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江】与爱·太阳蛋火腿芝士方便面

※有(好)几行叶蓝

 

 

 

这日暑气逼人,周泽楷刚要打开冰箱拿饮料,突地被冰箱门上贴的东西吓了一跳。那不是别人,正是他自己。不知是哪本时尚杂志的内页,他穿着奢侈品牌的早秋新款,衬衫领口大敞,露出线条精致的胸肌腹肌人鱼线,眼神锐利,又透出十足诱惑,杀伤力百分百。

 

周泽楷原地思考着,为何自己的杂志图与冰箱门有此等不解之缘,忽而瞥到屋内饿得浑身无力的江波涛,心头好像有了眉目。

 

江波涛最近在减肥,美其名曰“为健康减脂”,实际一天到晚饿得头晕眼花。周泽楷想劝,奈何嘴拙,说了没几句,反被他绕进圈里,急得原地乱转,只好请来自己的私教徐大哥当外援。

 

江波涛被拎到健身房,只见一猛男虎背熊腰,每踏一步地板都要把他震起来,马上举白旗投降:“小周!我错了!我一定好好吃饭!”

 

周泽楷没有怜香惜玉,拿出赛场上杀敌的冷酷,把他往前一推。江波涛双目紧闭,内心大号:啊!完了!

 

面前那东北硬汉开口,粗声粗气道:“……你……就是江波涛?”

 

江波涛被他吓得抖三抖,小鸡啄米样点头。

 

那猛男把双臂一抱,道:“就是你,不好好吃饭?”

 

江波涛心中念佛,掏笔准备留遗言。眼见就要和世界say goodbye,徐大哥一巴掌送来……一个粉红盒子。

 

“你尝尝这个呀?”徐大哥柔声道,“Hello Kitty儿童套餐,我女儿特别喜欢!”

 

“……???”

 

 

 

徐大哥外表金刚恶煞,实际内心铁血柔情。做了多年健身教练,知道节食多半是心病,就想先跟江波涛交流交流。

 

“想塑形是好事,但是光饿总会反弹。健身对身体也好,你听我的,我给你安排个计划。”

 

江波涛资深宅男,能躺绝不坐着,让他运动还不如受刑:“我也不是想塑形……就是想再瘦一点……”

 

徐大哥捏住他皮包骨的细手腕,很是困惑:“最近流行难民审美吗?又是烂裤子又是瘦成竿?我真是老了,跟不上潮流。”

 

“您别看我这样好像挺瘦,一上镜就不行了!”江波涛又小声喃喃一句,“……简直比叶神还胖。”

 

“那当然,镜头会拉宽人,这很正常。”徐大哥掏出智能手机,似乎还玩不太来,费劲地给江波涛找照片,“你看,这是我老婆的自拍……多漂亮!你再看,我们出去玩时候的合照……”那大美人俨然从葵花子脸变成了西瓜子脸。

 

江波涛边点头边叹气:“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我才一定要很瘦很瘦……”

 

“你们又不当模特,哪有这必要……”徐大哥说着说着,盯住他,忽然想起什么,“啊……那个在热搜上的……原来是你啊!”

 

江波涛嘴角抽搐两下,无声苦笑。

 

 

 

上周轮回一次新闻发布会,全员帅气登场,每个人都被造型师抓着折腾到死去活来,终于出落成斯文禽兽,在镜头前一溜标准假笑。

 

这里有两个例外,一个是正队长周泽楷,眸光淡漠,面无表情,媒体就要他这个冷酷劲;另一个是副队长江波涛,妙语连珠风度翩翩,赚足风头。男模团从台上下来,本来都等着第二天微博上迷妹的尖叫,没想到一早醒来热度远超期待值:江波涛带着全队直接蹦上热搜第二,当天又拿下第一。

 

只可惜,热搜名为“江波涛胖了”。

 

“我的天哪……这还是副队吗?”杜明把照片放大,拿着手机和江波涛真人比来比去,“这是从纵向三比四拉成了横向四比三吧?”

 

“别管我,”江波涛捂着脑袋,“我想静静。”

 

周泽楷马上把自己微信昵称改成静静。方明华挂掉一通电话,走过来:“那个……化妆师想跟你亲口道个歉,她说时间太赶,忘给你化修容了……”

 

江波涛欲哭无泪:“明华哥!难道我就是一个靠阴影粉过活的男人吗!”

 

吕泊远开导他:“肯定是摄影师技术不行。”

 

孙翔滑着全员图:“不是吧,我看大家都挺瘦的呀?”他又仔细看了看,“咦,我又帅了!”

