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炉美酒

何处惹尘埃

©寒炉美酒
Powered by LOFTER
 

【叶蓝】纸短情长(3)

06.

 

大春挚友:

 

展信安好。

 

早获手书,你和我说的翻译娜迦族文书一事,绝无难题。我已将初版译稿随信附后。拙笔粗浅,敝窦百出,能得大主教的赞许,真是我三生有幸。另外,如有其他任务,请别犹豫,一定告知我。能为我族有所贡献,蓝河实在心向往之。

 

这次交稿耽误得比预计要久。按理,我赋闲在家,本应有更多余裕完成任务。只是一入春,沉寂许久的万物都十分活泛,像攒了一冬天的没处使的精力,终于有了宣泄的地方,连我们家门口的客人都多了不少,这才耽搁了笔墨。

 

最早来的是沐秋和沐橙。我们见面时,像三个受尽苦难的人团聚一般,真是心头万千滋味难辨。沐橙一见到家中的小猫咪,更是喜欢得眼泪啪嗒滚落。你和我说猫是人类最爱的宠物,此言不虚。一整天里,沐秋和沐橙都把小猫团团围住,百般抚摸。小叶子则不时跳到沐秋头顶,抓弄他的头发,模样趾高气昂极了。但两人都对它有充足耐心,由着它各种胡闹。如果不是因为我也很爱小叶子,差点就要把猫咪送给他们了。

 

叶修不在,我久不开火,手艺也略有生疏。好在为客人准备三菜一汤还不是难事。只是这对叶修口中从小历尽磨难、从不挑拣的兄妹,看到我端上的菜肴,却都愣住了——

 

我向他们解释,奶油烤鸟蛛或许有点罕见,老鼠羊肚蕈没准卖相不好,但我都是按照彼时为叶修做菜的流程准备的,虽然我不具备人类的味蕾,但想来口味不会太有偏差。他们将信将疑地尝了一口……老天,沐橙的眉毛简直要拧掉了。只有小猫还翘着尾巴,就着我的盘子、喜滋滋地啃一块牛肋排。然后,这两人不约而同地、以格外同情的目光看着小猫……

 

见此,我便提到家里还有燕麦和牛奶,或许他们喜欢喝燕麦粥。沐秋和沐橙立刻大喘着松一口气,像同时卸下千钧重负般连连点头,都向我表示他们是燕麦的忠实爱好者。真不愧是叶修的挚友,叶修还在的时候,也最喜欢喝燕麦粥了。

 

我在吧台熬煮燕麦时,隐约听见沐秋和小猫说“怪不得你每天只吃燕麦”,看到我回头,却又赶忙捂住嘴巴,弄得我很有些困惑。

 

临走时,我和小叶子送他们到森林边界。沐橙抱着猫,几乎又要落下泪,两人对小叶子百般不舍,定下改日再来,终于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晚上,我拿狗尾草逗小猫,它则在我腿上,努力站直了身体去抓小草。我和小猫说,原来沐秋和沐橙也很挑食啊,才不像叶修说的那样。小叶子接连叫了数声。我又说,但是挑食也是件好事吧,这不正意味着他们现在生活富裕,苦尽甘来,有更多选择了吗?小猫终于咬住了草,喵喵叫了两声,像在赞同我说的话。

 

河面冰层消融,海水也变暖。不但多了客人,江波涛的来信也频繁了。他回信说上次我送的野菌子很是鲜美,期待下次能再尝到。于是我和小叶子又安排了几次踏青。

 

那天我们出门,却吃了一惊。你猜谁来了?是百花谷的红狐狸先生。我之前和叶修在一起的时候,倒是见过他一次,还记得他叫张佳乐,化成人形时有一头漂亮的红发。张先生维持着狐狸的模样,把蓬松火红的大尾巴伸到小叶子面前,嘲笑他是个长不大的奶猫,还不如自己的尾巴大。小叶子立刻嗷呜一口,咬上他的尾巴,痛得张先生叫起来。

 

我把他们两个拉开,和张先生道歉。他很是大度地朝我摆摆狐狸爪子,并叼来一篮子野山菌。千般嘱咐我,这些东西对小叶子身体很好,务必拿来煮汤给它喝。

 

看小叶子多讨人喜欢啊,大伙都来看望他呢!谁知,小家伙却好像不这么认为。我把篮子搁在架子上,它趁我不注意,一次又一次地想把那篮蘑菇推到窗外。我见它很讨厌那蘑菇的样子,如此珍贵的山菌,也不好浪费,正好江波涛喜欢,就晒成干香菇,储在罐里送给他了。

