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炉美酒

何处惹尘埃

©寒炉美酒
Powered by LOFTER
 

【叶蓝】纸短情长(4)

08.

 

大春挚友:

 

展信佳。

 

上次随信赠去些圣天使羽毛,我很高兴你也喜欢它们。对此,江波涛在后来的回信中提及,鉴于“那位先生”每年都会换一次毛,他可以帮我们多搞一点来,好让我们拿来做枕头和羽绒被……另外,如果我们愿意的话,他的美人鱼鳞片也有很好的装饰效果。我们可以粘一些在丝绸衣服上,做亮闪闪的长裙,在化装舞会时使用。

 

对此,江波涛推而广之,拟定了一份商业合作战略书,由圣天使每年换毛时向我们月光精灵提供天使羽毛,娜迦族同样可以提供海星、鳞片、珍珠等海洋装饰品。我觉得他这个主意真是不错,并已将他草拟的文书翻译成我族文字,随信一并附上。若大春你审查过后,也觉得可行,便可将我拙笔递呈大主教过目。

 

我还想的更多些,如果要有贸易往来,灵妖也可向娜迦出口些山珍,这样一来,江波涛就能天天吃到有跳舞小人的蘑菇了,他一定很开心!

 

说回到小叶子,大春,你这些时日不见它,或许意想不到——它可不能叫小叶子,实实在在是只大叶子了!入夏以来,小猫一天胜一天活力满溢,日日在橱柜间蹿来跳去,一晃神,俨然已是成熟漂亮的大猫咪。有时我躺在长椅中看它跳跃,它连助跑都不用,走到书柜根处,便“噌”的一下,好似垂直移动一样,就稳稳踩在书架上。之前那用来带它兜风的围裙,也因口袋越来越显小,拆了又缝三次有余。到而今,叶子已能步伐稳健地跟在我脚边,那围裙终于成了墙面的装饰品。

 

唯一困扰我的是,随着天气越来越热,叶子渐渐变成了一朵蒲公英……每当它在空中跳来跳去,我就能看到猫毛随之舞动飘飞,满屋弥散……而现在,所有东西都遭了秧:墨水瓶口浮着层细绒,碗盘上也一片毛发,至于我的沙发上,床上,衣服上,更是重灾区一片……

 

前天晚上,我把叶子捉住,按着它给它梳毛。哪料梳下来的毛简直泛滥成灾,怎么也梳不完似的。我抱着它长吁短叹:这么年轻又漂亮的好猫,怎么就要秃了呀!

 

大春,我很发愁,不知这是否正常。难道以后叶子就只能穿我织的毛衣了吗?或许,我该把它那些毛收一收聚拢起来纺线,以备不时之需。不知它是否病了,徐巫师能治疗小猫吗?大春,我的朋友,你见多识广,必能为我解惑。

 

亟待你的回复,

 

你的朋友蓝河

 

 

 

09.

 

大春:

 

谨祝安好。

 

谨祝安好。

 

自上次会面又有数日,我很感谢你为叶子带来的软梳。希望如你所言,这朵蒲公英只是季节性脱毛,为了迎接盛夏,而换去一身冬衣。不然,我真的要着手为它缝制冬天的衣裳了。也谢谢大家赏脸来我家小坐,我格外期待下个月与大伙一同在世界树再聚。

 

如果忽略掉叶子总来打扰我们的谈话,硬是要挤到你我之间,甚至打碎了好几个瓷碗的话,那就是一场再完美不过的聚会。当然,在你们走后,我便拎着这捣蛋鬼的后脖子,将它训斥了好一阵。我保证下次大家再来,它就会是一只规规矩矩的好猫咪了。

 

原本我还想冷落它片刻,让它好好反省,可叶子回到地面之后,便舔舔爪子洗洗脸,假装无事发生的模样,拿脖子上的软毛蹭我的脚踝。

 

天哪,我还有什么好怪罪它的呢?不但没法生气,我还喜欢得抱着它一块洗了个澡,晚上好一同睡觉。只是不知为何,它在我衣服脱到一半时忽然炸毛,唰的一下,便跳起来逃走了——难道我的裸体很吓人吗?


