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江】魔法少女江波涛

※有两句话左右的黄喻和叶蓝

 


江波涛长到差不多八九岁的时候,海底的水晶宫殿里来了一位披着长袍的魔法师。他跟江波涛的父王说,您的儿子们应该到凡间历练历练。

 

“这话不错,我正有此意,让他们看看人类的世界。”海的国王说道,“只是他们应以何种身份在人类世界生存呢?”

 

魔法师拉拉自己的帽檐:“陛下无须担心,我预测到未来电子竞技行业发展非常好,他们可以去打游戏。”

 

老国王一听:这好像也不累,就当出门游学了。遂让江波涛和他哥收拾收拾准备出发。

 

最小的弟弟不太开心,问江波涛:“为什么我不能去呢?”

 

江波涛安慰他:“你还太小,人类中还有很多坏人,脸皮厚,心又脏,我们怕你应付不来。”

 

魔法师在一旁道:“你别这样跟他说,他听不懂。”又跟蓝河说,“因为他们都装傻,你是真笨。”

 

大王子把他拉开:“你是不是就喜欢针对我们家人?”

 

魔法师恭敬地垂下他的大小眼:“王子,您怎么会这样想呢?”

 

喻文州气才顺下去,就听对面说:“我只是针对你。”

 

“……”

 


 

其实是王魔法师想打游戏,但是人类都太弱鸡了,跟不上他华丽的步伐,所以他就努力拽几个好友下水。

 

喻文州首当其冲。

 

但是他们也不能只打游戏,王杰希要定期给老国王汇报两个小王子的学习进度。只是人类世界也没什么好学的,王杰希只好给他俩一人一条红领巾:“你们就学雷锋,做好事,做的好事越多,这个小瓶子里的光就越多。”

 

江波涛愣了一会:“这叫学雷锋?这是在拍《双子星公主》吧?”

 

王杰希举起瓶子:“闪耀吧!星星小瓶!”

 

喻文州:“我们现在是普通人类的样子,不能用魔法,这样怎么做好事?最多把老奶奶在斑马线上拉来拉去。”

 

王杰希:“实在没有办法,你们就穿上这个裙子帮小孩。小孩要是问,你们就说自己是魔法少女。”

 

江波涛:“我的苍天,道具又改《守护甜心》了?”

 

喻文州:“你是不是在义乌小商品市场批发的?拿这能骗住谁?”

 

王杰希:“你别担心,这边的小孩比蓝河还傻,特好骗。”

 

“…………”



 

江波涛就在助人为乐中度过了他悲惨的童年。他顺利长到了18岁,在贺武出道,没多久又被方明华捡回了轮回。

 

报道的时候,方明华边走边跟他说:“请你来主要是和我们队长做搭档,你见了他就会知道,世界上真的有天才。”

 

会议室门一开,那发尾略长的大男孩听见声响,便匆匆忙忙站了起来。见到江波涛,手不是手,脚不是脚,一双桃花眼也不敢直视他,目光四处乱飘,羞涩非常。

 

方明华勾着他的肩:“还很帅,是不是?” 

 

江波涛点点头:“上帝真不公平。”

 

“也不全是,我们队长不会说话。”

 

“??”

 

“所以请你来代劳做翻译。”

 

“?????”

 

江波涛见对方一个半小时里只有点头和摇头,信以为真,回去便勤奋钻研手语,几天后就比划着和周泽楷说“队长早上好!”。周泽楷不知道对方在胡画什么符,只觉有趣,笑起来叫人心都化了。

 

江波涛受到鼓舞,回去更加刻苦。要说轮回这个战队有毒,谁进来都想吹周。大家一看楷皇对会手语的人笑,一时学习手语蔚然成风。喻文州借着战队学习的名义来看江波涛,发现整栋轮回大楼静如无人,大家排着队互相比划聊天。

 

他啧啧感慨:“邪教就是这样产生的。”又跟江波涛说,“我觉得你来久了,智商都有下降。”遂打了一下经过的周泽楷,周泽楷“哎呦!”一声,揉揉屁股,不明所以。江波涛大吃一惊:卧槽,原来会说话!回去自我反思:是啊,不会说话又不是听不见,我学手语干嘛??

