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仿生蓝河会梦见电动玩具吗(1-4)

我流哨向,不要计较设定

 

几句话的喻黄喻,周江


试试分开发还屏不屏

 

1.

 

晨光杳杳,秋照熹微。街道趋近苏醒,市声微沸,然而这些都与叶修无关。不透光窗帘与隔音玻璃组成他与热闹世界间的壁垒,他躲在城堡深处,睡美人一样继续着长眠。

 

除非是拯救世界的大事,否则出完任务后的第二天谁都不许找他,这是联盟内部不成文的小规定。多年来不靠向导纾解而只是自己硬抗,他比别人更需要优良的休息。早八点一到,生物钟准时叫醒了他。他揉揉惺忪睡眼,看清了墙上的电子表,心里盘算,还能再睡一天。正欲阖眼再眠,楼下忽然响起了门铃声。

 

这会没发消息而找上门的几乎只能是一个人。他登时清醒了,全身的疲乏仿佛随着下床一扫而空,急得连鞋都没穿,踩在被机器人打扫得光可鉴人的地板上,匆匆跑去玄关。

 

门外站着的是个男孩。对方手上还提着行李箱,看到他凌乱睡衣,一脸慌张:“对不起,我是不是吵醒你了?我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虹膜一直扫不开……”

 

“没有的事,我刚醒,”叶修很自然地接过他的行李,“进来吧。”

 

 一个可以不看的外链 

 

2.

 

男孩刚来时可没有这么放的开。彼时两人一个不情,一个不愿,然而现在回想起那年那日的光景,却又与今朝今时分外相似。

 

某次出完任务的早晨,叶修正独自酣眠,蓦得被楼下门铃声唤醒。叮咚叮咚,按一下,停一会,又按了一下。就这么响了三次,便没了动静。

 

叶修心里打量,许是什么快递。他对工作人员感到抱歉,但是身体状况实在是容不得他起床。翻身就要再会周公,心中却不知怎的霎时清醒了。他以为是对快递小哥白跑一趟心存愧疚,辗转片刻,还是决定下楼开门。

 

哪知,他刚一打开门,就碰见正欲偷跑的小鬼。男孩看到门竟开了,又灰头土脸地溜回来,声音恹恹的:“您好,1214号仿生人蓝河前来报道,请问有什么我能为您服务的吗?”

 

面前的仿生人绞着衣摆,三分手足无措,三分惶恐不安,剩下则是肉眼可见的不情不愿不乐意并一星半点羞涩。叶修听到“仿生人”三个字,亦是一阵头疼:“我应该反复强调过,我不需要任何向导,哪怕是仿生人。”

 

“所以您的意思是……我可以回去了?”

 

“是的,就是这样,”叶修也准备关门,“让您白跑一趟了,不好意思。”

 

“没事没事!”谁知对方立刻打了鸡血似的,开心得一跃到了电梯门前,还猛戳电梯按钮,“那您好好休息哈,我先走了!”一双灵动的眼一转,忽又想起什么,“哦对了!明天联盟大概会有人来,问些仿生人的使用感和评价之类,请您千万别说漏嘴了!”

 

“……说什么漏嘴?”

 

那仿生人手舞足蹈地比划:“就是,要是有人问,您就说,啊,蓝河是个好同志,热心服务,爱岗敬业,我们之所以没有发生什么,纯粹是因为我个人对仿生人及一切向导的排斥;他还反复地安慰及劝解我,并尝试为我疏导,是我自己以无比强硬的姿态拒绝了他……”

 

他重重地咬着“无比”这两个字的音节。正说着,电梯已到,男孩立刻钻了进去:“总之大概就是这个意思!谢谢您配合啦!”

 

电梯门正要关上,忽然被一只极修长漂亮的手挡了回去:“等一下,”叶修说,“你进来吧。”

 

“……”

 

“我仔细想了想,我不忍心让如此‘热心服务,爱岗敬业‘的蓝河同志无功而返。我改主意了,来吧小同志。”

 

“………………”

 

男孩如漏气的瘪气球一样蔫着晃进来。叶修看他的反应,心里只觉有趣。原本打算逗一逗再放人走,不料对方才跨过门槛到他身边,就双眉紧蹙:“你怎么回事……你情况怎么这么糟?”

