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与爱·榴莲炖鸡

最近家中弥漫着一股熏人气味,害得叶修几乎不敢回去。他和蓝河走到家门口,大夏天里,两个人不约而同翻出了冬天用的口罩,鼓足勇气开门。

 

“呜呜呜——”蓝河简直要哭了,“连卧室的被子上都是味!”

 

叶修说话声闷在口罩后,含糊不清:“没那么严重吧?”继而打开冰箱,“要我说,咱们还是直接扔了。”

 

蓝河护住冰箱门:“不行!这是黄少寄来的!不准扔!”

 

前几日黄少天送来一大箱新鲜榴莲,可害惨了这两口子。叶修猜得不错,这是喻文州的主意,原想让他被罚跪的同时再感受一下水果之王的威力,不料误伤了友军。

 

喻文州微信上给蓝河发来语音,十分意外:“真对不起,我们不知道你也不爱吃这个,原本想着广州人都会吃一点。”(请会说粤语的同学脑内自行替换这句话)

 

蓝河这个假广东人,自己又搭上一点苹果桃子,这两天正忙着给好友近邻分水果。殊不知祸端自此而起。把榴莲带去给同事的第二天,自己就上了公司的黑名单。诸多反榴莲人士组成联盟,同仇敌忾,势要驱逐这个“隔着三层楼都能闻见生化武器味”的异党分子,受到蓝河带来的榴莲福泽的同事同样奋起反击,力争为蓝河和榴莲博回地位。两方势同水火,战争几趋白热,午休时蓝河躲来叶修的办公室,苦不堪言。

 

“榴莲党现在在发榴莲皮做的头盔,”蓝河抛给叶修,“他们也给了我一个!”

 

叶修有如接到Zhadan,马上反手抛回给蓝河,“你别给我啊!赶紧扔了!”

 

“我不敢!他们现在当我是自己人!”蓝河欲哭无泪,“我真是……里外不是人!”

 

两个人抱着腿缩在一起,不懂情况为何会走到如此境地。榴莲皮?做头盔?外面的世界何等恐怖,至此可见一斑。

 

家里更糟。黄少送来的榴莲太多,他往公司才带了一次,就不敢再带第二次,邻居分完,还剩不少,前几天给江波涛打了电话,那边说轮回刚买了好几箱在分,暂时吃不下了。

 

“唉……”蓝河看着榴莲,连连叹气,“唉……”

 

“必须扔了,就今天。”叶修抱着箱子就要往外走,蓝河死命拖住。他手机响了起来,勉强腾出一只手接起,被叶修拖着往外走。

 

(请会说粤语的同学脑内用粤语替换掉下列对话)

 

“喻队啊?”

 

“嗯,我想起来,叶队不是胃不好吗?不如拿榴莲给他炖只鸡。”

 

“咦,”蓝河很困惑,“榴莲炖鸡不是治月经不调的吗?”

 

喻文州难得被他一噎,差点忘了接下来的台词:

 

“……我觉得,总归是药膳,吃了对身体好些,”喻文州又补充道,“而且煮完后,榴莲味很浅,你们可以尝一尝,很好吃的。”

 

蓝河怀抱着一种对蓝雨队长盲目的信任,照着对方给的菜谱开始下厨。把整鸡剁块洗净,泡上核桃红枣,最后戴好口罩,一副壮烈就义的表情,准备处理榴莲。

 

叶修在旁边,都快看不下去了:“你真的觉得……这个东西做出来的菜……我们能吃吗?”

 

“喻队说了,这个做完后没什么榴莲味……”

 

做完后当然没什么榴莲味,味道早在做的时候就充溢满屋。食材加上葱姜下锅煲汤,每多煮上一会,两个人就多受一份罪。

 

叶修最先举白旗,拉着他出门去轧马路。轧到一半,到了饭点,街上都是美食香气。两人有家不能回,有饭不能做,一时心里比吃黄连还苦。蓝河破天荒准了在外就餐,可见也是被逼到绝路。

 

他们选了家意大利餐馆,要了点沙拉和三明治。叶修看着蓝河,小男朋友正拿勺子慢慢喝着牛尾清汤。天幕暗下来,餐馆内没开灯,却四处点上了精致香蜡,烛火曳曳,宛若星光。

 

叶修忽然感谢起黄少天来,他弄拙成巧,反成就了一桌烛光晚宴:“你还记不记得……我们纪念日什么时候?”

 

蓝河看他一眼,差点笑场,睁着眼睛说瞎话:“不记得。这么多年了,记那个干嘛。”

 

“哦……”叶修托着下巴,若有所思,“不记得就算了……那我在巴黎买的那个包……”

 

“噗!那个包是给我的?你什么审美?”

 

“你能好到哪里去?”

