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喻】与爱·蔓越莓果冻气泡水

喻文州热得头晕眼花,视野里一片重影,还恍惚看见心心念念的男朋友走过来。

 

他拿手背擦了一下额头:我可能是中暑出了幻觉……等听到一连串“哎呦怎么还在这大太阳底下站着呢也不知道回去等我”,被盛夏炎光烤化的大脑才缓缓运转起来:竟真的是黄少天。

 

“热傻了没?我看看,怎么出这么多汗,主办方呢!我要投诉!一点避暑的准备都不会做吗?”

 

一旁的工作人员把喻文州扶到他怀里,黄少天变出来一瓶冰镇的矿泉水:“家里没冰袋再说有冰袋我拿过来也都不凉了,唉你别喝啊现在不是叫你喝的,这么凉你又喝坏肚子怎么办,先放脖子底下冰一冰,唉算了还是我来吧……”

 

喻文州嘴唇翕动,想跟他说不要怪主办方,嘴张了半晌,却只顾得上喘气。中暑让他恶心反胃,头重脚轻。黄少天那边打过招呼,就要带他回家,揽着人腰没走两步,只见喻文州脚步虚浮,浑身乏力,干脆一句“来揽着我脖子”,把人打横抱起来往停车场那走。

 

身后不少荣耀同行,关系熟点的“呦!——”起来,还有些小姑娘看着他俩叽叽喳喳,面红耳赤,黄少天脚步快,语速也不慢:“嘿还起哄了不是,都回去自己检讨一下是不是工作失职,弄得联盟分部部长大夏天体力不支,小心我在冯主席那参你们一本!”

 

回到车上就好了很多,车内毕竟有冷气。黄少天把他抱到后座,但是喻文州勾着他脖子不撒手。

 

黄少天凑到他耳边哄:“撒娇选错地方了啊,这停车场可收费呢,别一会我把你装备扒了,咱俩今天就把年薪都交代在这。”

 

喻文州艰难插话:“我想坐前面……”

 

“哦,那你可用力想想吧,”黄少天把他安顿好,“前面空调太凉,再说后座你躺着还能歇一会。”

 

回到家的时候,喻文州已经恢复了一半气力。虽然头还是晕,但仍想着要去冲澡。黄少天拗不过他,给他调了水温,叮嘱半天“不许冲凉水!”,就钻进厨房,不知在忙活什么。

 

喻文州出来的时候,草草套上睡衣,觉得室内还是不够凉快,在屋子里寻摸了半天空调遥控器,连个影都不见。

 

他只得回厨房问黄少天:“遥控器呢?”

 

“藏起来了,就怕你直接调到22度站底下好一通吹。”黄少天一脸“被我识破了吧!”的模样,“回去躺着,就躺床正中间,空调风向我都定上了,你做梦都别想吹着。”

 

喻文州眨眨眼睛,隐约觉得对方今天有点生气。自我检讨一番,他可能是气自己中暑都不知道休息。

 

遂把手背在身后,装作乖巧模样:“我以后都不这样了。”

 

黄少天手上还在忙,听见他这话,半气半笑地回头嗔怪:“人精!回回拿这些台词糊弄我,总归我说话你也左耳进右耳出!”

 

“字数太多,我捡不到重点……”

 

“唉唉唉,服软才到一半,狐狸尾巴又出来了是不是?怪起我来了还?反正我以后也不唠叨你,你想怎么着怎么着吧!”

 

一听这话,就是有台阶下了,喻文州倚在他旁边,给人顺气:“知道你关心我。”

 

“哦那可不好说,没准我是贪图喻总裁家财万贯呢!”

 

喻文州抚一抚刘海:“贪图我貌比潘安。”

 

黄少天被他逗笑,那点心疼而产生的闷气早抛去九霄云外。喻文州这才注意到他在做些什么:“饮料?”

 

“冷饮,一会端去床上给你喝。”

 

黄少天念叨着“幸好是昨晚有做果冻”,手上把紫红色的果冻捣碎,从冰箱里取了雪碧做的冰块,拿搅拌机打碎成冰沙,和果冻一起铺在杯底。接着打开一罐苏打水缓缓倒入,最后怕喻文州觉得不够甜,稍加了点蜂蜜。

 

就此时,烤箱“叮咚”一声,黄少天把烤盘取出来。喻文州在他身后张望半天,不得见是何种美食,只闻空气中罗勒和蒜香味扑鼻。黄少天把他赶到房间里去,没一会端着盘子过来了,竟是烤蛤蜊。

 

“歇一会吧,”黄少天伸手探探他额头,“嗯,好多了。”

 

他就会在某些时候话很少,譬如现在,撑着下巴,看喻文州喝饮料。一张俊脸本就清瘦,这会又因为吸饮料而颊侧凹下一点。那边一口气喝掉大半杯,才满足地看他一眼。

 

黄少天笑着问他:“好喝吗?”

 

怎么能不好喝。果冻酸甜,雪碧冰凉,气泡水爽口,这一杯下去,五脏六腑蒸腾的热气方才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那种凉意沁人而熨帖,想来竟和黄少天夜里偶尔落在他颈后的凉吻有八分相似。

 

喻文州咂咂嘴:“有一点葡萄酒味?”

 

“嗯,果冻是蔓越莓汁做的,我又往里面加了一点Sangria。喝完了好好睡一觉。”又把盘子推到他面前,“配点这个,我怕你胃里空,稍微做了点轻食。”

 

蛤蜊上涂了黄油和一点芝士碎,烤到表面金黄,油声滋滋,出炉后加了现磨的胡椒和一点粗盐。喻文州吸上一口,只觉肉质嫩滑,鲜美至极。

 

自己嘴馋,也是这小菜实在叫人筷不能停,吃了好几只,才想起来孝敬掌勺的。

 

黄少天就着他的手吃了一只,自己点点头故作谦虚:“味道还行。”其实得意万分,“唉,明天荣耀日报就是百万人气主播匆匆下线为哪般。哇你都不知道,我下播的时候弹幕看我这么急,还以为咱家着火了。”又道,“都说广东人疼老婆,我看名不虚传。”

 

喻文州被他占了嘴上便宜,恼也不恼,只因口中心上都被柔情喂饱,乐还来不及。

 

吃饱喝足抹净嘴,黄少天看他面色渐渐恢复如常,这才把空调温度又往下调了一点。两个人在床上腻歪,黄少天吻着吻着,手不安分起来,摸进他睡衣底下掐揉,气息也不太稳:“你下午就不用过去了吧?”

 

喻文州故意激他:“去吧?我不在是不是不太好。”

 

黄少天把他翻了个身,打开抽屉拿润滑剂:“行,你逼我的,今天非得到你走不了路。”

 

喻文州把脸埋在枕头里,有闷闷笑声,隐隐传来。

 

 

 

上午的时候,工作人员见他面色发白,仍坚持工作,纷纷劝他去后台喝水休息,喻文州忙得脚不沾地,还抽空回应一句:“没事的,我有后援。”

 

想来,也算是有恃无恐了。

 

 

 



 

大半夜睡不着,为黄喻激情码字,添砖加瓦。本来想做个冰淇淋红茶或者mojito,又怕文州中暑了喝着太腻,又不想他喝酒味太重的,最后选了这个比较light的饮料。

 

喝完了,和烦烦好好睡一觉吧~

 

征集一下,能为黄喻做什么菜,我目前在写的有一个芝士烤排骨来着

 

 

 


评论(18)
热度(284)

© 晨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