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炉美酒

何处惹尘埃

©寒炉美酒
Powered by LOFTER
 

【叶蓝】河尔萌(18)

我很不想说的,但是……

 

本文掉马情节放在第24章末尾(依照现在的进度25章完结的话),总之就是完结的前一或两章,所以不要再问什么时候掉马了。

 

想看掉马且只想看掉马的朋友可以先等一下,到时候连着大结局一起看,想看婚后甜腻日常的可以等番外掉落,想看没头没尾纯甜片段的可以看我写过的ABO

 

大过年的都开开心心的,我这看得不愉快就算了,还有很多更好的太太不是吗,没粮吃了我下回再搞一个推荐,就别逼我了,听话(摸头.jpg)

 

本文从这章之后不再打任何叶蓝相关tag,只在合集里出现,我自娱自乐

 

 

 

 

 

窗外日光正好,从帘隙间探进一束,正盖在蓝河眼皮上。他挪了挪身子,把脸蛋埋进身边人胸口,逃避阳光的喧嚷。

 

等蓝河起来时,叶修仍睡得很沉。他似乎忙碌了很久,好不容易放松片刻。蓝河想起这人为了见自己请过多少次假,心中很是过意不去,便在对方脸颊上印了一吻。

 

打开手机,是妈妈发来的微信:

 

“你今天还回来不回来了啊,不回来我就去你刘阿姨家看小孩了。”

 

蓝河气得腮帮子鼓起,趁叶修睡着,凑到他身边,给两人来了张自拍,转手发给他妈妈。

 

蓝河妈妈大喜过望,一串消息飞来:“哎呦,我的崽就是厉害,一晚上就钓到一个啦?我就说,有志者事竟成嘛!”

 

蓝河看前半段的时候还很高兴妈妈夸他,到后面却不禁满脸问号。

 

妈妈还不知道蓝河身体的事,又发一条:“现在要是怀上,明年夏天就是预产期啦!你好好努力啊!”

 

蓝河面若死灰地丢掉手机,把脸摔进枕头里,不想起来。

 

睡梦里的叶修被他的手机砸到,迷糊间哎呦一声:“这是什么……?”刚好看到手机屏幕上的聊天记录,便揉了揉乱成鸡窝的头发,坐在那傻笑。

 

“啊、我的手机!还给我!”

 

叶修灵活地躲开:“就不,你偷拍我,还不许我看?”

 

蓝河捂着脸:“我、我也不是故意的啊!因为我妈总是在催,很烦……”

 

“那就是你滥用别人肖像权的理由吗?”叶修手指修长,手机被他捏住把玩,“有什么补偿措施没有?”

 

蓝河在心里阵阵哀嚎,都被叶修用温柔攻势逐一化解。

 

 

 

两人一直到下午肚子饿坏才出门。蓝河走在街上,看什么都想吃。叶修见状,干脆带他去了中山南路。这边买两个虾饼,那边拿一盒糯米饭,没走几家店,蓝河就肚皮鼓胀,和叶修坐在一个烧烤摊上喝汽水。

 

面前的炭炉上,烤串散出诱人香气,似一段纱将人包裹。今日天晴,阳光晒得人懒洋洋,玻璃汽水瓶上的雾珠折着晶莹光彩。

 

浮生漫长。

 

酒足饭饱后的两人沿着长街散步,手扣着手,和周围来来往往的情侣没什么不同。蓝河抬头看看天,想,原来杭州是这样的啊,原来君莫笑呼吸的空气,生活的城市,和头顶的天空,是这样的。他觉得自己似乎离那个人近了,可想到已有些时日断了的联系,又觉得两人依旧遥远。

 

叶修晃晃他的手腕:“怎么了?”

 

“没事,”蓝河摇摇头,“就是在想……”

 

在想什么,想另外一个人?和你并肩走在一起的时候,心思却飘向远方?

 

蓝河忽然为自己的行为恼火,又感到羞愧和难堪。他撅着嘴,垂下脑袋,自己和自己赌气。所以他没看到迎面而来的是谁。

 

卧槽!叶修看清对面来者何人,一口气卡在喉咙里。街上闹哄哄的,竟没人注意到这两人。而对方显然也认出了叶修,只见周泽楷抬高鸭舌帽的帽檐,拉下口罩,满面笑容:“叶——”

 

叶修在蓝河身后慌忙摆手,手速堪比当年的6.5秒。读心十级的江波涛秒懂,百忙之中居然还眨一下眼,做了一个(自以为潇洒帅气)的OK手势,然后一巴掌拍掉周泽楷的鸭舌帽。

 

周泽楷只觉眼前日光大亮,周围的人群愣了一瞬,接着爆发出各种尖叫。人流大军涌向周泽楷,把他围堵个水泄不通,要合影要签名的人疯狂推搡。周泽楷孤立无援,欲哭无泪,转头去找江波涛,哪还有一点影子——这人早溜之大吉!