 

入夏以来日照变长,我的睡眠时间也本应越来越久,只可惜叶子这家伙学会跳跃之后,像每天都有使不完的精力,变着花样打扰我一梦黑甜。那日我正兀自酣眠,忽然,这小东西从天而降,正中我的胸口……

 

老天,当时它简直在我胸口开了个陨石坑……以主教之名,我发誓我当时眼前白光一闪,已看到大主教微笑着向我伸手,要引我走入极乐之境……

 

当我痛得咳喘着醒来时,小猫早已一副知错的讨好模样,卷起尾巴蜷成毛球,把脑袋塞到我手心里顶弄……啊,大春,这一定是大主教派来惩罚我的妖精!皆因我往日贪恋美色。譬如彼时在一线峡谷,我对叶修一见钟情,不也正因这个人类高大俊美吗?

 

一想到叶修,总像心口上扎了根玫瑰刺。浅淡芬芳下,稍一拨弄,就勾心扯肉地疼,继而伤口流出与玫瑰一色鲜红的血。有时我把小猫抱至膝头抚弄,不经意便讲到叶修。那时,小猫总会很安静,睁着明亮的黑曜石一般的眸子,竖起耳朵听我讲话。我讲到叶修正直善良,它就会跟着摇晃尾巴;我又讲到他常因处理各种事务离我远去,小猫便伸出粉嫩的舌头,卷住我指尖舔弄;我讲到他武功高强无人可及,小猫便开心地伸着爪子打滚;我又讲到他仗着自己略胜一筹便欺负我们精灵,小猫就耷拉下耳朵,胡须在我手心里轻轻抖动。

 

我发现这规律后,便一会讲叶修好,一会讲叶修不好;一会说我喜欢叶修,一会说他有多讨厌;小猫便也一会高兴地喵喵叫,一会又露出尖牙;一会手舞足蹈,一会转而咬我手腕……可把它给忙坏了!或许在这毛团子眼里,“叶修”和“叶子”是一个意思吧!

 

近日用完午饭,我常同叶子在林间散步。四周俨然已被盛夏女神的裙裾曳过,林木葱茏,花发草长,万物蓬勃。我居住的广玉兰树亦渐次打苞,雪嫩的花蕾幼白可爱。夜里,总能顺着窗子循到晚风送来的甜香。冰霜森林都如此生机勃勃,世界树换上夏装后,会是怎样一派馥郁葱茏,真是让人迫不及待。

 

大春,年复一年,还好我们仍在。这又是一个属于蓝雨的夏天。

 

期待我们下个月在世界树的相见。

 

你的朋友,蓝河

 

 

 

10.

 

大春:

 

见字如晤。

 

万分感谢那天在世界树你为我引荐工作!其实自我辞职以来,叶子要猫粮,我也要口粮,我那点储蓄确实日渐捉襟见肘了。更别提叶修还在的时候,我最喜欢给他买东西,赚来一箱金币,有一半都要花在他身上,实难存住钱;现在有了小叶子,我又换了目标,总给它买新玩具,花垫子,好吃的,好玩的……真是美色误事,美色误事。

 

为了能继续照顾好叶子,出门打点零工已然迫在眉睫。我很喜欢你介绍的这份工作,开荒固然辛苦,但只需工作半天,我就可以回家看叶子,真是再好不过。叶子呢,这次表现也很乖,没有因为我要出门就吵着闹着一起出去。

 

往常我回到树屋,叶子总会立刻蹿出,喵喵叫着迎接我。谁知这几天我回家,屋里都空空荡荡,一声猫叫都听不到。总是再等上半个钟头,才能看到叶子顺着窗户溜进来。接着,它便像做坏事被逮住一般,垂下小脑袋,在我脚边缩成一团。

 

大抵是出去玩了吧?毕竟我一走就是许久,叶子在房内孤伶伶被圈着,必然寂寞。为此,我特意在树屋正门下又为它开了一道小门,方便它进出。

 

