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春雪】春秋(3)

一叶之秋捏着手里的小雏菊,开始摘花瓣:“蓝桥喜欢我……”

 

“闭嘴。”

 

“蓝桥不喜欢我……”

 

“闭嘴。”

 

“蓝桥喜欢我……”

 

“闭——嘴——”

 

“最后一瓣,蓝桥不喜欢我!天哪!”

 

一叶之秋抱着脑袋蹲在地上,沐雨橙风隔着两台显示器都忍不住想踹他:“一叶之秋你怎么成天娘们唧唧,你到底跟谁学的?!”

 

他们俩今天没比赛也不和主人训练,正在装备部接受武器优化的测验。测试员们检验一阵,又一块出去开会讨论,两个人站在装备编辑界面里,好不无聊。沐雨橙风翻遍了身上的口袋:我的烟呢?正嘴里乏味,就听见旁边电脑里传来一叶之秋嘀嘀咕咕的哀怨声。

 

“跟个弃妇似的,瞧你那点出息!”沐雨橙风拿脚咣咣踹着电脑屏幕,“你别担心,秋木苏已经办去了,包管今晚就把人送到你床上。”

 

“干嘛,你们又要动用武力啊???”

 

“看你这话,我们难道就没脑子吗?”沐雨橙风说,“你放心,我跟秋木苏想了一个绝佳的主意,准能让蓝桥春雪爱你爱得死心塌地,死去活来,死而无憾!”

 

“好好我相信你真的有文化了,你们放过蓝桥好吗,他还小呢,他都没满级……”

 

“我实在受不了你了,你能不能爷们一点?”

 

沐雨橙风刚喊完,测试员们便拎着午饭一齐回到了办公室。一叶之秋不能再说话,心里不免七上八下:不知秋木苏又要搞什么幺蛾子!

 

 

 

那厢大漠孤烟带蓝桥飞了一圈,最后悠然落在一处山头。近有桃之夭夭,灼灼其华,远有呦呦鹿鸣,食野之苹,实在是处谈情说爱的绝佳场所。蓝桥春雪跑了两步,转了一圈,看着悠悠天地,不住感慨:“真好看!”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大漠孤烟摘下一捧鲜花,正欲捧到他面前:“蓝桥……”

 

话音未落,一枚炎爆弹气势凌人,破空而来。大漠孤烟下意识用烈焰红拳以招化招,霎时一阵火光冲天,手中的花束立刻烧成了灰:“谁?!”

 

远处灌木丛一阵晃动,一个小弟模样的人跳出来:“此山是我开!”

 

另一个小弟也持刀跳出:“此树是我栽!”

 

第三个小弟接道:“要想从此过!”

 

最后,一个被帽子盖住一半面容的神枪手闪亮登场:“把人留下来!”

 

大漠孤烟厉声喝道:“秋木苏,你这是什么意思!”

 

“哼,”秋木苏轻哼一声,三个小弟立马组合为他摆pose,吹风机和花瓣齐上,秋木苏抚着刘海,口气轻浮,“什么意思?还不清楚吗?也不打听打听,第六区现在哪不是你秋哥的天下?还敢在我手底下抢人?”秋木苏把枪转了两下,“这人我看上了,要么你把人留下;要么,把头留下!”

 

大漠孤烟摩拳擦掌:“怎么,你想打架是不是?”

 

“哼,”秋木苏又轻哼一声,三个小弟再换姿势,秋木苏一边凹着造型,一边说,“对付你,我根本就不必出手!”

 

“认清现实吧!就算是一叶之秋,也只能和我平手而已,至于你……”大漠孤烟一脚后退,摆开架势,“就等着受死吧!”

 

只见秋木苏拍拍手掌:“上家伙!”其中一个小弟立刻向大漠孤烟抛了一个什么小东西。大漠孤烟随手接下:“这什么?”没两秒钟,“啊啊啊啊啊!!——”

 

蓝桥春雪蹲在不远的草地上,一直专心埋头找(听说能美白的)草莓吃。正塞了一嘴甜汁,忽然听见大漠孤烟的尖叫:“大木???你肿么了???”

 

大漠孤烟很快便怔住不动,连哭声都不敢发出,嗓子眼里挤出一丝细细的哀求:“蓝桥……蓝桥……快救我……”

 

“哈哈哈哈哈!”那边,秋木苏和他的小弟笑得正欢,“一个大老爷们,怕毛毛虫怕成这样!还哭!丢死人了!”言毕,冲蓝桥道,“蓝桥,这下你看到他是个什么货色了吧!快抛弃他投入我的怀抱吧!”

 

蓝桥春雪赶上前:“大漠你别急!我这就给你取下来!”说着,捏下了正在大漠孤烟手背上爬行的小青虫,放它去吃草莓叶子。那厢秋木苏和他的小弟们还正捧腹不止,就听蓝桥生气喊道:“你们太过分了!”

 

一叶之秋和沐雨橙风匆忙赶来时,就听蓝桥在斥责他们几个:“谁还没有点害怕的东西呢?再说很多人都怕毛毛虫啊!你们不但不照顾大漠的心情,还拿这个来嘲笑他!太幼稚了!我绝对不和你们一块玩!”

