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河尔萌(3)

为什么屏蔽我??还不给解屏???

 

 

两人并排在医生面前的椅子上,脊背挺直,正襟危坐,仿佛今天有领导在教室后听课的小学生。

 

李医生从盒中取出一副无框眼镜戴上,开始敲键盘:“叫许博远是吧,过敏史?”

 

“所以您是现在才写病历吗?!”

 

“别废话,快点。”

 

“好像没有。”

 

“家族遗传病?”

 

“……大概没有。”

 

“用药史?”

 

“……应该没有?”

 

“脑子有吗?”

 

“没……有!这个有!”

 

李医生敲了两行字,停下来,又摘了眼镜:“你们俩到底什么关系?”

 

两人面面相觑,一时都没说话,医生便又换了个方式:“好吧,那你们认识多久了?”

 

这回叶修出了声:“还不满一个月。”

 

嗯。医生点点头:“别怪我搞错,毕竟这个月我接待了四对AO,有三对都打着取结的幌子来明撕暗秀。坐我桌前互相吵了两句,最后A哄哄O,又欢天喜地回去了。”

 

“……那还有一对是我们?”

 

“不是,”李医生回忆着什么,面色痛苦,“还有一对直接在这求婚了。”

 

……您辛苦了。

 

“我没猜错的话,你们是见面诱导发情吗?”李医生把罗列着验血结果的显示屏转过来给他们俩看,“报告还没出完,但是我看目前的几项指标都有问题。你们应该是刚结合完,但是彼此身体里对方的信息素含量都低得令人发指。另外,这位先生,”她看着叶修,“你体内的的睾固酮含量远低于正常水平,这绝不像一个有Omega伴侣的人能表现出来的情况。”

 

“这是什么意思?”

 

“……你或许可以理解为你性冷淡?”

 

“………………”叶修整理了一下思绪,“我们确实之前不认识,六月中旬我来广州出差时,在酒店和他意外碰见。”

 

“当时没戴套吧?”

 

“……我记得没有。”

 

“以后也别戴,更有利你们信息素交换。”李医生补充,“而且他这个身体,排卵都不规律,怀也怀不上。”

 

嗯?!许博远惊了:“怎么还有以后?医生,我们是想取结的。”

 

“对,他有喜欢的人了……”叶修说,“……而且我也是。”

 

许博远愣了一下,继而回头看向叶修。叶修不知为何,却避开了他的目光,低头看着地面。

 

“这就麻烦了……”李医生敲敲桌子,“你们现在完全做不了。

 

“我尽量解释一下。信息素其实就是化学物质的传递。Beta虽然信息素含量低,但也不是没有。所以现在的取结手术,一般适用于两类人群:长期交往以致彼此信息素有了一定渗透的AB或BO,或者短期交往的AO。前者是交互缓慢,所以短期交往后分开不需要取结,后者是交互迅速,在成结后两个月内做手术效果最理想。”

 

“医生,”许博远说,“我们还一个月都不到。”

 

“听我讲完,我说两个月之内成结的AO可以做,是因为那时他们彼此体内信息素的含量都不高,术后反应没有那么大。但是你们虽然体内信息素含量也低,归根结底是各自身体的原因。”医生指着其中一行数据,“你看你的雌激素水平,太低了。你以前也没和人交往过吧?”

 

许博远没说话,四处张望。

 

“然后每逢发情期就喷抑制剂,很快产生抗药性不管用了,就开始口服药片,对吧?”

 

许博远被说穿了,只好低头默认。

 

“说了多少次抑制剂不好,能别吃就别吃。你们都以为是guo jia为了刺激生育在这危言耸听……”

 

许博远顶了一句:“我不想因为这种事谈恋爱。”

 

“那药你一年最多吃3次,不想谈恋爱发情期就别靠药过,有本事自己硬抗。”

 

“我试过一次……”他似乎想起了什么,眉头紧蹙,连呼吸都急了,半晌又没说不出什么,咬着嘴唇,挤出一句,“……我实在受不了。”

 

医生没看他,说话时,音调很轻:“生而为人,大家都不容易。”

 

他看着医生妆面下盖不住的黑眼圈和眼中的红血丝,没有回应。好像过了很久,他才微微抬头,和一旁的叶修说:“……对不起哦。”

 

叶修安慰地握了握他的手。

 

“你跟他道什么歉啊,他情况比你还糟呢。”医生滚动着鼠标,“好,验血结果基本都出来了……等会,您平时有打阻滞剂吧,而且我估计年头还不短?”

 

“有,基本上半年一次,从我22岁起,有七八年了。”

 

医生又摇摇头:“您这从事的什么高危工作啊,jun dui打阻滞剂也就您这频率了。静脉注射药物比口服效果更大,后遗症自然也更多。”

 

“……会怎么样?”

 

“毛发脱落,腹部肥胖,容易骨折……”医生掰着指头数起来,“生殖,泌尿,皮肤,肌肉,造血,心血管和神经系统,哪一个不受睾酮水平影响?您别不信,您再晚点遇见他,还能终身不育呢。”

 

许博远安慰地摸了摸他的肚子。

 

叶修:“…………”

 

“基因匹配率是一方面,我觉得你们见面发情程度如此高,还有很大原因是自身激素水平的事。这就是身体开始自救了,懂吗?”医生讲,“我在国内国外这么多年,见面诱导发情AO除你们之外也只见过一对,是两个美国人。但是人家初次发情,也是在清醒状态下进行的,比你们情况好得多。”

 

许博远声音低落着:“那……医生,我们就不能做手术了是吗?”

