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炉美酒

何处惹尘埃

©寒炉美酒
Powered by LOFTER
 

【叶蓝】河尔萌(17)

兴欣俱乐部独占了一栋高楼,内部全新装修,入夜后亮起各色灯具,看着阔绰又气派。来到这里的轮回队员们本正闹哄哄地评价赞叹,忽然会客厅的大门被打开,看到来人,他们不约而同地叫道:

 

“唉?!——怎么是你们?”

 

江波涛:“不是说好了请你们老板娘吗?”

 

吴启:“老板娘不在,苏妹子也行啊!”

 

杜明:“还有唐柔,唐柔不在吗?!”

 

周泽楷眨着大眼睛:“前辈!”

 

叶修摆摆手:“她们三个跑去海南岛玩了,今天在这的只有我们几个。”

 

轮回队员们发出整齐统一的抱怨声:“啊?——”

 

魏琛大大咧咧地坐下:“干什么,在长辈面前都敬重点!来让我看看你们都带了什么好东西……”

 

吕泊远看着魏琛拆他们捎来的特产,一脸欲哭无泪:“我们可是来兴欣看美女的,一群大老爷们算什么……”

 

孙翔也说:“就是就是,我还以为自己进了蓝雨。”

 

方锐点点孙翔的脑门:“你来看唐柔?约战还是打架?”

 

杜明正喝着龙井,不知为何呛了几口。

 

周泽楷继续眨着大眼睛:“前辈!”

 

乔一帆端来一个果盘,放下后犹豫半晌。他年龄小,不太好意思坐。叶修见状把他拉过来:“一帆来来来,看看友队都带了什么好吃的,捡点喜欢的拿回去……别让老魏全抱走了,他这么大年纪,吃了也不消化。”

 

魏琛正在嚼一块状元糕,讲话含糊不清:“‘敬老‘两个字你都不会写吧,辍学多年的文盲?”

 

“你这把年纪吃了有什么用?人家小孩还长个呢!”

 

周泽楷眼见乔一帆被叶修牵着,不但坐到了叶修旁边,还接到一块叶修亲手拆开的点心,妒火心中起,委屈无处诉:“前辈!”

 

叶修终于注意到了周泽楷盈盈欲泣的大眼睛,伸手拍了拍他的头顶:“小周啊,这么久不见,你好像又长高了。”

 

江波涛在一旁,看着周泽楷立刻幸福得要开花一般,嫌弃地咂咂嘴:啊,这个显性叶粉,把我们队的面子置于何处!

 

 

 

轮回队员们每年团建都剑走偏锋。今年放假,他们选择大胆深入敌营,去兴欣一饱眼福——顺便游览西湖美景。谁知三位仙女却飞去了海南岛,剩下一群抠脚大汉相对而坐。众人不禁又羡慕嫉妒起了有老婆的方明华,在心中点起火把。

 

乔一帆小声说道:“苏姐她们不是过两天就回来了么?”

 

方锐点头道:“对啊,你们几号走?走之前说不定大家还能聚个餐。”

 

气氛瞬间热闹了,杜明尤其兴奋,非常热情:“好说好说,她们什么时候回来我们什么时候走……不不不如果她们回来了我们就不走了……”

 

魏琛毫不客气地戳穿他:“小杜你这样不行啊,下次在赛场上见到唐柔,难道又‘舍不得下手’?”

 

身边队员立刻拖了长腔起哄,把杜明闹了个大红脸。大家本正聊天吵闹,忽然周围电灯一灭,整栋大楼陷入了黑暗。

 

魏琛起身查看:“怎么,断电了?”

 

叶修的手机搁在桌上,本想拿过来用作照明,这会却也摸不见:“大概是吧,上次老板娘就说电路老了,要全部换新。”

 

魏琛到底年长些,非常镇定,到走廊上看了看,回来安慰大家:“没事,安保已经去检查了,一会就能供电。幸好员工都走得差不多,楼里只剩我们几个……”

 

话音未落,霎时两道白光自面前亮起。周泽楷和江波涛一人一边,打开手机手电筒,照在自己的脸上,浓浓黑暗更衬得两人肤色惨白。江波涛开口,语调阴森:“今年的夏日聚会,可还没举办呢,呵呵呵呵……”

 

他的笑声让人不寒而栗,吕泊远绝望地问:“不是吧?这么突然?!”