 

我也有礼物送你。大春,你看到信纸上的梅花了吗?那都是小叶子的猫爪子。这小家伙最近精力旺盛,连我和你写信的此刻,它都要致力于做我的手镯,爪子总来扑钢笔,打扰我的书写。总算是常在手边走,哪能不湿爪。小家伙刚刚尾巴一扫,碰翻了墨水瓶;墨汁溅到脸上,它忙拿爪子洗脸,谁知爪子上也是墨,小脸便越洗越黑了,险些笑得我背过气去。然后它在桌上乱跑,走过的信纸处处留下一串梅花痕迹。我看印在纸上,倒漂亮得很,干脆把它捉住,按着它的爪子,把它当做印花机,新印了不少梅花信纸出来。也随信一同附上,你女朋友一定很喜欢。

 

小猫崽不甘当梅花印章,正在我怀里拼命挣扎,还露出乳牙尖装凶。好了,我得抱它去洗个澡,好让它不继续当花猫。

 

字迹潦草,万望见谅。日久无聚,愿自珍重。

 

你的朋友,

 

蓝河

 

 

 

07.

 

 

大春:

 

得书有日,旷如复面。自上次兄弟们小聚,竟也过了半月有余。这几日来串门的朋友多了,我和你说起小叶子,它总是去抓精灵姑娘,像要把她们赶跑,你们却都不信,只因那天织月和大伙一同来我家,小叶子倒表现得很是乖巧……

 

这也真是奇了。往常,它一见到姑娘来我们的树屋,就要使出浑身解数:抓人家的裙子,咬人家的头发,努力炸起身上的毛,呼噜噜地要把人家赶走——可这么一来,觉得它可爱的姑娘反而更多。然后一传十、十传百,最近总有些同僚,三五成群约着来看它,把小家伙弄得很是烦躁。

 

可你们来的那天,它竟安安静静,模样可人地坐在桌上,仔细大家讲话。我猜,或许是因为小叶子也知道,你们是我最好的朋友吧!连笔言飞揪它尾巴玩,它也不像对别的客人那样没耐性,没一会就露出锋利的爪牙。那天它不依旧安生趴在我腿上,任人揉捏吗?

 

小叶子总能让我想到叶修。过去叶修也常这样,除织月之外,如果家中来了别的精灵姑娘,他脸色便很不好看。

 

我问过他数次原因,他总扭扭捏捏地不愿说。直到有一天,我照例和族中的姑娘在分别时亲吻,他终于忍不住在一旁阴阳怪气,说我左拥右抱。

 

老天,我到底要和这个思想古板的人类解释多少次,亲吻脸颊是我们精灵的礼仪,挚友亲眷间告别时都应这样。他死活不听,非说我有伤风化。

 

大春,这个人类有时固执得厉害,你讲什么他都听不进去。叶修一直嘀咕到了深夜我们上床睡觉,仍不依不饶,问我,既然月光精灵都没有生殖能力,两性间也仅有外形差异,那我为什么不和女精灵一同睡?

 

那时他已搬来我家有些时日,每天什么都挑剔,独独没有抱怨过床太过狭窄,反倒好像很享受。与他相反,由于不得不和这个人类挤在一起,晚上我总要和他讲无数遍:叶修,你压到我头发了;叶修,你压到我翅膀了;叶修,别靠我那么近,我热得睡不着……

 

然后那天晚上,为了能凉凉快快地睡一觉,我告诉他,身下这张床,笔言飞借住时和我睡过,织月来的时候也睡过,连大春你有次被女朋友赶出来,也和我睡过……

 

叶修果然脸色极差,他马上抱着自己那张驼绒毯子走掉,在藤椅上窝了半宿。他一离开,我本该高兴床终于属于我一人,谁知夜里却觉得冷,翻来覆去睡不着……

 

真是奇怪的事,难道我和这个人类在一起住久了,也变得喜暖畏寒吗?