 

至此轮回手语教不攻自破。

 

 

 

楷皇得万人宠爱是有原因的。他搞代言,经常有赞助商送来一箱箱的零食和饮料,最后这些全进了轮回众人的肚子。江波涛进来没多久,就捧着肚子走路,摇摇摆摆。后来又收到粉丝送的插画,一只肥嘟嘟的江企鹅套着轮回队服,憨态可掬,给他气得,把图贴在床头,日夜勉励自己减肥。

 

这天楷楷又被请去给水族馆剪彩,得了一堆水族馆的票。这群宅男于是商议着一块去转转,权当消食。

 

事到临头,方明华陪媳妇,杜明拉肚子,吴启睡懒觉,孙翔回老家,剩下一个吕泊远,捧着爆米花,一把一把往嘴里塞:“好副队……我下次一定陪你……今天我兄弟要请我吃饭……”

 

“还吃!你也不捏捏肚子上的肉!”

 

“副队啊,你知不知道幸福才使人肥胖。”

 

江波涛鼓起吃肥的腮帮子:“你要是来,我请你去米其林!”

 

吕泊远腾一下就站起来了,突然间收到周泽楷的眼刀,又唰一下摔在沙发上,演技浮夸:“哎呦哎呦脚崴了,崴了!”

 

周泽楷就这样,喜滋滋地拉着江波涛出门了。

 

 

天公不作美,今天飘起蒙蒙细雨。两个人在等红绿灯,突然脚边滚来个大苹果。

 

江波涛弯腰拾起来,身后跑来个小姑娘,看着在泥水里滚得脏兮兮的苹果,放声大哭。

 

周泽楷在一旁努力哄人,可除了帮人顺背再做不了什么。江波涛趁他不注意,口中一声“变!”,霎时间苹果干净光洁,一点尘泥不见。他把苹果还给小姑娘:“哥哥给你擦干净了,不要难过啦。”

 

小姑娘破涕为笑,非常有礼貌地鞠躬:“谢谢叔叔!”走了。

 

江波涛:…………你有本事就回来。

 

他们又走到一处小路口,正闲话着,突然听闻一阵“嘀嘀嘀”,喇叭声刺耳,眼见就要跟一辆电瓶车撞上。

 

周泽楷一把拽过江波涛护住,江波涛见他就要被撞,又是一句“偏!”,那电瓶车头猛然一歪,和周泽楷堪堪错过。

 

车主也是匆忙刹车:“册那,要死咧!走路不长眼喔!”

 

江波涛忙上来道歉:“对勿起对勿起,真对侬勿起!”

 

两个人送走了暴躁的车主,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来到了海洋馆。海底世界一片蔚蓝,光也换了色彩,处处都是旖旎与暧昧悄然滋长。

 

周泽楷不时偷看他一眼,再急忙垂下目光。嘴角还努力绷着不扬起来,耳尖早就通红一片。江波涛来了这里,恍惚仿佛回家,一点思乡愁绪涌起,目光四顾,竟没发现周泽楷偷偷勾起他的手。

 

周泽楷见对方没拒绝,定下心神,鼓起勇气:“我觉得……嗯……”

 

卧槽!正此时江波涛突然看见旁边一块玻璃裂了条细缝,鱼群都不安起来:“快、快喊人来!”“玻璃要碎了!天啊!”

 

周泽楷埋着头,小声喃喃:“你好像……有魔力……”

 

江波涛连忙抬起空着的一只手,动念心诀,按住那块玻璃,默默施法。

 

“每次和你在一块……”

 

陆续有水渗出,江波涛一急,口中念念有词,手上更加用力。

 

“我都……”

 

裂隙悄然隐去,玻璃渐渐复原,直至完好无缺的模样,江波涛顿时松了一口气。

 

“……特别开心。”

 

江波涛擦擦额头的汗:“嗯、嗯?队长不好意思,你刚刚说什么?”