那天叶子踏着夕阳回家,我把它抱进怀里,霎时一愣——这小猫身上竟沾了两朵刺槐。老天,它竟然跑到了微草的地盘。怪不得这只毛球每天到家都十分疲惫,只顾张口大嚼,然后便沉沉睡去。没准它在微草那认识了不少动物和灵妖。我可真担心它因为那边朋友多,就一去不回了呀。

 

叶修之前也是这样。有时不声不响,便接连消失许久。我们的大陆如此广袤,他又有通天入地的本事,叫我上哪找呢?我只好不阖眼,日日夜夜守在窗边,期待他的乌雀能捎来一字半句的简讯。

 

他总叫我和他一同回兴欣住。为此,我们争执了许久。大春,你知道的,我不想也不能离开蓝雨,除了蓝雨,我哪也不要去。可我也知道他作为五圣之一,有许多必须承担的责任与义务。我无权要求他留在我身边,为此舍弃掉更多的风景;又不想他因着家国天下奔波劳累,却没有片刻的轻松,能和我一同在世界树之巅吹风看星星。

 

他走的那天亦是如此。彼时黑翼的恶龙蔽日遮天,杀得北方晨光不留片甲,火山传来悠远而令人胆颤的咆哮,空气中满是硫磺气息。他抱着我,说这是最后一次,等这一仗打完,他再也不走了。

 

我不知道,这算是承诺吗?可不论算与不算,都已是无用之论……他再也没有回来了。

 

那天晚上我照例给小猫梳毛。大主教在上,近来它的脱毛现象总算好上许多。我用你送的梳子给它理顺了毛发,摸得小猫舒服得眯上眼睛,露出雪白的肚皮任人抚弄。小动物将最脆弱的地方暴露出来,这表明叶子多么信任我啊!它的喉咙里还发出呼噜噜的声音,看起来享受极了。看到它现在过得如此好,可真叫人开心。如果叶修也在,不知日子该多么美好。

 

我卖力地给叶子摸肚皮。忽然,摸着摸着,我看到它肚子下方,有两个同样被雪白毛皮覆盖的小圆球……大春,我当时真是十分紧张。想它最近日日在微草的深林中窜跳,可别是被那边奇异的蚊虫叮咬,生病长了瘤子吧?

 

我当下便拨弄那东西查看,谁知叶子“嗷!”的一声,立刻就精神了,大为警醒,浑身的毛都竖起来,瞬间跃到了远处的架子上,连尾巴炸成了花,瞪大眼睛惊恐地看着我。大主教在上,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我想,我一定是弄疼它了!否则它怎么变得如此警惕,毛发根根直立,连脊背都高耸着拱起来?

 

我再四向它道歉,说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看看它是不是病了。可任我如何解释,一直到口干舌燥,叶子都再不愿靠近我。直到我垂头丧气地坐在床上,满面欲哭无泪,它才终于小心翼翼地跳下架子,试探着走向我。又过了许久,才拿脑袋碰了碰我的手背。但无论如何,叶子都再不向我露出肚皮!它只是在我手边绕圈盘下,留出脊背给我,把自己的白肚皮藏得严严实实。

 

我实在是万分沮丧。大春,现在叶子一定是不信任我了!我聪明又博闻广识的挚友,我实在是需要你的帮助:怎样才能让这只小猫咪对我放下戒备,好让我仔细检查它是不是长了瘤子呢?

 

你焦急的朋友,

 

蓝河

 

 

 

 

 

 

 

 

 

 

 

 

 

“成年家猫有时候也会用相同的声音来问候主人,这时候在成猫的眼里主人是他的孩子,要肩负起训练主人的责任,所以有的猫咪老是抓一些老鼠、死鸟给主人,这并不是报恩,而是要教会‘孩子’捕猎技巧而已。”

 

查资料的时候看到的,好可爱!

 

叶叶:我是你爹。

 

附上一张可爱的小猫照片,图片来自可商用素材网站

 

大概再有两更,蓝蓝的养猫生活就能结束了;大概再有两周,我也(基本)自由了,熬过这一段,就可以快乐看书快乐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