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炉美酒

何处惹尘埃

©寒炉美酒
Powered by LOFTER
 

叶蓝推文 带链接(纯个人喜好)

时逢寒冬,开仓放储粮。希望大家都能平安冬眠,什么时候开春了,继续努力搞生产。

 

以下这些全是个人心头好,不代表大众口味。有些有名的,有些不大出名的,在我眼里都一样璀璨并令人心动。也有更多或热度爆表或有口皆碑的,鉴于大家都知道,就不放进来了。而且我的审美往往偏离主流,如果你和我一样,喜欢精致,注重余韵,比之故事本身,更注重故事如何被演绎,那我想这些推荐会很适合你。

 

希望大家也能在评论下推一推,最好是不太出名的文,比如古早的或者热度不高的,因为但凡有名一点的我都看过了~

 

我会保持更新,看到好的还会继续加进来,比心

 

 

 

 

 

短篇

 

 

01.

 

“他们把苏家妹子支开,问我,留下手,还是脚,还是舌头。”

“好狠呐。没法儿,我就说,这双眼睛给你们吧。”

 

——梦也何曾到谢桥《共苦》http://teawell.lofter.com/post/1ecec458_1004b728

 

太太写过几个武侠背景的,都非常古龙。断句行文和背景刻画,都满是古龙的味道。其他短篇也都很精彩,描写细致却不冗余,故事都很有韵味。

 

说来说去还是古龙哈哈~

 

 

 

02.

 

那地方离贫民区很近,地段不太好,有点乱,叶修猜测这一定不是他真正的住处,多半是为了配合这个假身份而置办的,也就没抱太大希望,没想到一进门就吓了一跳。

屋子里打扫得干净整洁,虽然房子很旧了,墙壁上难免有些污渍,但地板和家具上都一尘不染,生活物资一应俱全,真就像个过日子的地方。阳台上还养了十来盆花草,其中一盆常春藤生长得太过茂盛,几乎要爬出窗子去。

蓝河在厨房忙活的时候叶修就在屋子里四下转悠,明明是很小的房子,他却看了很久。窗帘与墙纸都是精心挑选过的搭配色,书架上书本摆得半满,还有些奇奇怪怪的工艺品,书桌上摆着一只翡翠色花瓶斜插着一枝白蔷薇,最后在床头柜上看到一个相框。

后来他觉得自己是不应该拿起那个相框的。这世上的机缘大多出于偶然,就像在溪水中淘金,谁也不知道这一把泥沙盛起来,究竟会是惊喜还是失望。

可那时他一时好奇心起,就看到了那张照片。

 

——太阳照在绿墙山《雀与蝉》http://greenwall.lofter.com/post/11a666_1986086

 

 

压箱底的珍宝也被我翻出来了,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喊了起来)

 

 

 

03.

 

我站在洗手间门口,搓着条裤子走过来,又走过去,反复几次后终于下定决心清清嗓子,“咳……那什么,俊朗……兄弟……”果然直接叫哥还是有难度,我之前真有这么叫过吗?别是被忽悠的吧?

“嗯,什么?”厕所里的人丝毫没有出来的迹象,这大号还挺长的。

我清了清嗓子。“……抱歉啊,我刚才一直都在想自己的事情,没太在意别的,其实吧,……你是不是,”一咬牙,干脆点,“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是啊,”俊朗哥一边扯厕纸一边回答,语调坦然,“一直都很喜欢的。”

“这个吧,你也知道,我……”毕竟俊朗哥人还不错,又尽心帮我,我不太想伤人。

他沉默了一下,隔了半晌,很严肃很深情地说:“没关系啊,我可以等。预约取个号,要是这一段真结束了,我希望我还能排下一个。”

 

——皇飞雪《凡人侦探》http://huangflysnow.lofter.com/post/271df4_68cb2bd

 

 

非常优秀的短篇,大概是我今年看到的最好的短篇,结构完整行文流畅,留白到位也十分切题,力推。

 

 

 

04.