 

周泽楷的勇气到此为止,这片未知领域他也是第一次涉足:“……没什么。”

 

五彩的热带鱼们在江波涛旁边游来游去:“谢谢你!作为回报,请一直往前走吧,七点会有海豚和海狮表演,早去有好座位哦。”

 

两个人到场馆的时候,还没什么人。这是今天临时追加的节目,还没有公开广播。

 

周泽楷很意外,又很惊喜:“你怎么知道?”

 

江波涛得意洋洋:“我有魔法哦!厉害不厉害?”

 

周泽楷点点头。江波涛怕真的暴露了,连忙打岔:“没什么魔法啦,是我刚刚听旁边人……”

 

“有的,”周泽楷突然说,“世上有魔法。”

 

江波涛闻言,抬头看他,忽然坠进一双瞳眸,深邃如海。心绪,喜欢,情意,悸动,如潮翻涌,如浪起伏,在海的边缘卷起浪花层层,几欲突破边界,满溢而出。

 

那些积年累月的触碰,指尖也噙着小心的试探。因为是心尖上独一无二的珍宝,所以万分小心,不容丝毫怠慢与亵渎。他真的变傻了,否则怎么读人心思数载,也没读出来那些藏在躲闪目光后的炽热。内敛的人的感情如此静默,又如此执着,不声不响,根系就在泥土下深埋万里,早已是不可撼动。

 

他又如何知道,“喜欢”就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魔法。给人突破万难的勇气,和坚硬无比的铠甲。

 

两人挑了个好位置。广播过后,游客乌泱泱燕雀一般来了。场馆的灯光渐次暗淡,如群星将舞台拱手于皎月,正中间的驯兽师指挥着海豚进行表演,人群中爆发出一阵阵欢呼。

 

气氛越发粘稠起来,江波涛小声问他:“假如真有魔法的话,我许愿能被听到吗?”

 

周泽楷点点头,江波涛更意外了,半是认真半玩笑地说:“那我想上台,和小海狮玩。”

 

这会正在挑幸运观众与海狮互动,身边不少人卯足了劲高举着手。周泽楷认真看他一会,忽而双目轻阖,手掌合十道:“神啊……请让江波涛和小海狮玩。”

 

他话音刚落,主持人就点了江波涛:“这位先生,您愿意上来吗?”

 

他满是惊讶与惊喜,不可置信地望着周泽楷,对方在他的注视中绽开了笑颜,像五月盛开的蔷薇。

 

江波涛凑在小海狮身边,嘴唇翕动,好似说了什么。他们互相抛着球,忽然那小海狮一顶,皮球划出条弧线,精准落在了周泽楷怀里。

 

两个人隔着舞台,遥遥相视对笑。

 

 

喻文州听他讲完这些,扶着话筒,问:“所以,你心动啦?”

 

江波涛一手攥着手机,一手揪枕头套:“我……我只是在想,我们这样不好吧?”

 

人妖殊途,谁知道周泽楷知晓他真实身份后会怎样呢?

 

“喜欢就试试,一辈子也没有多长,别让自己后悔。”喻文州抚着自己的鱼尾巴,“你看,我现在就过得很好。”

 

江波涛知道他哥有对象了,点点头:“对方听了也没有被吓到?”

 

“没有哦,我觉得他反倒还挺开心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喻文州说,“我是这样想的,我们还是要相信自己喜欢的人。你看我现在,偶尔还可以变回原样泡个澡,不知道有多舒服……”

 

江波涛羡慕极了,他就不敢在轮回变回鱼尾巴。又听对面喻文州要出浴了:

 

“少天,少天,帮我拿一下毛巾……你在看什么呢?不许藏,把手机给我,快点……这是什么,红烧鱼的三种做法?”