 

吴启抓起根冰棍堵住他的嘴:“翔翔,多吃东西少说话。”又挑了个奶油口味的给江波涛,“副队,吃点甜的吧?对心情好。”

 

“不吃!”江波涛拒绝了他,“别说甜的不吃!以后什么都不吃了!我要减肥!”

 

正此时,周泽楷突然笑出了声。他猛然收到江波涛一记眼刀,立马挺腰直背并膝坐好,假装自己是个冰山雕像。

 

“你刚刚笑了,是不是?”

 

周泽楷疯狂摇头。照这速率,假如他是台发电机,产电都能照亮整个黄浦江。

 

“你跟我说,你为什么笑?”

 

周泽楷萎靡下去。

 

“快点,坦白从宽!”

 

周泽楷垂着头,交上手机。大家凑近一看,黄少正在职业选手群刷屏……全是江波涛的新表情包。

 

从“我要减肥”到“江氏微笑”,从“小心我娶你”到“此时,一位胖仔路过”,江波涛越翻手越抖,最后拍桌而起:“谁都别拦我!”

 

他抄起手机:“我跟黄少天没完!”

 

大家拽胳膊的拽胳膊,抱大腿的抱大腿,不住安慰江波涛让他冷静。却都没料到,江波涛打开APP,自己给自己P了一张:

 

“咱们走着瞧!”

 

方明华看着他自暴自弃创作自己的新表情包,和黄少battle完转而发微博,一直摇头:“完了……疯了……”

 

这就是压毁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事情到这里便真相大白。徐大哥把小饿鬼物归原主,跟一脸担忧的周泽楷说:“没事,你信大哥,过一阵准好。”

 

周泽楷蹙眉望着江波涛,后者正站在健身房的自助食品柜前,即使里面东西怎么看都不好吃,也不停咽口水。

 

徐大哥揽过周泽楷,同他耳语:“要大哥说,你只需如此如此……这般这般……”周泽楷听后,恍然大悟,不住点头,万分惊喜地要称赞这一妙招。

 

 

 

入夜,城市灯火渐起。周泽楷手上拎一份章鱼小丸子,慢慢往家踱。自打江波涛开始减肥,他们俩再没一块吃过晚餐。今晚两人原本要去叶修家蹭饭,蓝河打开门,却只看见周泽楷一个人,形单影只,孤苦伶仃。

 

“他还不吃饭啊?”

 

周泽楷点点头,蓝河想了一想,擦擦手,转身找章鱼烧机:“小周你走的时候,给他带两盒回去,他就好吃这个。连这都不吃,我就没办法了。”

 

蓝河把酱料和木鱼花都翻出来,锅预热好了就开始做。结果蓝河做好一个,叶修在旁边吃一个,做完一轮,周泽楷的盒子空着,叶修的肚子饱了。

 

“还吃!”蓝河打他手,“你给小江留两个!”

 

周泽楷捧个空盒子,在旁边干等,瞅着叶修的小肚腩,心中不住叹息:该减肥的不减,不该减肥的瞎减。

 

“小周啊,”叶修拿脚点着地,“你心里想想就行,你别说出来好吧?好歹我还管饭呢!”

 

卧槽!周泽楷马上捂住嘴。

 

“你也别吃了,你直接回去吧。”

 

蓝河当然不许。周泽楷不但吃得满嘴油,还被塞了两盒午餐肉才回家。

 

“这个牌子很好吃,你们可以夹吐司里当早餐,”蓝河一直叮嘱他,“记得要煎,一定要煎一下才会更香!”

 

 

 

周泽楷到家开门,那边小男朋友听见钥匙声早就来玄关候着,哪知一见周泽楷手上提的袋子,便如临大敌:

 

“好啊,互相串通起来欺负我!”江波涛不住咽口水,“明明知道我在减肥了,还搞这种诱惑,朕这就将蓝妃打入冷宫!”

 

周泽楷把袋子打开,章鱼烧的香气一下盈满江波涛鼻间:“尝一个?”

 

“不吃!”江波涛推恶鬼似的,“你再跟他们沆瀣一气狼狈为奸,我就废后!”

