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春雪】春秋(4)

这天秋木苏正在处理帮会事务,忽听手下跑来高喊:“报!!”

 

座椅前,小弟一拱手:“大哥!我们又探到那个大漠孤烟在约蓝桥春雪了!”

 

“放肆!”秋木苏一拍椅子扶手,“明明说好了蓝桥是一叶看上的人!他怎么还去招!而且还三番五次,当我兄弟没人罩啊?”

 

沐雨橙风在一边道:“我早就说过,咱们别整那些弯弯绕绕的,当初就该直接打晕带走。”

 

秋木苏一拍手:“妹,你说得对!解决方案必须得简单粗暴,走着!”

 

 

 

草坪上,大漠孤烟和蓝桥春雪坐得近极了。远远看去,两人就像紧紧依偎的情侣,其实凑近一瞧就能知道他们在干什么:看穿搭杂志。大漠孤烟听蓝桥春雪讲了几次课,深感获益匪浅,现在已经决定拜蓝桥为师,专门学习如何打扮自己,好吸引来小姑娘。

 

这厢蓝桥讲得口干舌燥,停下来看看大漠孤烟:“我觉得你要是想改变自己的气质,最快最有效的方法就是修眉啦!我把你的眉毛修得整齐柔和一些,你看起来一定会温和很多……”

 

“真的吗?那太好啦,我们现在就修吧!”

 

蓝桥春雪低头在包里找小刀:“好的,你把眼睛闭上!”

 

大漠孤烟刚闭上眼,那厢沐雨橙风和秋木苏就一个捂嘴,一个套头,麻溜地把蓝桥春雪装进了麻袋中。临走还扔了一条小青蛇到大漠孤烟身上。

 

大漠闭着眼,等了半天:“蓝桥,你好了吗?蓝桥你手好凉啊,蓝桥你摸我脸做什么,怎么湿漉漉的……啊啊啊啊啊啊啊!!!——”

 

 

 

 

又是一天风和日丽,一叶之秋选定了今天午睡的树。刚爬上去翘着腿看云,树干就被人猛踹了一脚:“下来,我跟我哥把人给你带回来了。”

 

一叶之秋看到沐雨橙风,先是一愣:带什么人?接着看到树下那个不断挣扎的麻袋,整个人都要崩溃了:“你们俩啊!!”

 

他匆忙下树,沐雨橙风和秋木苏刚好把蓝桥春雪放出来。只见蓝桥嘴里塞着毛巾,手和脚被绳子绑着,脸蛋红红的,眼角挂着泪,呜呜咽咽好不可怜。

 

沐雨橙风低头思忖了片刻:“……哥,我怎么感觉他还挺好看的呢?”

 

秋木苏也托着下巴:“就是说啊,不知为何有点心动。”

 

“你们两个到底在发表什么危险言论啊啊啊啊啊!!!”

 

一叶之秋赶到蓝桥身边,蓝桥喉咙里的呜咽更厉害了。一叶之秋慌张不已,不住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这就给你解绑……”他先取下了蓝桥嘴里的毛巾,还没来得及去摸他手腕上的绳子,忽然,一刃银光挟着凌人寒气,势如破竹,扑面而来!

 

一叶之秋本能退后,那剑光堪堪擦过他和蓝桥之间,顷刻斩断了蓝桥手脚上的绳子,强盛如满月银辉。面前再有一阵劲风刮过,只见蓝桥被人搂在怀中,一步带着飞至远处一方石巅。

 

尖尖岩石上,只见那人身影衣袂飘摇,侠骨仙姿。对方戴着竹笠,素纱遮面。回眸望向一叶之秋时,杨柳风乍起,唇角边似有一丝揶揄笑意,摄人心魂。

 

他开口,音调淡淡的,却声传百里:“嗬……一叶之秋,你也干起这种强抢民女的勾当了么?“

 

啊啊啊啊啊啊!蓝桥尖叫道:“夜雨声烦!!!——“

 

“嘘,”夜雨声烦伸手,指尖轻点住了蓝桥的唇,“别爱我,没结果,家国天下需要我。”

 

“卧槽!是夜雨声烦!”“夜雨声烦来了!快看啊!”说时迟那时快,附近的荣耀居民蜂拥而至,围了好大一块场子看热闹。一叶之秋抿唇不语,只忽然变出却邪,矛尖直指苍天。夜雨声烦见状,鼻腔里一声笑:“怎么,不说话,难道……迷上我了吗?”