 

叶修摆手:“无妨,我休息一阵就好……”

 

“你不要命了?”对方双手探上他额头,“难怪主席说联盟五圣必须要配备定制向导,特别是你,你再不同意也要配。”男孩用自己额头贴上他的,双手在他背后不停安抚,“闭眼,尝试放松。”

 

对方忽然的靠近,给叶修打了个措手不及。鼻尖一抹幽香缭绕,竟熏得他神魂不定:“没必要,我自己能……”

 

“好了,这是我的工作。”

 

“我说我可以……”

 

“那我难道要见死不救,就这么一走了之吗?”

 

他想说没那么严重。尽管在大多数向导看来,他每次出战归来后都状态极糟。可他过去能挺过来,这一次不出意外也没问题。

 

但他没有来得及辩解,他发现自己的意识海几乎不能对这个人设防。向导轻而易举走入他心灵深处,把他从熔岩中捞出,拂去他满身荆棘,然后温柔tian wen他所有伤口。

 

而他则在那一刻,真正明白了什么叫“定制”——面前这个仿生向导与他阈值相同,频率一样,波段则完全吻合——他为他而生。

 

额头相抵的动作太过亲密,不知道谁的唇先蹭上谁的。常年来只靠自己意志力压抑,叶修这具身体远比他自己想的更干渴。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而他的走火擦枪则完全成了对方的一场小灾难。

 

应该是把人弄哭了,因为回过神时摸到对方脸上一手湿泪。而那时早已夕照满天,他实在不知做了几轮。和今天的情况很相似,他们甚至连卧室都没回。从玄关到沙发,最后又滚到地毯上,叶修是最后头磕到了柜子才清醒一些。有些衣服在身下压着,有些早就不知飞到了哪去,但两人都chi tiao tiao的,总之没有一件在身上。

 

他下手真狠。人造皮肤上留满了wen痕,仿生人的腰肢则被他按出一片淤青,最过分的是对方tun 缝间那一片血。可尽管对方被他折腾得狼狈不堪,却没有哪怕一点反抗。

 

一点都没有。那小向导的手一直虚虚攀着他背,连抓挠都不用力,只是偶尔轻轻拍他,像哄小孩一样。对方敞开了全部身心安抚他,接纳他,包容他,如同初冬里一捧细雪,任着人蹂躏踩踏,终又化作一湾浅溪,涤荡净了他所有躁动与不安。

 

 

 

小向导一直昏到圆月摇金,醒来时,又满是口干舌燥,体力虚乏的模样。手腕上断续闪着橙色的光,叶修不懂那是什么意思。他正要扶对方起来,手才搭上人肩膀,却被人反握住。

 

那只手小他一圈,又细又滑,搭在他手背上。手的主人嗓子干哑,半晌才开口,第一句话却是:“……你好点了吗?”

 

窗外正有星河横陈,映在他臂弯中的仿生人眼底,夺目明艳,璀璨若金。

 

他大概就是在那一刻起,清楚地了解到一件事:他的世界,从此要变得不一样了。

 

 

 

3.

 

叶修与人打交道的方式其实微妙得很,对与仿生人如何相处更是束手无策。他陪着对方喝干净两袋营养剂,发现那腕上的橙光这才不再闪动,却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是好。

 

为什么这人来的时候,没随身带一个《仿生人使用手册》呢?

 

小向导把极像袋装果冻的空营养剂丢进垃圾桶,迷瞪着眼问他:“你不饿吗?”

 

又推推他:“你去做饭吧,我想亲眼见见人类的食物。”

 

这可为难坏了叶修。他虽活了20多年,胃却基本只和方便食品打交道。他披上浴袍去厨房,对方则趔趔趄趄跟在他身后,不时探头探脑,对一切人间事物都兴致勃然。

 

方便食品固然美味,但对顶级哨兵来说未免不够健康。他有专团研发的营养冲剂,这会便打开几个罐子,从里面各舀了各色或鹅黄或雪白的粉出来,拿开水一冲,成了杯无色无味的饮料。

 

仿生人从他胳膊底下钻进来,摸着玻璃杯子:“这是什么?”