 

……江波涛静静挂了电话。

 

 

妖怪与人类的爱情故事进展得并不顺利。他的祖宗小美人鱼就是前车之鉴,江波涛满心念着,应当引以为戒。

 

他渐渐开始疏远周泽楷。周泽楷看在眼里,愁在眉梢,疼在心上。每日无精打采,蔷薇花都凋零了。轮回的队友们隐隐察觉到什么,却又没处劝。就这样到了第十赛季,兴欣势如破竹,一路杀到总决赛。

 

他们日日紧张备赛,正副队长尤其辛苦,通宵复盘是常有的事,这一日训练室内又是只剩他们两个,江波涛伸了个懒腰,听见全身骨头喀喀响,揉揉这里又揉揉那里,遂打趣道:“队长,你要不就许个愿得总冠军好了,我们也不用再这么辛苦。”

 

哪料周泽楷大力摇头:“不行。”

 

江波涛当他认真了,解释道:“开玩笑啦,我知道的,比赛一定要靠我们自己的努力……”

 

“就剩一个。”

 

“才有意义……嗯,一个?什么一个?”

 

“我有三次许愿,”周泽楷说,“已经用了两个,只有一个了。”

 

江波涛惊讶地嘴唇微张。

 

比赛自然要靠自己的实力才有意义,否则这样的奖杯拿回来有什么意思呢?只是在这层理由之上,他没想到还有一层:事业可以靠人的努力去达成,但世界上还有许多许多事,我们无法掌控,无可奈何,再努力都没用。周泽楷就想把愿望留着,留给一个自己走投无路时,又绝不愿放弃的事。

 

那之后轮回6.5秒惜败。周泽楷看着屏幕上的字,不可置信地一拳砸在键盘上。兴欣的队友们激动地拥着叶修,粉丝呼声震天,周泽楷就这样气势汹汹地去进行赛后握手,叶修两只手早没力气,被周泽楷抓起来大力地摇。

 

叶修看这小子一副要杀人的架势,陈果还没上来拦,就听周泽楷喊:“我没用大招!”

 

叶修:“……啊???”

 

周泽楷丢下他,就去找下一个苏沐橙握手:“我没用大招!”

 

苏沐橙:“嗯???”

 

他就这样“我没用大招!”的一路喊了下来,江波涛跟在后面忙不迭打岔:“哈哈,那个,新科冠军队,恭喜贺喜啊……”

 

赛后,周泽楷十分自责,一直和大家说:“对不起,都怪我。”

 

队友们不明就里,反而安慰起他来,只有江波涛懂他在说什么。

 

晚上回了宿舍,江波涛正想去开导他,有输有赢才是竞技,这就是比赛的魅力。哪料周泽楷的门没关严,他过去的时候,正赶上对方跪在床尾,喃喃低语:

 

“神啊……”他手上捧着张纸,正是粉丝给江波涛画的小企鹅,“请让他……不要离开我。”

 

那扇门隔开了光影,连带掩住了江波涛在门后轻捂着嘴,无声地湿了眼眶。

 

第二天轮回做东,请兴欣一游黄浦江。孙翔杜明他们讨论了一百零八种方法“如何不动声色地扎破救生衣”。谁知叶修一上船就把自己跟江波涛找根绳子绑一起:“听说副队长水性很好啊,大腿借我抱一下吧!”