 

乔一帆却罕见地有点兴奋:“是要讲鬼故事吗?”

 

周泽楷镇定自若地开口:“那还是我刚到轮回的时候……”

 

出现了!周泽楷的隐藏人格,鬼故事版周泽楷!

 

魏琛拍拍叶修:“来听来听!我听说周泽楷讲鬼故事,话比黄少天都多!”

 

大家都静悄悄地围成一团。周泽楷被一束白光自下往上照着,原本深邃的眼窝此刻却有了惊悚效果。他两眼放空,面无表情,声音低沉:“有天晚上,也是这样,大楼突然停电,伸手不见五指……唯有走廊两侧的逃生标志,散发出幽绿的光……”

 

孙翔紧紧抱住吕泊远:“我靠队长你不要又讲咱们楼啊!我真的再也不敢回去了!”

 

“我一个人,在走廊里。忽然,听到身后,遥遥传来人的咳嗽声……”

 

叶修盯着他看了一会,忽然道:“小周,你手上拿的是不是我的手机?”

 

叶修把手机取回,关掉手电筒,却看到屏幕上无数个未接来电。

 

是许博远。他怎么忽然打这么多电话?可别是又出了那天的意外……

 

叶修立刻慌了,马上走到窗户旁回拨。江波涛把自己的灯光分给周泽楷,周泽楷继续幽幽道:“我回头,身后却不见人影,唯有黑暗。我复又转身向前,这时,那咳嗽声再一次响起……”周泽楷薄唇颤动,“它,离我更近了。”

 

沙发上的几个人紧紧缩在一起,瑟瑟发抖。而叶修则焦躁地在窗边踱步,电话一通,他就急着确认对方的情况:“喂,小许,你在哪啊?你还好吗?”

 

蓝河正在高铁二等座上如坐针毡,手机铃声响起时,他看了眼屏幕,慌忙接起电话:“叶修?你没事吧,我给你打了好多个电话你都没接!”

 

蓝河那边因为高速移动,信号极差。叶修隐隐听见“没事”“给你打电话没接”这些片段,以为他生气了,悬着的心放下,笑着哄人:“我这不、咳,这边有了点意外情况,朋友来玩,我们又断电了,我就一直没看手机……现在他们在讲鬼故事呢。”

 

蓝河缩在高铁座上,听见叶修的声音断断续续,夹杂着大量杂音,呲呲拉拉间,不时有“朋友”“意外”“断电”“鬼”等词语,额上冷汗直冒,忍不住大喊:“叶修你快跑啊!快跑啊!——”

 

站在窗边的叶修困惑地皱眉:“快跑?啊?”

 

周泽楷讲话声微弱,细如游丝:“再回头,那声音却又忽然停止。我不知发生了什么,只想快点离开这里。沿着散发幽光的逃生标志,我跑向楼梯间的大门,却发现……那里,变成了一堵墙。那沙哑、凄楚、又痛苦,仿佛咳血一般的声音,又响起了……”周泽楷瞳孔微微放大,“就在我身边。”

 

他话音刚落,江波涛便眼疾手快关掉手电。一时间屋子全黑,孙翔等人凄厉的尖叫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叶修被吵得捂住耳朵。而蓝河听到话筒里传来的刺耳尖叫,几乎从座椅上跳起来:“叶修!叶修!”他绝望地大喊着,旁边人看神经病一样看着他,“你坚持住!我来救你了!——”

 

“啊?你说什么?”叶修揉揉被这群人吵到几乎报废的耳朵,“我听不清,你来见我?好啊好啊!你信号这么差,在高铁上吗?我去杭州东站接你啊!”