 

向着坠落的飞艇奔去的,不只是他,还有手持重型武器、离得更近的清道夫们。叶修在紧急关头仍然完成了迫降——机体没有坠损的迹象,但在清道夫们靠近的一刻,却仿佛变成定时炸弹似的、在绝佳的时机里陡然爆破。

蓝河趁着机会冲上去,在弥漫的浓烟中寻找那个人的踪影。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笨蛋,那时候听我的,现在你已经飞出十光年外了;为什么要回来,为什么你就笃定你的他就在这里呢?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义体人,每天挣的钱够买十罐义体人专用的营养剂,攒一个月的话能够完成一次义体维护。没有战斗技能,没有武器专精,最喜欢的事是坐在自家的屋顶上看星星,想从里面看见哪一颗上面有你。想过点普通的日子,即使不像电影里那样爱得轰轰烈烈也没关系。

为什么我非要做回许博远呢。

 

——皇飞雪《钻石裂痕》http://huangflysnow.lofter.com/post/271df4_16a2049

 

 

 

隐约记得,我看到这一段的时候好像哭了?平凡人站在抉择路口,明知身如蝼蚁命若草芥,却依然不愿低头。一边心底淌泪,一边沐浴战火,这种挣扎和转变特别打动我。

 

我们每个人都是俗世间一粒凡尘,或许也曾因某事被推上风口浪尖,也曾困惑,也曾迷惘,也曾进退失据,左右为难,但最终都要下定决心,走向选择的路。然后任时光磨砺成另一幅模样,在一次次困苦后新生。平凡但不平庸,渺小却伟大,这就是我特别欣赏的地方。

 

 

 

05.

 

 蓝河说你叫我一声大神。

    叶修笑,“大神,我能和你谈恋爱吗?分手互剪账号卡那种。”

    我去,蓝河心想太狠了,这是天长地久有时尽的节奏啊,他沉痛地点了点头。

 

——砎生《SweetnessSadness》http://yan51.lofter.com/post/4274f4_1c5c54246

 

 

 

 

06.

 

“真哒,那我们无敌啦。”叶修趁着众人组队去训练的功夫搭着蓝河的肩膀:“我已经能看到胜利的曙光了!”

蓝河语气生硬,把他胳膊推开:“我不喜欢曙光。”

“城里人真难相处,对比喻句都这么苛刻。”叶修叹气:“在我们山里……”

听闻这句,蓝河一下联想到昨天跟系舟的对话,连忙问他:“你说你来自山里,那知道豁口山上有座古堡吗?”

“哈?”叶修用一种看弱智的目光瞅着蓝河:“你没问题吗,山上的房子都叫农家乐,不然就市委儿子盖的违章建筑小别墅,再不然是迪士尼乐园分割的地皮,古堡算什么。”

蓝河一下傻眼:“你不是跟不上时代吗!凭什么那么懂啊?!”

 

“因为我是伶俐又聪明的双子座啊。”

 

——狂风骤歇/撞羽朝颜《你好大魔王》http://lidazhuang.lofter.com/post/156b4f_18444f2

 

 

非常欢脱,非常逗乐,作者主页的其他长短篇也都很好看,还有一个长篇《不周山》,知道的人也很多,不多介绍了。

 

 

 

 

 

长篇已完结

 

 

07.

 

荣耀里,蓝溪阁和兴欣还是在野图打得难舍难分,每次叶修都能准确的在人堆里找到蓝河,然后开着麦说,看见那个穿得很漂亮的剑客没,去把他嘲过来!

说好的低调和保密呢!

于是蓝河把野图的活儿交给了别人,自己专心带副本。

再于是,蓝溪阁副本一团就在这几个月里习惯了这样的节奏,副本开荒到了深夜,经常就能听见蓝河那边会有敲门声响起来。

然后蓝河说他去开门。

接着过了一小会,蓝桥春雪就会蹦跶两下,然后副本里响起一个懒洋洋的声音“换强力指挥了啊,大家给力点儿过了我们也睡了。”

“大神,我们团长呢!”

“他去睡了啊。”叶修回答。

“我是给你煮宵夜了好吗!谁说要吃面的!”

“小蓝,我开着麦呢。”

“…………………………”

 

——专门写ABO的地方《叶蓝双花ABO》http://fanzhengnibuzhidao.lofter.com/

 

 

 


这是我一直说不出到底哪里写得好,但就是很喜欢的长篇,大概也是入坑以来最喜欢的长篇。(最喜欢的短篇已经被屏掉了,所以上面没有推荐(好惨!)

 

 

 

08.

