他听见一旁叶修哑着嗓子,应了一声:“我会尽早做出决断。”

 

周泽楷被雷轰得焦透,外酥里嫩。

 

聚会结束后,江波涛见叶修醉得不轻,不忍他路上颠簸难受,做主再开一间房留叶修休息。喊周泽楷帮忙时,却见这人正魂不守舍,不知发生了什么。

 

两人把叶修送至412号安顿好。等没人的时候,周泽楷便亟不可待地同江波涛和盘托出。

 

江波涛听了,立刻笑着摆手:“不可能啦,小周,先不说叶神每天在网吧窝着,有没有什么恋爱的可能……就说他会是那种谈了一个,又吊着一个的人吗?”

 

对啊!周泽楷急得跺脚:我的重点也在这!

 

“所以一定是你听错了,”江波涛耸耸肩,“或者,没准是苏姐在和他对什么新出的偶像剧台词呢!总而言之,叶神不会做这样的事。”随后又补充道,“事实上,我觉得他连恋爱是什么都不知道。你的偶像还是当初那个一心追逐荣耀的人,更不可能朝三暮四、花心成性的,安心啦!”

 

周泽楷听了江波涛的安慰,心满意足地换衣服,准备冲澡睡觉。那边江波涛趁他不注意,对着周泽楷纤腰长腿,又咔嚓咔嚓又拍了一组九宫格,放上微博,看着粉丝数刷刷疯涨,也心满意足,准备睡觉。

 

 

 

醉酒让人头昏目眩,也让人的意识表现更加直接。叶修睡到一半,酒意褪去,等神思完全清醒时,手机的界面已停在了许博远的微信对话框。

 

他从来不是个贪心的人,在眼前的东西他总认为是最好的。所以别人看他恋旧,又长情,他自己心里知道,世上很多人都住在围城里,进去了就想着出来。而他只想把当下拥有的东西捧在怀里,好好珍惜。

 

他更不是一个态度强硬的人,只期待水到渠成的感情。如果蓝河依旧回避,他也不愿逼迫对方求得答复。

 

手机上除了陈果和苏沐橙的消息,就是许博远的。问他还过来吗,劝他虽然是应酬也少喝酒,更不许酒驾。他似乎能看到男孩字斟句酌时的模样,忍不住,就直接回拨了电话。

 

天平缓缓摆动,心中的指针在毫厘间位移。

 

“……我喝得有点头痛,他们把我留在酒店歇一会。睡醒了,好多了……你今天做了什么?”

 

手机里传来微波炉工作的声音,叶修不满起来,一边讲电话,手指一边在床头柜胡乱探索:“怎么才吃晚饭啊……我要是没给你留食物,你会不会饿昏过去……唉,猜猜我在酒店发现了什么?”

 

叶修捏起那两盒套子,慢慢念着上面的字,发音黏糊,磨人耳朵:“激情热感,清新冰凉……这什么,我从没见过。你听过吗?”

 

不知道对面气急败坏地说了什么,叶修笑着撑起身子:“我马上就回去了,见面你可以好好殴打我。”

 

 

 

周泽楷一夜无梦,酣眠至天明,可惜被电话铃声吵醒。他听见江波涛接起了客服电话,好似是经理打来的,催他们俩起床,然后下楼给全队的房间结账,再过两个小时,他们就要坐车去机场了。

 

江波涛大半个身子还在被窝里,嘴上却说得仿佛自己7点就起床,已经绕西湖晨跑十圈回来了一样:“嗯,经理你放心吧,我一会就下去结账,我先把小周喊起来……”

 

切!说得好像自己起了似的。周泽楷翻了个身,把被子蒙住脑袋,重新陷入睡眠。

 

旁边江波涛不愿下床,隔着过道伸脚踹他:“小周,起床了,经理让你去结账。”

 

周泽楷在被子讲话,声音闷闷的:“明明是叫你去……”

 

“那下次记者采访,小周就自己应对哦,我可不管了。”

 

哈?这个人是不是在威胁我?周泽楷把自己裹成毛毛虫,打定主意不出来。他听见江波涛叹一声,说“没办法啊”,好像是穿鞋下地了。

 

周泽楷正在心里得意,忽然,被子被人用力一掀,扑面寒气冻得他灵台清明。江波涛动作利落,抱着周泽楷的被子跳到自己床上,用身体把两床被子一卷,“咕咚”一下摔在地上,奶油蛋糕卷一样,被子严严实实得就是扒不下来。周泽楷被冻得睡意全无,前来抢被子,却丝毫奈何不了他,气得对着蛋糕卷“拳打脚踢”,半晌,也只好认栽,趿着拖鞋打着哈欠,下楼结账。

 

前台彬彬有礼地报账单:“您好,各位在三楼订了4个双人间,再加上昨晚4楼加订的412单间……”

 

周泽楷想起来,叶前辈不知道怎么样,酒醒了没有,一会去看看他……

 

“412显示消费一罐运动饮料,两瓶润滑剂,三盒杜蕾斯,以上共计XXXX元……”

 

润滑剂……杜蕾斯……

 

周泽楷的笑容僵硬,眼神涣散。

 

年仅25岁的周泽楷,忽然承受了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

 

 

 

 

 

 

 

 

 

2020快乐!本来十二点我是可以发的,但是为了写好江,突然跑去看了江波涛出场整理,从江波涛出场整理看到周泽楷出场整理,从周泽楷出场整理看到喻文州出场整理,从喻文州出场整理看到黄少天出场整理,然后……就看不完了!一直到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