 

挂掉电话时,楼层也恢复了供电。白炽灯瞬间点亮室内,照清了在沙发上缩成一团,几乎被吓哭的轮回成员。江波涛和周泽楷看计谋得逞,开心得手舞足蹈。叶修拍拍魏琛的肩膀:“我有事出去一趟,接待就交给你负责了,晚上带他们吃个烤串吧。”

 

魏琛也正看着哭鼻子的孙翔哈哈大笑,闻言回一句:“行你去吧,我照顾他们。”话说完才发现不对劲,“唉,这么晚你能有什么事啊?”

 

孙翔发现危机解除,边拿袖口擦眼睛边吼:“你笑什么啊老大叔!我再也不要呆在你们这个破地方了!我要自己出去浪!”

 

叶修前脚刚出门,后脚,乔一帆却把门锁上,重又关掉了电灯。

 

一片漆黑中,手机手电筒散发的白光包裹着他,照得他一双大眼睛极为阴森:“好戏还没开始呢。说到幽绿的逃生标志,我想起那年我老家坟地上,有关磷火的诡异事件……”

 

当晚,孙翔的尖叫贯穿了整座兴欣大楼。

 

 

 

叶修等来蓝河时,已将近午夜。两人不断发着微信,纵然信号不好,也能勉强交流。那等待对方回信到来的悸动,奇迹地让叶修有了青春的感觉。

 

他终于搞清楚了许博远在说什么,自己在高铁出站口哭笑不得。显示屏上班次滚动,时间越晚,叶修却越精神振奋。蓝河灰头土脸地跑出来时,叶修一眼就找到了他,在人还四处张望的时候,绕到他背后,吓他一跳。

 

叶修摸他的头发:“你怎么想的啊,根本就不知道我住哪,就这样跑过来了?你到了找谁?难道去跟警察叔叔报我的微信号码?”

 

蓝河本来为了这一出乌龙,就极不好意思,他这一说,更是火上浇油:“我、我当时又没细想那些!我就是、我就是……担心你啊!”

 

话音刚落,叶修已将他紧紧搂在怀里。蓝河被沉香的味道包裹着,害羞的脸蛋贴着对方胸口,双手终于攀上了叶修的脖颈。

 

他感觉从未有过的安心。

 

Alpha圈着他的腰,低头轻轻吻他,两人缠绵许久。或许是叶修身上的味道勾起了蓝河连日来的疲乏,他忍不住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叶修拎一拎他的行囊:“呦,还说是一时冲动,装备这么齐全,我看你分明是有备而来啊!”

 

蓝河本来才好一些,被他一闹,又气血上涌:“没有!我本来是要回家的!你胡说八道!”

 

叶修一边攥住他的手,一边拎起行李:“我们先去酒店吧。”

 

“才、才不是!”蓝河挣扎,“我来找你,又不总是为了这些事……”

 

这下倒换叶修愣了:“我是说去酒店放下行李,你都想到哪去了?”

 

蓝河自己挖坑自己跳,恨不得咬掉舌头。

 

等到了酒店,叶修又逗他:“唉,那我可走了,反正你过来,‘又不总是为了这些事’嘛……”

 

蓝河纠结死了,手指拽着他的袖子,想要挽留,却怎么也开不了口。

 

叶修看他眉心皱在一起的模样,半蹲下身,喜不自禁:“干嘛?这是什么意思?你不说,那我可走了哦?”

 

蓝河气急,把他往门外推:“你走吧!明天我也走!明天一早我就回广州!”

 

叶修顺势抱住他,再把人压到床上,亲亲他额头:“好啦,逗你的。”

 

好像也不需要做什么。相拥而眠就让人足够温暖。蓝河埋在叶修胸口,几近贪婪地嗅着沉香的味道,梦也沉沉。

 

像是开了坛尘封的酒,想起了有些年头的旧事。那年他坐在第十区的酒馆,不住喃喃着那个首杀榜单上的名字。

 

 

 

 

 

 

 

 

赶在大半夜发鬼故事!祝大家好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