 

那人笑道:“恰才我要去看热闹,你嫌不用我费心;这会儿却是要雇船么?”他说罢倒也不为难,只是一只手掌平摊在蓝河眼前。“公事公办,那也好说,再加二钱银子罢。”

蓝河觉得自己一定无形中受了内伤,此刻胸口气郁,仿佛要呕出口血。

“……晚辈来的匆忙,没有多带银两……”

“那也不妨,赊账便是,”那人说道,言下倒是丝毫不怕赖账,他掉开船头朝着岸边过去,突然想到一事,便道:“对了,蓝溪阁中,我记得那些稀有物事,倒是一样不缺。”他掸了蓝河一眼,笑道,“不若这样——我也不要你银两,赤影狂刀,四十个沙蚕丝,琥珀晶石——这些蓝溪阁付得起吧?”

“你——”蓝河瞪大了眼,后面的话还没出口,腰间被长臂一揽,整个人已然倏地被带到了空中。碧波一踏,长伞微撑,两人身形已荡过低山,借枝凭力,又倏地飞过矮丛。蓝河惶然四顾,想去看那艘小舟去了哪里,却只看见碧波之上,一片孤叶似的,轻巧便不见了。

“……你……你想怎样?……?!……”这一路被提着飞过,看似轻鸿掠水,实则刺激过头,试想半空中只要一个松劲,现在他说不定已经在湖底喂鱼;蓝河惊魂未定,眼下分明脚已落地,却还捉着那人衣襟,不敢松手;此刻方觉尴尬,急忙顺势揪住了,要问道一个明白。

那人却乐得自在,伸手又折了一片青叶,叼在嘴上。

“雇船不如雇我。”

 

 

——皇飞雪《半缘》http://huangflysnow.lofter.com/post/271df4_93d721

 

 

是叶蓝伞修,不过伞修提及不多。“雇船不如雇我”这一句,我们老叶真是又帅又撩。上面我说梦也何曾到谢桥太太很古龙,这篇是典型的很金庸!中间还有几段参禅偈语等,以及标题和替他各种细节,能看出来受金庸武侠的影响非常大,喜欢的人会很喜欢。

 

 

 

09.

 

叶修跟蓝河想得都快,一个叫椰汁,一个叫气泡蓝柑。

叶修密聊他:“你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你跟蓝雨有关系啊。”

蓝河赶紧退了角色改过来名字:“蒂兰圣雪。”

再登录。

叶修挑刺:“这是个品牌啊,不是吃的。”

蓝河又赶紧退了改:“小春卷儿。”

再登录。

叶修:“真好,你ID完形填空就剩下一个字没让人知道了。”

蓝河气坏了,随手改了个“酸奶盖”不动了。

 

——食尸鬼《费列罗》http://quanzhi-alllan.lofter.com/post/309a74_eaf8050

 

 

我从头爆笑到尾,而且因为当时是在床上半躺着看的,还险些呛到咳死过去……室友不知发生了什么,推门进来时我正涕泗横流,还以为我疯了……

 

 

 

10.

 

自从见到了偶像黄少天之后,蓝河的心态也有所改变了。或者说是看破红尘,破罐破摔了。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我蓝河如果能死在工作岗位上,应该也能追授一个烈士称号吧。

“想什么呢小蓝,吃肉啊。”叶修正坐在他对面,就着京酱肉丝大口从饭盆里扒拉米饭。

简陋的乘务员餐厅又闷又热,蓝河喝了几口菜汤就觉得饱了,在叶修的催促下才又吃了几口木须肉。

“下午说不定还有硬仗要打,你不多吃点怎么行。”

“哪来的硬仗啊,你跟人约架了?”蓝河惊疑不定。

“没啊。”叶修喝了一大口汤,然后擦擦嘴说,“但那句口号是怎么说的来着?‘时刻准备着!’”说完打了一个响嗝,一股葱味扑了蓝河一脸。

 

——咖啡牛奶《速度与激情之暴走公交》http://f-cluster.lofter.com/post/258c54_157873a

 

这篇一推一个准,没一个看了不笑的。我真的很喜欢搞笑文!(可是不会写)还有相声!(也不会写ORZ)老叶开公交被说遮影步那里,我大概整整笑了三个月。

 

 

 

 

长篇未完结(全是坑)

 

 

 

11.