 

周后地位不保,不敢再触逆鳞,只好自己一人吃。盒子放上餐桌,里面的小丸子还热乎着,木鱼花因着袅袅热汽软化摆动,好似在舞蹈。他用签子挑出一个来,咖啡色的是照烧酱,奶白色的是蛋黄酱,松绿色的是海苔粉,至于又金又灿的那个,是煎的外酥里嫩的小丸子本身。竹签一段衔一颗五颜六色的小星球,比彩虹还迷人。江波涛眼里一时只剩这五光十色,再无其他。他紧盯着那块小金球,忽见金球被人咬去一半,酥脆得像咬在他耳边,眸中倒映出的色彩一时更显缤纷:青翠的卷心菜丝,雪白的虾泥,淡紫的章鱼肉,混着无法言说又不容忽视的香气,将他视觉嗅觉攻城略地……

 

“呜……”江波涛擦擦下巴上的口水,好不可怜。

 

周泽楷又挑起一个小星球,在他眼前晃悠:“只吃一个?”

 

“不行……”江波涛怏怏的,“我每天只能吃1200大卡,今天都超标了……”

 

周泽楷跟着一块看他的手机,上面是一个记录饮食的APP,江波涛在算卡路里上斤斤计较,连早上杜明请他尝了一口仙贝也没能幸免于难。

 

无奈,周后只得自己又吃一个,忽然假意揉两下肚子:“饿了。”

 

“怎么,去叶神家没吃饱是不是?”江波涛充满歉意地摸摸鼻子,“对不起,好久没陪你吃饭了……小周,你等我再减5斤……你叫我干什么都行……”

 

“我想点外卖。”

 

“不行!!!”

 

周后挑眉看他:皇上您金口玉言,怎么出尔反尔。江波涛收到他目光,很是泄气:“……反正这个点,也没什么外卖了!”

 

周泽楷看看表,确实有些晚,接着却拉开椅子起身,大长腿往厨房里迈。江波涛看着那推拉门被关上,心中不信邪:没事的!小周不会做饭!加油江波涛,熬过今晚,你就是最棒的!熬不过,你就是最胖的!

 

哪知没等两秒,他忽然听见炉灶开火声,惊得不能自己:他们家两百年不动一次天然气,周泽楷上哪点的技能?

 

江波涛把推拉门打开条缝,见一个炉子烧着水,另一个在热油,案板上一个熟悉的包装袋……原来是煮泡面。

 

江波涛,每一百克方便面都有500千卡!比肥宅快乐水还恐怖!吃那玩意是什么下场,看看叶修就知道了!叶修躺下来,肚皮能够到珠穆朗玛峰!

 

他坚定了自己的决心,可惜没等两秒,马上动摇了。只因那边周泽楷打开罐头,切下几片厚厚的方形午餐肉,那粉嫩的肉片刚一放进煎锅里,就爆发出一阵诱人的咸香。

 

江波涛把门开得大了些,努力勾着脑袋往灶台前瞅。午餐肉里冻成胶状的猪油慢慢融化,锅中滋滋作响。周泽楷把午餐肉翻了个面,这一面已然煎到金黄,油星在表面闪烁着,随着煎炸香气一步步侵蚀江波涛的意志力。

 

锅中的水滚开,周泽楷把面放进锅中,撒上汤粉,拿筷子戳弄两下面,接着把午餐肉盛出来,用余温和剩下的猪油煎蛋。鸡蛋落进煎锅中,一阵油花噼啪炸开。周泽楷又拿出成袋的生菜沙拉和一包芝士碎,放进煮着方便面的锅中。

 

没一会,停火,把面倒进一个大汤碗里,碗沿摆上煎好的午餐肉,周泽楷又放上一勺蓝河送的辣白菜,最后中间滑进一颗漂亮的煎蛋,大功告成。

 

江波涛赶紧回身坐在餐桌上,低头假装玩手机。再抬头时,面前正一碗散发勾魂香气的美食,酸白菜裹着鲜红的辣椒油,几粒辣椒籽在灯下闪着光,小生菜青翠欲滴,午餐肉煎成深粉,带点焦色的边,中间一颗太阳蛋,金黄夺目。

 

周泽楷拿筷尖戳破蛋黄,只见明黄色的蛋液顺势流下,他挑起一筷子面,裹住那蛋液,送进嘴中。

 

餐桌上一时间只有两种声音,周泽楷哧溜吃面,和江波涛咕咚咽口水。

 

江波涛眨巴着眼睛,终于忍不住,小声哀求道:“小周……我不是故意跟你抢的……我能不能吃一口啊……就一口……”

 

周泽楷晃晃脑袋:“你在减肥。”

 

“哎呀……就一小口,真的,就一点点……”

 