 

“什么都有,用来补充身体必须能量。理论上我只要一天喝一杯,不吃饭也行。”

 

仿生人听后,连连摇头叹气:“我以为,我的胃不发达只能喝营养剂已经够倒霉了,没想到你比我还惨……”

 

叶修笑笑,却没解释,从冰箱里取出一盒番茄肉酱意大利面,送进微波炉高火两分钟,拿出来时喷香扑鼻。

 

 

洗碗机中也是一堆脏筷,流理台上都沾了一层灰。他不知道自己已经多久没在家好好吃过饭,总之最后从泡面桶中找到只没拆封的塑料叉子。仿生人则一瘸一拐的,又跟着他回到餐桌,却不再看他,目光紧盯着他手中的食物。

 

叶修卷起一叉子面,但被炙热目光盯得无法继续用餐:“……这个你能吃吗?”

 

“嗯……”对方郁闷道,“我爸说我的胃不好,每天最多吃两公斤……”

 

“那……给你尝一口?”

 

对方阴郁神色一扫而空。叶修看着他吞下一叉子面后,恋恋不舍地把餐具递还给他,仔细咂摸滋味:“这是什么?又酸又香的,罗马番茄,淡奶,黄油?”

 

叶修注意到对方腕上闪起淡蓝的微弱光点,伴随着他分析食材不断明灭:“洋葱,罗勒,猪绞肉……这个面好弹牙……是硬度林小麦!”

 

他在对方满是艳羡的目光里又吃了两口,就放下叉子,回身去厨房:“我去倒杯水。”

 

叶修心里估摸着时间,想到今天可能要饿肚子了,便又冲了杯营养剂。回到餐厅时,果然看见一个意大利面的空盒子,连带叉子都被吮得锃光瓦亮,约莫下次吃泡面还能用。

 

叶修敲敲盒子:“我的面呢?”

 

蓝河:“不知道,嗝。”

 

 

 

夜深,两个人躺在床上,小向导翻来覆去睡不着,捂着肚子直叫唤:“好疼啊……好疼啊……”

 

叶修心里默念他该,温暖的手掌却按在对方肚皮上,缓缓揉弄:“这样会好一点吗?”

 

“好像好了一点……”仿生人唉声叹气,“唉,原本还打算去吃胡萝卜蛋糕呢,这下也吃不成了。”

 

“胡萝卜蛋糕?那是什么?”

 

“你不知道吗?就你家楼下那家蛋糕店里卖的,蜂蜜胡萝卜蛋糕,上面还洒满了糖霜,看着就很好吃!原本你说今天不留我,我正打算下去吃蛋糕呢。”

 

“我家楼下有蛋糕房吗?”叶修努力回忆着,“我从来没注意过……不过有胡萝卜的蛋糕会是什么味道?”

 

“我也不知道……我还没吃过……”仿生人说着,声音渐渐低沉含糊了起来,“不过我猜……一定很香,很软……还很甜……”

 

他说着说着,呼吸和缓匀长了起来。温热的吐息蕴着水汽,喷在叶修胸口,烫得他心脏乱跳。

 

他抚摸着仿生人的唇,那被他shun肿的地方已经渐渐平复,但仍红艳饱满,藏着蜜的花瓣一样。他忍了很久,终于低头叼住那两瓣柔唇,轻轻磨 yao。

 

个人终端响了,提醒他记录今日的运动及饮食情况。他把晚餐那一栏的意大利面删掉,敲上了“蜂蜜胡萝卜蛋糕”。

 

 

 

4.

 

联盟的调查电话打来时是第二天傍晚,那会叶修正在家练习拳击。他按了耳麦,继续狂风骤雨般殴打拳击柱,听见耳边响起个熟悉的声音:“我看你给了全五星好评?谢谢叶队配合。”

 

“那当然,我也不能让你们工作不好开展嘛,”叶修说,“所以这个人情你准备怎么还我,文州?”

 

“叶队说笑了,我看你也确实相当满意,倒不如说这个人情你要怎么还我呢?”喻文州翻看表格,“全身吻痕不论大小总计有三十二枚,内射大概五次以上;我担心你力气大,对肠道的内黏膜还做了特殊设计,这样还能撕裂出血,叶队长,厉害啊。”

 

“……说起来,这不都是因为他是男性仿生人吗?”叶修扶着拳击柱喘气,“你们几个啊,故意耍我可不好。”

 

“这是哪的话,目前女性仿生人的生殖系统还未攻克,联盟给诸位配备的都是男性仿生人,仅此而已。”喻文州说,“而且,这样刚好给了你不用仿生人的借口,不是吗?你可以和冯主席讲,男性你下不去手。”