 

小猫最近也担纲起了叶修的角色。不管我把它的小窝布置得多么精致,每晚它都一定要在我枕边缩成一团,或干脆闯进我的被子,和我挤在一处。所以我也不得不对它一遍遍重复:叶子,你踩到我头发了;叶子,你踩到我翅膀了;叶子,别靠我那么近,我热得睡不着……

 

那天下午,我迷糊间又被小叶子踩醒,看外面还日光大亮,想必为时尚早,便预备睡个回笼觉。正打算翻身,忽然发现有只海鸥来敲我的窗,是江波涛的来信。

 

他在信上说,我上次送去的蘑菇鲜美异常,而且吃了还有奇特效果。其中有一种个头略大,表皮发红的,吞下肚后,能看见许多五彩的小人手拉着手,在他面前转圈唱歌,他尤为喜欢,说这体验十分奇妙……

 

大春,真可惜你我不能像其他物种一样食用这些蘑菇啊!要不有这样一番独特的体验,该是多么有趣!

 

作为回报,江波涛说他又准备了许多鱼干、鱼子和干贝等食物给小叶子。因为东西太多,他另派了一位大信使随后赶来。

 

我以为他说的大信使,该是翼展几乎和我一样长的信天翁。很快我的木门又被敲响。结果……大春,你不会相信我打开门见到了谁!

 

那日春意正盛,本该处处煦照无限,可来人的羽翅焕如积雪,蔽日遮天,罩在我们上方,竟将光线几乎隔了个干净。

 

阴影下,我看到他那张极俊美的脸蛋。睫毛纤长,掩着静如深水的瞳。耳骨上有只金色坠饰,和江波涛的一模一样。而他两手提满了捎来的海产,脖子上则挂一只木牌。我把牌子拿起来看,上面写道:

 

“江波涛的信使”。

 

老天,我当时的表情一定很失礼,毕竟我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今日会见到的是谁。我又仔细数了数他的羽翼。普通的圣天使只有一双翅膀,而十二神柱的守护神也不过是六翼,这世上只有一位大天使,有四双八只雪白无瑕的羽翅。

 

他是圣天使的新任领袖,天空之城的拥有者,黄金穹顶的主人。而我不敢说出他的名字。

 

这位大天使远不如传闻中那样冷酷无情。相反,他安静又羞涩地站在我家门口,像在等我回神。我慌忙请他进屋小坐,一边从他手中接过各色海产。他则因为翅膀太密太长,要钻进我这小屋着实有些困难,便显得局促不安。进屋后,大天使便悄悄地落座于沙发上,一边努力将翅膀收在身后。

 

他真的很安静,连见到小叶子,也不像一般人那样,或叫着可爱,或急于抚摸,反倒是温顺地垂下修长脖颈,一副聆听长辈教导的模样。小叶子呢,则跳到他面前坐下,尾巴有规律地拍打着座椅,简直像在与他用暗号交流。

 

忽然,小叶子直起身体,纵身一跳,就跑到这位圣天使领袖的头顶了!这位可是西方天空至高无上的权力人物,小叶子居然做出这样失礼的事,简直不要命!我正要抱它下来,又见这顽皮的猫张大了嘴,竟一口咬住大天使翅膀尖最白最嫩的一簇羽毛,生生拽了下来。

 

老天,我当时就吓得叫出了声!这猫却还很欣喜得很,匆匆跑到我面前,把一嘴羽毛吐出,摇头晃脑,讨好地看着我。尾巴则连连摆动,像在等待夸奖。而那位大天使呢,也不喊痛,眉也不曾皱过一下,似乎全不在意。

 

我看着腿上的羽毛,终于明白了小叶子在做什么:它是给我采了些漂亮书签来。这些羽毛各个光泽温润,白嫩的羽边隐隐泛着金光,像晴空中的云朵镶着日色。

 

它们真是太漂亮了,我忍不住一次又一次地发出惊叹声。只可惜被小叶子这么一咬,羽毛变得很有些凌乱。大天使见状,竟“刷拉”竖起了全部羽翼。四对八只翅膀几乎将我的小屋填满,然后他抖动双翅,果然没一会,空中就飘下几朵白蝴蝶。他捡起几枚形状完美的羽毛,送到我手心里,并说出了今天的第一句,也是唯一一句话:wünsche es dir(愿您喜欢)。

 

如果世上真有完美无瑕之物,那一定是这些轻盈纤柔的天使羽毛了。看到它们在书桌上躺着,好像万里晴空都铺陈眼前。十分感谢那位容易害羞的大天使,他给我留下了如此美好的礼物。

 

大春,我随信也附上了一只,你见到它,一定也能体会到和我内心同样的感受。

 

这是来自黄金穹顶的祝福,wünschees dir。

 

你的挚友,

 

蓝河

 

 

 

 

继续着我想写啥就写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