 

“你们真的想好要做手术了吗?”医生说,“所谓基因匹配率高,其实意味着很多东西。我甚至可以断定你们性格相投,爱好一致,婚后也一定会很幸福。可以说全天下你们是最适合彼此的人。从医学从业者的角度来看,我希望你们再考虑考虑。而且你们的性腺现在都太脆弱了,经不起这样的大型手术。”

 

叶修悄悄看许博远。对方低着头,看不清刘海后的眉眼,但是说话时,声音很坚定:“一点办法都没有吗?”

 

李医生从柜子里翻了翻,找出一个东西:“来,送你个礼物,我们医院自制的台历,每一天都印一则养生标语。”

 

“啊?”

 

“今天是7月几号来着?算了不重要,反正从今天开始,你们每天做至少一次,做完在这上面打个勾,等今年的日子都勾完,就可以来找我了。”

 

许博远脸都白了:“……就可以来找您做手术?”

 

“就可以来找我看你们的性腺还有没有救。”

 

“医生,”叶修说,“我不住在广州,我们平时见面的机会应该不多。”

 

“啊,那你们要是一个月也只能做两三次的话……就后年再来复诊吧。”

 

许博远攥着台历,忽然一脸视死如归:“李医生,我要是执意现在做手术呢?!”

 

“来,我再送你个礼物。”

 

“什么?”

 

“我们医院的太平间一日游。”

 

“………………”

 

“既然已经采血了,不如趁这个机会给你们做一下基因鉴定。许先生今天在发情期吧,第一天吗?”

 

“算是第二天……”

 

“那刚好,我给你们的基因鉴定补上加急,四到六天后你们过来取报告,就知道你们基因匹配度到底怎么样了。来的时候记得在上午九到十一点来,空腹,两个人都别吃东西,再采血检验一遍性激素。”

 

李医生说完,抬头问他们:“就这样吧,还有什么疑问吗?”

 

许博远一脸心如死灰:“医生……我想了很久,我也别占太平间床位了。您认识火葬场吗?推个微信给我吧。”

 

 

 

夜色初上,广州市灯火通明。不少小馆子都满了。许博远本就心烦意乱,现下更听不得吵。叶修瞅着一个人少的餐馆,便把他拉了进去。

 

礼仪小姐身着精致套裙,站在门口,微笑着向他们弯腰:“Bonsoir, messieurs.”

 

叶修:“呃……来二两羊肉臊子面?”

 

“……不好意思哈,我们莫得臊子面。”

 

法餐馆除了装修精致外,实在没什么吃头。叶修看了两眼菜品,心想还不如回去吃红烧牛肉面。他把菜单塞到蓝河手里:“你随便选点。”

 

“……我不想吃。”

 

“稍微吃一点吧,累了一天了。或者喝点汤也行。”

 

“……没胃口……”

 

“这位先生,不好意思,”服务员彬彬有礼道,“您能坐椅子上吗?我们这椅子啊,巴适得很。”

 

卧槽!!我怎么又坐叶修腿上了!!!

 

许博远薅着自己的头发:“你倒是提醒我一下啊!!”

 

“我看你每次都特别自然地坐上来,也不好意思阻止……”

 

“啊啊啊啊!”

 

荷尔蒙,这一切都是荷尔蒙的错。许博远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直接要来酒水单:“我不懂酒,什么红酒猛就给我上什么,我今天不醉不归!”

 

叶修忽然慌了:“别……别吧……”

 

“别拦我!我要买醉!我要享受放纵的滋味!”

 

自己作死自己受。许博远架着一杯就倒的叶修回家时,心里满满的都是后悔。

 

他把人搁在沙发上,自己坐地上喘了好一会,然后掏出了手机。

 

屏幕很快亮了起来,但最终只照到他眼中的失落。

 

忽然,手腕被人一拉,手机掉在沙发缝里,他被人压在沙发上。

 

叶修喝了酒,吐气都有些不稳,咬着他耳垂说话:“……我们谨遵医嘱,早点做完早点取结吧……”

 

许博远红着脸挣动数下,却不知为何叶修现在劲大得很:“我们……今天不是早上做过了吗?”

 

“是啊……”叶修舔他耳廓,“所以我想,我要是一天多做几次……能不能算作提前打了以后的勾?”

 

言毕,自己笑了一下:“真可惜,浪费了六次打勾机会。”

 

他性腺被人叼住,用力一吸。身下登时就软了,nian ye从gu 缝间缓缓流出。腰部不自觉地凹着,臀rou翘起,满是迎合的姿态。

 

而沙发缝间的手机还在亮着。QQ聊天框中,依旧只有小君莫笑在蹦蹦跳跳。没有忧虑,没有疲倦,也没有人回复。

 

 

 

 

 

 

 

 

 

 

怎么大家都说是怀上了,我好慌啊哈哈哈,怀上了还这么激烈对宝宝不好的!

 

今天也在努力让ABO世界观看起来更科学一点。有些地方当然和现实世界有出入,见谅ORZ

 

接受所有批评和建议,但是希望大家尽可能温柔一点点,靴靴~

 

 

 

 


评论(24)
热度(182)

© 晨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