 

“夜雨声烦,”一叶之秋朗声道,“你放他下来。”

 

“我夜雨声烦,生来只为保护天下百姓,今日看着你捆人手脚,强人所难,怎可坐视不管?”,一语未毕,冰雨再度出鞘,收雷霆之势,凝江海清光,“一叶之秋,你若折他翅膀,我必毁你天堂。”

 

话音将落,两道光影已厮杀成一团。旁边看热闹的越来越多,大家甚至自觉划分了队伍,拉起横幅呐喊助威来。斗神与剑圣正在巅峰对决的消息在全世界越传越广,第四区这一块小小郊外顷刻间便拥堵得水泄不通。秋木苏在一旁看到,焦急地喊道:“快住手,你们别打了!”

 

接下来一句,“你们这样打不死人啊!”

 

两方各自怔愣片刻,继而酣战越发激烈。冰雨皎若霜雪,薄刃凌人;却邪摧枯拉朽,势不可当,两人斗出一派刀光剑影。正在激烈处时,忽有一记红星,从天边冲来:

 

“蓝老师!——你别怕我来救你了!——”

 

“啊啊啊连大漠孤烟都来了!”“真的是大漠孤烟!我的天啊!”

 

烈焰红拳一出,所向披靡。三人正在混战,忽然见沐雨橙风扛起吞日,一记量子爆弹射向三人:“行啦,停手!我说你们几个怎么回事,为了抢个人还打起来了?这是什么玛丽苏小说情节啊!”

 

大漠孤烟最先困惑道:“什么抢人?我是在保护我的穿搭美容课老师啊!”

 

夜雨声烦淡然一笑:“荣耀黎民安居乐业,便是我夜雨声烦毕生所愿。”

 

一叶之秋挠着脑袋:“黄少天打比赛的时候老是走突袭流,一个剑客能让他玩成刺客,我跟夜雨声烦没打够,所以……”

 

“所以你们没有一个是为了蓝桥是吗!”

 

“干嘛要为我啊?”蓝桥也不明白,“再说,我也早就有喜欢的人了啊!”只见他神气地插着腰,“在我心里,他全世界第一好,谁也超不过他!”

 

大家连忙凑到蓝桥身边。大漠孤烟问:“这里就属我跟老师关系最好,老师一定是喜欢我喽!”

 

蓝桥摇摇头:“不对!”

 

大漠孤烟:“什么?!”

 

夜雨声烦抚着自己的纱笠:“又有凡人爱上我了,可真是难办啊。”

 

蓝桥又摇摇头:“也不是你!”

 

夜雨声烦:“什么?!”

 

一叶之秋脸顷刻便红了。方才还威力无匹的却邪,现在被他捏着,只像个撑着他别倒地的拐棍。他绞着袍子衣摆,嗫喏道:“那……蓝桥……我……?”

 

“嗯……”蓝桥春雪想了一会,“你也特别好,真的,除了睡前不洗脚之外,都快赶上了!”

 

啊啊啊啊!一叶之秋捂脸痛哭。沐雨橙风这时候反应了过来:“卧槽,那不成是……”

 

“对的,没错!”只见蓝桥掏出了小铜镜,又整理起了发型,“就是我自己!我真是太帅了!世界第一!!!”

 

 

 

“………………”

 

 

大家走过来,都安慰地拍了拍一叶之秋的肩膀。

 

 

今天,一叶之秋也在想要谈恋爱的路上继续努力着呢。

 

 

 

 

 

账号卡目前可公开的情报:

 

夜雨声烦:怀揣一颗侠客心,梦想就是救死扶伤,诗与远方。非常不喜欢黄少天的话痨设定,认为这破坏了自己独孤求败般的高冷侠客感。平时为了装高冷可以干出各种傻逼事,(自认为自己)是“芳心刺客,少女杀手”,并且觉得全天下只有两种人:喜欢他来告白的,和暗恋他不好意思告白的。经典台词为“别爱我,没结果,家国天下需要我;拒绝你,对不起,人在江湖不由己”。

 

蓝桥春雪:可能是剑客或多或少都有点自恋。平时随身会带一块小铜镜,除了整理发型外最大用途就是随时随地欣赏自己的“盛世美颜”。曾有一次在湖边玩,因为不小心迷上了自己在湖水中的倒影而一坐坐了一整天,差点被荣耀之神变成水仙花。

 

 

 

 

 

 

 


评论(6)
热度(51)

© 晨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