 

“……算了,我怕影响你们绩效。”

 

喻文州在电话对面笑了。

 

“好吧,我承认他还不错——你猜人心思的工作倒是做得很出色。”

 

“因为前期调查时你都不配合,我只好找了别的人来讨论你可能的喜好。要谢的话,首先要谢韩队,他的外观有很大一部分是韩队帮忙决定的,他说你应该会喜欢这种类型。”

 

“老韩?我看他只是在照自己口味来吧?这小孩跟碗双皮奶似的。”

 

“又香又甜?谢谢叶队长夸奖,但韩队给自己选的向导,其实是个戴眼镜的外观。”

 

“……我没听错吧?”

 

“嗯……看上起稍微有点理性和禁欲呢……”喻文州拖长了调子,“不久也就快完工了,到时候叶队可以一起来看。至于你的向导的性格,苏副队的建议帮了很大的忙。”

 

哦,叶修了然:“总之他的设计,我一项都没有参与呗。”

 

“不是,名字是你取的啊。”

 

“……我什么时候给他取过名字?”

 

“当时我问你1214号叫什么好,你给我发了个表情包,‘呵呵’。”

 

“…………”

 

“所以一开始叫‘蓝呵呵’来着,我觉得也特别符合你的气质。只是最后主席那不同意,就改了一下成‘蓝河’。”

 

拳击室外传来敲门声,做好检查回来的蓝河抱着一堆洗净的衣服:“叶修,这些放哪啊?我看你衣帽间好乱,我全部重整一遍,你不介意吧?”

 

叶修压低声音,和喻文州悄悄说:“你可千万别告诉他,他的名字是这么来的。”

 

“好说,封口费呢?”

 

……我就知道让喻文州做设计没什么好结果。

 

 

 

两个人就着封口费讨价还价,叶修捏着耳麦下楼,发现整个复式焕然一新。雪白的窗帘随风飘散清淡花香,家中因蒙尘而萎靡的绿植被擦亮了宽大叶片,重又生机勃勃,各处从凌乱不堪到井井有条,连地板都纤尘不染,光亮得他不敢下脚去踩。

 

真难为蓝河怎么翻到他家中多年不用的清洁机器人。两个小圆盘样的东西四处乱跑,倒给屋子添了一丝生气。蓝河从厨房里探出个头:“我做饭吧?你冰箱里的食物都过期了,我又买了些菜。”

 

他和喻文州讲电话:“他怎么这么勤快?”

 

“设计他的初衷就是给你当辅助型机器人,你不是天天心思只在训练上吗,上次我去你家,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喻文州说,“他记忆力也很好,你有什么单据文件,放他眼前看一下他就记住了,再用的时候问他也行。怎么样,现在是不是已经开始给你打扫屋子了?”

 

叶修心底涌过一阵暖意:“多谢你费心……其实有个人在家感觉也不错,他去给我做饭了……”

 

“……等一下,做饭?”喻文州声音都高了起来,“他不会做饭啊?”

 

“你刚刚不是还说他是辅助型?”

 

“但你不是从来不在家开火吗?Memory大小有限,还预留了一部分空间用于日后学习,以便更配合你的生活,有关厨房的知识我们什么都没给他装。”

 

“…………”

 

叶修听见蓝河那传来些不同寻常的声响,心中警铃大作。顶级哨兵正要从楼梯翻下去,忽然厨房里一声炸雷,给他惊在原地。

 

蓝河跑出来,扒掉满脸黑糊,身后还跟了阵灰烟:“你昨天不是还用那个机器热东西吗?那它为什么不能热鸡蛋?!”

 

电话那端的喻文州听见不对劲,立刻遁走:“叶队,失礼了,我这还有点事,下次再聊……”

 

厨房的消防喷淋头一边洒水一边放歌,分电闸也跳了,室内一下暗了许多。仿生人努力让自己身上更干净一点,在原地不停地跳,期待那些黑糊能快点掉下来。两个扫地机器人检测到脏东西,围在他脚边不住打转,活像家中养了两只黏人的小狗。

 

此时云霞散绮,凉月初升。他踏着微光走下楼梯,把仿生人抱去浴室,心里默念,他们要走的路,大概还很长。

 


评论(12)
热度(107)

© 晨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