 

篮板被抢下,一击长传球落到许博远手里,叶修也算是被迫只盯许博远一个人,就在这么点眨眼的时间里,他来不及反应许博远的动作却看见那张熟悉的脸上泛起浅浅的酒窝,眉毛和嘴角轻轻弯了起来,一张势在必得的笑脸从眼前一晃而过,一个假动作后运球转身从他身旁突破,稳稳起跳投篮。

 

球落下时他们的肩膀擦在一起,耳边有略带急促的呼吸声和一句只有他才听得见的话,你也有不太擅长的事嘛。

 

——俺CJ如白纸《蓝图》http://ancjrubaizhi.lofter.com/post/1ee8ffca_ee818ec6

 

 

这一篇太少年了,中间很多关于学生时代的描写都特别真实,以致格外鲜活生动。记得当初正闹饥荒的时候看到这一篇,我高兴得发微博庆贺,简直喜极而泣(??)。

 

文里的远仔很有校园小霸王的feel,(我其实很喜欢酷哥许博远),包括这一段撞肩,那种不驯且激昂,少年热血意气风发,几乎跃然纸上。

 

 

12.

 

燕草如碧丝,秦桑低绿枝。这是第二十五个年头,早春的枝桠自窗沿探出,旋开几朵要绽不绽的迎春花。

蓝河垂眼看着身边人,目光所及是星目朗眉。

叶修痞则痞矣,不说不笑就是别种风情,眼载思量,飘逸里藏着根骨,与二十年前那个小崽子大相径庭。

姓叶的真是骗子,一晃眼已长成这副模样。白驹过隙不过弹指一瞬,天地岁月尽在此间。

 

——倾斜角《春归客》http://liquorline.lofter.com/post/2f55c3_104cb1e4

 

 

 

填坑是不可能会填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填的.jpg

 

我本人反正已完全放弃,大家看看就好,千万别掉进去,这样的爱,没有未来……

 

 

 

13.

 

“蓝河”冷冷地看着,扯着不知是谁的外套瑟瑟发抖,五分钟后,他慢慢爬过去,从别人的脖子里拔出沾满鲜血的小刀,割开腿上的绑带,扔了,然后挪动着冷得不行的四肢把他们的尸体一个个推下海,虽然用尽力气,但重物落海的声音是如此悦耳。

他看了看四周往回走,经过白色密封箱时,忍不住踹了一脚门,发出一记重响。

 

现在他终于自由了,冬海猖獗,温度残酷,他嗅得是满口的清醒与激动,目不能视口不能说的日子结束了,他内中充满想要报复的狂热冲动。这个扭曲的国体,腐败的政体,各地独裁横行霸道,世界已经疯了,他不介意做个更疯的人。

 

可是太冷了,他不该多日来选择绝食,曾经参军时的好底子被折磨没了。离开恒温室后身上一丝热气也无,迈不开步子,突然右膝盖关节咯吱一响,他猛地跪在地上……海岸线倾斜倒下。

“海边,应该有海鸥的……”

 

——食尸鬼《摩卡星冰乐》http://quanzhi-alllan.lofter.com/post/309a74_10e77ff3

 

 

剧情是好剧情,就是人不写了你说你有什么办法(。点进食尸鬼主页,大家可以发现更多好玩的脑洞和欢脱的行文。但是作者一旦严肃起来,也比谁都认真。太太是典型的披羊皮写手,一边诙谐一边戏谑,一边借故事阐述自己对世界的看法。还是那句话,喜欢的人会很喜欢。

 

 

 

 

14.

 

蓝河看后视镜的时候瞟到他摸出一包不知名的乡镇香烟,怕过滤做的不好,焦油重。他缓缓在路边停下,倾过身子到副驾给他找烟,横在叶修怀中,叶修低下头,伸出舌头咬了一束蓝河的发在嘴中,和小时候一样的味道。

    蓝河多年没有换过洗发产品,对什么事都专一又忠诚,有一种坚韧的魅力,容易叫你一见钟情,也念念不忘。

 

——砎生《这种爱情》http://yan51.lofter.com/post/4274f4_fe61c33

 

 

我最初看这一篇的时候,它热度可能50也不到。这两年我中间换号了重新点推荐,大号小号都点推荐,还有的时候,把推荐取消掉再重新点……非常努力地在推了,到现在这样……不过热度也还不能算高。有时也感慨,审美与喜好真是很私人的事,像挑香水,商场里琳琅满目可能只令你头晕目眩,某天咖啡厅的转角,却偶然邂逅到令人怦然心动的味道。

 

我还是想把它列在推荐里,我放在这里的全是很喜欢的,所以如果有大家不喜欢的,也请不要来我面前批评它……感谢!

 

这篇我点了开放转载, 想要转的朋友不必问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