周泽楷一副很难办的样子,最后终于“勉为其难”点头。江波涛眼里放出绿光,等着周泽楷给他夹面。奈何那芝士由马苏里拉和切达混合而成,又香又会拉丝,周泽楷那一筷子怎么都拉不断,最终一小勺面变一大勺面,江波涛接过,孙猴子吃人参果一样吞进肚中,半点滋味没尝出来。

 

“小周……”他拽周泽楷袖子,有点急,“我再吃一口……”

 

周泽楷把勺子和筷子都让给他,江波涛急忙接过,埋头吃了起来。每一根面条都裹着浓香馥郁的芝士,咬进嘴中,口感与咸香兼而有之,他猛吃了好几口,才记起来配菜。生菜甜而脆,与软和的芝士面条构成不同口感的交响曲,入口清清爽爽,又中和了芝士的甜腻;白菜做的泡菜酸脆倒牙,叫人垂涎,一点辛辣更是摄魂,催人食指大动,万分开胃;午餐肉金黄酥口,并非肉糜制成,不知是哪个进口牌子,里面能见条状的肉丝,咬在嘴中,鲜得舍不得咽下;那太阳蛋更不用提,又香又嫩,早就被江波涛三下五除二送进肚中。他筷子不断动着,碗中美食一点点见少,周泽楷趁势推过一旁的章鱼烧,江波涛不疑有他,挑起一个放进嘴中。照烧酱咸甜,蛋黄酱浓郁,口中包菜丝爽脆,虾肉滑腻,章鱼肉弹牙,面前美食如此之多之盛,他竟手忙脚乱,一时不知该宠幸哪个。只得吞一口芝士面,咬一块午餐肉,嚼上一个章鱼烧,再尝一筷子泡菜,最后捧起碗来,大口喝掉融着浓香芝士的汤,又吃净了纸盒里最后一点鲜美的木鱼花,竟是风卷残云不留一物,方才满足地长出了一口气。

 

江波涛瘫在椅子上,目光放空,一脸幸福。周泽楷托着下巴,在对面看他,心中默数:一,二,三……

 

“啊!——完了!——”数到二十多的时候,江波涛才回过神来,“我吃掉了多少卡路里啊!——”

 

他急忙掏出手机想算,奈何也不知道每个东西吃了多少克,算来算去也算不明白,只知道那热量一定叫他胆战心惊。突然,一只修长的手自背后抽走了他的手机。

 

周泽楷把他环进怀里:“不要减肥……”他捏捏江波涛的腰,“都瘦了。”

 

“就是要瘦一些啊,不瘦怎么办呢?”江波涛头后仰着,靠在他肩头,“男模团的水平线被我一人拉低,那怎么行?”

 

周泽楷摇摇头,环在他腰间的手收得紧了些:“太瘦,抱着不舒服。”

 

唉,江波涛叹气:“可是粉丝都不喜欢我了……”

 

“你要讨别人喜欢?”说着,周泽楷把他打横抱起来,还没等江波涛惊呼,男朋友贴在他耳边,一个字一个字,慢条斯理地同他咬耳朵。

 

“你应该讨我喜欢。”

 

被放到床上的时候,江波涛看着埋在自己腿间的那张帅脸,喉里一点反驳登时呜咽着没了词句。

 

他拿手背挡住眼睛,脚尖在周泽楷肩头蹭来蹭去,终于放弃抵抗。

 

算了,去他的体重。人生在世,该有更多值得流连的东西,譬如一顿饕鬄,譬如他的小周后,譬如人间烟火,美食与爱。

 

 

 

第二天,杜明在休息室的小冰柜里翻冰淇淋。正翻着,忽然身后传来自家副队长的声音:“明,帮我也拿一根!”

 

杜明嘴里咬着跟冰棍,声音再含糊不清也盖不住惊诧:“副队,你不是减肥吗?还说谁敢送吃的到你面前,就格杀勿论?”

 

“唉,不减啦,”江波涛撕开奶油冰棍的包装纸,笑道,“我得努力讨人喜欢呢!”

 

 

 

 

 

 

 

 

 

每次写与爱都会配点什么,蛋炒饭配白斩鸡和鸡汤,红烧牛肉面陪绿豆汤和草莓,蔓越莓果冻气泡水配罗勒蒜香烤蛤蜊,今天的方便面配了一盒章鱼小丸子!火腿和午餐肉其实还是不太一样的,标题那样打是因为午餐肉不太好听~

 

一直没有讲过为什么把叶蓝设定在上海,其实就是为了方便小周他们俩蹭饭~


评论(27)
热度(216)

© 晨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