 

“机械腕表,带万年历和三问!”说完还没得意一会,忽然发现自己暴露了,赶紧把脸埋起来。

 

叶修笑起来:“我不怎么戴机械表,沉,影响游戏操作。”自己说完才反应过来,“哦,你故意的是吧?蓝雨派来的小间谍?”

 

蓝河又被戳穿了,赶紧给叶修喂了几块三明治,顺便转移他的注意力:“那今天算过完纪念日了吗?”

 

“那怎么行,明天再好好庆祝一下。”叶修一边享受着投喂,一边问:“今年想去哪玩?”

 

“我们回北京吧?咱爸说叶秋新交了个女朋友,好像能成,意思叫我们回去一块看看。”

 

今年的假期有了着落,叶修咂咂嘴:“可以回去喝豆汁了。”

 

蓝河扶着额头,似是想起什么难忘经历:“那玩意比榴莲还恐怖。”

 

“你不懂豆汁的美,我能理解,习惯习惯就好。”

 

“也欢迎你来习惯螺蛳粉。”

 

“腐乳。”

 

“鱼腥草。”

 

“纳豆。”

 

“霉千张!”

 

“臭豆腐!”

 

“徽州的臭鳜鱼!”蓝河差点拍桌而起,“我下次一定要让你吃那道菜!”

 

这么互相威胁了一通,也算是给彼此壮胆。回到家还没开门,就觉榴莲味都能顺着门缝溢出来。邻居正好下楼散步,夫妇俩带着女儿,仔细劝他们:“有话好好商量,别这样动手,何苦呢?都是要一块过日子的。”他们俩解释半天:“不是想不开才煮这个。”炉子定时关火,到家揭开锅盖一看,汤汁奶白,“香气四溢”,蓝河赶紧给叶修盛出一碗,又啪一下扣紧锅盖。

 

“你喝吧,”他捏着鼻子,把汤碗搁在叶修面前,“好歹是给你做的。”

 

叶修赶紧捂着肚子:“我吃太撑了,不能再喝汤,喝汤胃痛。”

 

“这个就是给你补身体的,你体虚。”

 

“我体虚不体虚你不清楚?再说食材你偶像送的,菜谱是你们队长说的,你就这么嫌弃?”

 

蓝河说什么也不能被怀疑对蓝雨的忠诚,叫这激将法一激,自己端起碗,大有古代诸侯饮牲血以示忠诚的气魄。没喝两口,一捂嘴,赶紧跑去洗手间。

 

最后那一锅汤盛进保温罐收好,预备送给江波涛。蓝河漱了无数遍口,终于叫这一箱榴莲折腾得筋疲力尽,才躺到床上,就沉沉睡去。

 

叶修在书房里处理邮件,瞥见苏沐橙的头像一亮,两个人聊了一阵,定好下个月回杭州的日子,接着他看了眼时间,就和苏沐橙道别下线。

 

他抱着一个白绒布包裹,蹑手蹑脚上床。小男朋友呼吸匀和,叶修将礼物轻轻放在他枕边,秒针滴滴答答,走到了十二点,叶修在他眉心处落下一吻:

 

“两周年快乐。”

 

他揽过蓝河,正要躺下,忽然感觉枕头底下有什么东西硌着,摸出来一看,是个黑缎面的盒子。抬头时,刚好对上蓝河睁开的眼睛:

 

“两周年快乐。”

 

 

 

 

(7月13号,就是今天,老叶退役的日子)

 

 

 

后记:

 

 

 

战队放暑假,江波涛和周泽楷在家美美躺了两天,这日被一份同城快递叫醒。

 

蓝河接到微信消息的时候,正在擦头发,手上有水,划了几下屏幕还没解锁,只见江波涛的微信消息唰唰唰就飞了满屏:

 

“太好喝了!我从没喝过这么好喝的汤!!!”

 

“我和小周差点把碗都喝掉了!”

 

“味道正,鸡肉又嫩,汤也特别香!!”

 

“谢谢!真不知道怎么夸你!”

 

“你不去开饭店真是太可惜了!你要是开,我一定去给你端盘子!”

 

蓝河这才明白,什么叫甲之蜜糖乙之砒霜,看着对方喜欢,自己也感觉特别开心。正要回消息,却见对方又来一条:

 

“我也不知道给你买什么,就订了几包榴莲酥还有两块榴莲千层,都是我和小周常吃的牌子,特别好吃,请你们尝尝!”

 

江波涛正要再说两句,突然间屏幕上多了一行字:

 

“您还不是对方的微信好友,快添加对方开始聊天吧!”

 

 

 

 

 

 

 

诚求一位精通粤语的妹子帮忙翻译(乖巧)(乖巧)

 

 

 

 

 

 

 

 


评论(31)
热度(240)

© 晨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