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与爱·红烧牛肉面

最近啊,流年不利,叶修先是上下楼的时候莫名其妙崴了脚,后来又多年胃病爆发,胃痛到食不下咽光吐酸水。这边蓝河请人给他来家里看看,挂了点滴开了内服药,送走医生,回来坐床边陪他。刚坐下就叹口气,自己男人真是工作狂,病成这样了还不忘抱着笔记本分析最近几场兴欣的团队赛。

 

五月里立夏已过,窗外枝叶日渐繁茂,万物欣欣向荣的好时候,自己男人却躺在床上萎靡不振,看着着实让人心疼。

 

“想吃点什么啊?医生说你这病靠养,得吃点温和的食物,胃不能一直空着。”

 

叶修把笔记本一合,歪在他膝头:“我想吃麻辣烫。”

 

“……温和,叶修,跟我念,屋恩温……”

 

没念完下一个字,蓝河被人撅着嘴讨吻,只好俯身亲下去。

 

在外面啊,叶修顶立门楣,撑起两支豪门,逆境里再苦看起来也永远打不倒。没想到回了家,就这么尽情撒娇,饶是蓝河也不由得心里想笑。

 

看起来真的是疼得难受。他嘴上不说这些,以前有大病小病也一贯好扛着,扛到而立之年,身体不比当初耐操了,各种漏洞就暴露出来,跟那种久不杀毒的电脑似的。好在而立也已成家,有人帮着打点内外,打补丁杀木马,照顾他的身体。

 

多好啊,两个人相遇得多完美,最需要彼此的时候,那个人就来了,从一人行变成结伴漫步,一点过渡期都不需要。

 

叶修这会仗着生病,享受蓝河主动的舔弄和亲吻,蓝河探出舌尖细细舔过他齿列和嘴唇,然后含着唇咬一会。亲一会蓝河准备走了,他才赶紧卷着对方舌表示“再来再来”,蓝河被他弄得没办法,嘴唇都快吮肿了,终于获得赦免令。

 

“先煮点绿豆汤给你喝,好不好?”

 

“好,要喝冰的。”

 

“不行,未来半年你得跟冰的辣的绝缘。”

 

蓝河给他按着太阳穴,然后问人:“想吃点什么不?”

 

叶修咂咂嘴,没什么味道,然后莫名想念起老朋友来:“红烧牛肉面。”

 

接着补了两句:“经典款,加量不加价的那一桶。”

 

他就是皮一下,本来等着人训他,没想到等来一声“好”。

 

做什么?要把方便面加芝士加蛋给他改成豪华版的?

 

 

 

绿豆先洗干净了,然后放锅里加水滚上,洒了几大勺白糖,就这么开盖煮着。蓝河从冰箱里取出牛腩,然后思考了一下,觉得叶修该补维生素,又把胡萝卜也拿出来了。清水冲一会牛腩,切块冷水入锅滚着,然后开始准备香料包。

 

家里有那种铁丝网料包球,他用得少,平时拿一次性茶包多一点。香料有什么放什么,花椒八角必不可少,草果香叶也会来点,今天家里有肉桂和陈皮,也就稍加了一点,香料不敢加太多,太多则草药味重,会发苦。最后又放了颗小红辣椒给叶修提食欲,就不加辣椒酱了。封口,开水一烫,洗一下逼香气。

 

煮牛腩块的锅刚一滚,就关火捞肉,温水把剩余血沫洗净,不敢多冲,多冲牛腩香味就淡了。厨房用纸铺开,稍吸一下牛肉表面的水,胡萝卜去皮走滚刀块,京葱切大段,姜厚片,蒜整颗不拍,热锅下油,小火炒黄冰糖。黄冰糖上色颜色更鲜亮些。糖化开些就下牛肉胡萝卜和葱姜蒜翻炒,这厢叶修已经能听见噼啪油声,闻见阵阵香气逼人,原本不觉得饿,现下却馋的不得了。

 

老魏在跟他语音:“你怎么团队赛说一半不说了?喂?信号不好啊?”

 

“嘘,别说话,”叶修打断他,“我在拼命吸气,吸收天地之精华。”

 

“啊?”

 

 

 

绿豆汤可以关火了,因为叶修喜欢吃那种豆子不要煮太过的。蓝河放着让它晾凉,手上翻了几下锅,生抽老抽食盐调味,转进高压锅,加半锅热水,香料包放进去,盖盖子上气,好啦,等半小时就成。

 

他在厨房里转过一圈,取了小油菜切半烫熟,鸡蛋下锅煮成流心,又切了半碗草莓。估摸着绿豆汤不烫口了,先盛了一碗给叶修端过去。

 

这边叶修赶紧跟老魏挂电话:“不聊了,现在是资本主义的下午茶时间。”

 

那边老魏喊:“蛀虫!鄙视你!”

 

叶修临挂断语音,听见对面隐约传来一句:吃点好的养胃啊。蓝河把草莓也端来了,草莓上插个小金属签子。

 

叶修喂他一块,自己吃一块:“今年草莓甜啊。”

 

“这一盒质量好,上周买的就不行,又小又酸。”

 

绿豆汤喝两口下去,感觉整个人都变得甜滋滋的,胃也舒服不少。

 

蓝河听见两声“嘀嘀”,知是到了时间,转身回厨房忙活一会,就给他端来一碗佳肴。

 

油菜色泽脆嫩,牛肉码在碗沿,煮蛋流着黄心,手擀面浸在鲜亮汤头里,面上淋了点碎葱和香油,香气逼人。

 

一瞬间感觉胃都好透了,叶修呼哧呼哧吃得满头大汗,蓝河在旁边给他吹着面。

 

他的前小半生,是一桶红烧牛肉面。方便而廉价的食物,取来就有,开水一冲,在无数个通宵的夜晚里,昏黄的灯光下,冒出让人视线模糊的氤氲白汽。拌进嘴中不管滋味如何,只管草草安抚着饥饿的胃。一转头,还要继续在无灯亦无月光的路上摸索前行;后半生,则变成了一碗红烧牛肉面,取材选料无一不是精心,汤头里融着数种香料香气,和掌勺人的温柔与爱。咽一口汤,抚平胃的疼痛,亦能安抚疲惫不堪的心灵。

 

叶修的一生,就这样被两种红烧牛肉面划开了。

 

 


评论(22)
热度(383)

© 晨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