 

说完,一边给大漠孤烟擦眼泪,一边拉着他的手:“走,大漠,我们去没有毛毛虫的地方玩。”大漠孤烟便呜咽着被牵走了。

 

秋木苏碰了一鼻子灰,自己攥着宝贝双枪,真不知如何是好。一叶之秋和沐雨橙风忙跑过去:“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秋木苏噘着嘴道:“本来嘛,我们是这样计划的:我先打败大漠孤烟,让蓝桥知道我比大漠孤烟厉害,接着再败给你,装作被你打得根本没法还手的样子,然后蓝桥就会……”

 

一叶之秋扶额叹气,秋木苏还在说,“我都想好要怎么悲惨地输给你了!姿势和台词都设计好了!保准把你衬托得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啊,我简直就是全荣耀十佳好兄弟榜首,以后请叫我舍己为人秋木苏……唉我其实还挺有文化的嘛……”

 

一叶之秋:“您能别自己感动自己了吗!”

 

沐雨橙风:“所以这是不但没刷上好感度,反而还遭仇恨了?你这办事效率……”

 

“那也不全怪我嘛!”

 

“好了,总之我们先去看看再说。”

 

 

 

大漠孤烟和蓝桥春雪坐在一棵大树下,大漠一边抽搭着,一边讲:“我就是长得凶,却又老爱哭……一哭就更不好看了……大家都不愿意跟我玩……”

 

他揪着地上的小草,“每次大家还会笑我……可是我真的很怕那些东西……”

 

蓝桥春雪拍着他的肩:“大漠,这绝对不是你的错,不管是优点还是缺点,那都是我们每个人的特点,正是因为有这些特点,才有每一个人的与众不同啊!而秋木苏他们却那样子整人,是他们做得不对,他们应该为自己的行为感到羞耻!你别担心,以后我跟你玩。”

 

大漠孤烟抹着眼睛:“蓝桥,你人真好……”话音未落,忽觉树顶上有动静,“谁在那!”

 

只见树冠上忽然一阵骚动,继而三个人接连掉下,一个摞一个。压在最上面的沐雨橙风原本正暗自庆幸自己有两个肉垫,突地吞日咣当掉下,砸得她眼冒金星。

 

三个人一溜站开,齐齐给大漠孤烟道歉:“对不起,我们不是故意惹你哭的……”秋木苏说道:“以后我绝对不拿这个戏弄你啦,请你不要生气。”

 

大漠孤烟摆手道:“没关系啦,是我自己太容易哭了……”

 

蓝桥春雪站起来,拉着他们两个的手:“既然秋木苏也道歉了,那我们大家就重新成为好朋友吧!”

 

大漠孤烟终于破涕为笑,只是忽然想到一件事:“说起来,为什么要突然吓我呢?”

 

秋木苏拿眼睛瞥瞥一叶之秋:“还不都是为了给他追对象。”

 

大漠孤烟终于反应过来,揽着一叶之秋的肩膀道:“一叶,你不要担心,我们是好兄弟,我怎么可能抢你喜欢的人呢?”

 

一叶之秋惊喜万分:“大漠,你说真的吗?”

 

“那当然啦!我跟蓝桥在一起,其实夸了你不少好话,是在帮你刷好感值呢!”

 

一叶之秋脸又红起来,大漠孤烟拍着他的肩膀道:“兄弟,就是用来相互帮助的!”

 

蓝桥春雪这才注意到一叶之秋:“一叶,你怎么也在?我可以和秋木苏一块玩,但是不包括你哦。”

 

啊?!一叶之秋忙问:“为什么?”

 

“因为大漠跟我说,你被窝里藏小黄书。”

 

啊!一叶之秋膝盖中了一箭。

 

“还很好打架,每次兴致一上来就跟人打。”

 

啊!一叶之秋腹部中了一箭。

 

“而且最主要的是,他跟我说,你睡前居然不洗脚!”蓝桥问他,“一叶,你睡前真的不洗脚吗?”

 

一叶之秋艰难地辩解:“我……男生嘛……也不是每天晚上都会洗啊……”

 

蓝桥啧了下嘴:“咦。”

 

啊!!!一叶之秋捂着心口上的箭,欲哭无泪。

 

“大家今天要是有空,一块来我家吃饭吧。”蓝桥想了想,又补充道,“哦,睡前不洗脚的人不准来。”

 

大漠孤烟打着哈哈:“唉嘿嘿……兄弟,一叶啊,那什么,我先去吃饭了哈……”

 

 

 

 

一叶之秋:“大漠孤烟!!我跟你没完!!!——”

 

 

 

账号卡目前可公开的情报:

 

大漠孤烟:不但怕虫子,也怕一切类似蛇,蜥蜴,壁虎之类的生物。大概是现在全荣耀不借助武器能飞得最高的人,因为有一次低空飞行时发现身边有一只飞蛾,遂吓得一飞冲天突破了自我。

 

蓝桥春雪:近期在热衷美容护肤的基础上专注于食疗,认为美丽还是靠吃出来的。请几个朋友们来家作客后,给大家煮了一大锅连微草战队都认不全的各种草药杂烩,声称补气养颜。据说他刚开开心心端出来时,秋木苏就吓软了腿,连一向硬汉的沐雨橙风最后也是扶着墙哭着回去的。

 

 

 

 

 

 

 

 

 

 


评论(7)
热度(46)

© 晨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