 

扎救生衣不行了,大家转头讨论制造船难,大不了同归于尽。周泽楷肉眼可见的心情不佳,却又不是不高兴。他不时偷觑着江波涛,像是等待,又像是期许。明明两个人坐得那么近,江波涛却在他眼中读出了思念来。

 

两队队员没多久闹腾起来,众人玩得忘乎所以,便不再注意这边两个人的小动作。游船开得不快,清风徐徐,正是个好时候,把人心上阴霾一并拂去。

 

江波涛说:“一次两次的输赢没关系的,因为……我们未来还有很远的路要走。”

 

周泽楷点点头:“嗯。”

 

“我是说,嗯……”,江波涛说,“未来还有很远的路,但我会陪你一直走。”

 

周泽楷抬起眸来,瞳里闪有花火。

 

“不只是战队的事……还有,呃……人生也是……都会……”

 

再往下的话,他竟不太说得出口。脸皮发烫起来,又被火热目光紧紧注视着,思来想去,双手在身前比划,犹如舞动的蝶:“我喜欢你……”

 

他慢慢打着手语:“你……喜欢我吗?”

 

周泽楷抬起他下巴,在他眼前比划着:“我一直很喜欢你。”

 

“咦?”江波涛大惊,“不对,你,你怎么看得懂了?”

 

周泽楷吐吐舌头:“我就会这一个。”

 

在你打手语的第一天我就去学了这个,有备而来。

 

江波涛脸更红了。两个人的距离一寸寸减少,暧昧却一点点增加。日光修剪了缱绻爱侣的侧影,他们呼吸交叠,唇齿几欲偎依……

 

 

 

 

“哥!”突然,蓝河哗啦从船边冒出个脑袋,“你在这啊,叫我好找!唔唔唔!——”他还没说两句话,又被江波涛摁回水里:“卧槽,你怎么在这!”

 

蓝河挣开他,扒掉头发上的树叶和虾米:“我来看看你啊,好久没见你了……”

 

“我的好弟弟,哥求你,你赶紧回家!”江波涛差点跪下,“我跟你大哥都有对象了,你要是再出个什么意外,咱家就绝后了!”

 

“哥,你怎么这么狠心,我好不容易从大哥那过来看你,你就要赶我……”

 

“你从珠江游到了黄浦江?!”

 

“呦,小江,”江波涛背后突然响起个慵懒声音,“你跟谁说话呢?”

 

得,这下我们家真绝后了。

 

 

入夜,江波涛翻来覆去睡不着。周泽楷给他拍背:“认床?”

 

“不是……”他也不好讲,我家现在要绝后了,我压力很大。周泽楷在黑暗中眨眨眼,想了一会,在他眉心啄了一口。

 

这一吻像一针安定剂,不多时他便昏昏然坠入梦中。许是日有所思,梦里竟忆起童年往事。

 

那时他还刚来人间不久,某个月朗星疏的夜,他帮一家孩子寻找走失的奶猫。正抱住小猫从树上跳下,一个没站稳,骨碌碌在地上转了几圈。一抬头,脸边一双锃亮的小皮鞋。有一双手把他扶起,那小男孩有一双桃花眼,盛满天幕的疏星。

 

对方似乎也被这深夜的天外来客吓了一跳,扶起人后再不知道该干什么,手足无措。江波涛灵机一动,挽着裙子解释起来:“谢谢你帮助了我,善良的孩子!我是魔法少女,看,这是我的猫。”怀里橘猫听话叫了两声,男孩安下心来,摸摸猫下巴。

 

他们坐在一起说话,男孩问他:“你会魔法?”

 

江波涛拍着胸脯:“当然!为了感谢你帮我,我可以实现你的小愿望,你想要什么呢?”

 

他想,这个年纪的男孩无非喜欢些赛车玩具和游戏卡,这对他来说不是难事。

 

“我可以……”男孩揉揉鼻子,“许三个愿吗?”

 

“哦,这有点贪心……”对面睁大了水汪汪的眼睛,江波涛看着,又不忍心了,“但只要不是太过分,在我力所能及范围之内,我想还是可以的。”

 

对方开心极了,忙虔诚地合起双手:“今天,请让我先许一个……”

 

要什么呢?江波涛变了些卡片和零食,希望他会喜欢。

 

“请允许我未来……能与你再遇。”

 

 

 

 

 

 

 

 


评论(11)
热度(290)

© 晨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