 

蓝河不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自己被拥挤的路人撞了好几下,站都站不稳:“呃、前面怎么了?”

 

“不关我们的事,别瞎凑热闹,走走走。”说完,叶修把人揽在怀里,沿反方向逃之夭夭。路上手机震动几下,打开一看,是江波涛的消息:

 

“叶神,我这般救人于水火之中,是不是该有什么奖赏?(眨眼)”

 

叶修身旁,蓝河正努力向身后探头探脑:“唉、好像是周泽楷!”

 

“管他周泽楷王泽楷黄泽楷还是喻泽楷呢,走了走了,我带你买甜点。”叶修一边拉着蓝河不让他走丢,一边回江波涛的消息:

 

“你小子在这等着我呢!”

 

无浪:“叶神深居简出这么多年,万一大街上被人扒出来,岂不毁掉一世英名?(坏笑)”

 

君莫笑:“行吧,有什么要求快快招来。”

 

“我们来杭州下榻的XX楼做淮阳菜也是一绝,但是他们这两天都说订满没空位了,我知道他们肯定留有一两个空桌以防万一,就想走之前吃上一口(流口水),听说他们的总经理是你的铁粉哦!”

 

“哦,小事,那总经理我认识,我去跟他说给你们开一桌。”

 

“那叶神来都来了,让兴欣的大家一块来聚一聚吧。”

 

“也行,本来就说要聚餐……”

 

“兴欣的大家都来了,三位仙女肯定也会到场吧!”

 

“这……”

 

“人都凑齐了,兴欣又是东道主,帮我们把账付了吧!”

 

叶修把手机塞回口袋,真切地体会到了当年蓝河是什么心情——真是天道好轮回!

 

等保安终于到场,救走了周泽楷,他早已头发蓬乱、灰头土脸,气势汹汹地冲到江波涛面前。

 

江波涛开心地亮出手机屏幕:“叶神说今晚大家在XX楼聚餐,兴欣三美都来,他们还负责请客!”

 

哦!真的假的?!周泽楷兴冲冲地蹦到江波涛身边,和他一同研究菜单,转头就把“被队友卖掉”这事忘到九霄云外。

 

 

 

三位仙女在下午归来,叶修便预约了晚上的包桌。他把蓝河同一堆好吃的送回酒店,摸摸他的头发:“我有事,晚上不能陪你了。”

 

“没事,你去忙吧。”

 

“但是应该能赶回来一块睡觉。”

 

“不用的,来回跑太麻烦你了。”

 

叶修亲他一口:“等我回来。”

 

蓝河得闲了,坐在酒店的落地窗前,看外面车水马龙。他从钱包里掏出一个薄薄的双面卡套。那里面装着两张账号卡,正面是自己的主要工作账号“蓝桥春雪”,背面则是暌违许久的“绝色”。

 

手指捏着因保护得当而簇新的卡面,指尖触感清凉,像碰到千波湖的水面。指腹在名字的烫金凸起上划过,勾起回忆里有关那个人的一切。

 

他睫毛轻轻颤抖,像看到彼时游戏里的一切。不久便下定决心,转身,拔房卡出门。

 

 

 

兴欣的地址明明白白挂在网上,他搭出租,很快到了那个地方。马路的另一边,几辆车载着兴欣众人刚刚开走。车里的叶修似有所感,抬头时,匆忙间只能看到一个模糊背影。

 

那背影单薄又萧瑟,在秋风里垮下肩膀,像被失落压塌一样。

 

蓝河面前,大门上挂着“休假外出”的牌子。他忍不住上前紧紧攥住那木牌,可不论他如何拉扯,大门都纹丝不动。

 

 

 

那天下午,他在西湖边一个人走了好久,走到后来,忍不住用力奔跑。跑到腿肚发麻,脚底板失去知觉,恶心的感觉混着血腥气涌上喉头,他跪倒在人行道上。最后等意识回到身体,他摇摇晃晃地到小卖部买了只面包,吃了一半,另一半用来喂麻雀。

 

十月,秋渐黄,鸟雀们缓缓丰满。蓝河坐在路边的椅子上,雕塑似的,只有指尖动一动,把面包掰碎了,下雪般扬在地上。

 

他盯着几只蹦跳的麻雀,那小小的浑圆的身子,让人疑心它们到底能不能飞。然后似是对麻雀问话,又似自言自语:

 

“……我到底该怎么办啊。”

 

 

 

 

 

 

 

年底了冲冲业绩,争取今天再发一篇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