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江】与爱·蟹黄豆腐

江波涛睡到一半,夜半惊醒,从床上以九十度直角坐起,形同诈尸。他晃晃旁边的周泽楷:“你磨牙了?”

 

周泽楷睁着朦胧的大眼睛,一脸困惑又无辜地摇摇头。就这时惊醒江波涛的那种“喀啦喀啦”细碎的声响又于暗处发出。他猛摇周泽楷胳膊:“那这是什么声音?!”

 

两个人对视片刻,忽然一齐翻身下床,一个去厨房找大蒜,一个在衣柜里翻桃木剑。翻桃木剑的那个还正“咿咿呀呀”口里念咒,去厨房拿大蒜的那个就已经“啪啪啪”打开了全部的灯,宣布警报解除。

 

江波涛举着桃木剑跟到厨房,躲在他背后:“小周你发现了什么?!”

 

周泽楷挑了下眉,一副“宝贝,来干活吧”的表情。

 

江波涛顺着他视线看去,“哇——”了一声,连忙捂住嘴。

 

整个后半夜,两人飞檐走壁,恨不能上房掀瓦,与那怪声来源苦苦奋斗——原来是捆好的螃蟹越狱了。

 

 

 

周泽楷传的是他妈妈的脸蛋,一双眸顾盼生姿,两瓣唇欲语还休。江波涛第一次见周妈妈时,就一副被摄魂夺魄的痴样。他口才好,但有个毛病,那就是见到好看的人,口才加倍好,当天就把大美人哄得眉开眼笑,对他赞不绝口。

 

阿姨听说江波涛喜欢吃海鲜,满腔母爱很快就随着一箱箱海货一齐涌来。江波涛打电话道谢,又解释着他们俩都不会做饭,言外之意您别再破费。没想到第二天冷链就又送来了一箱新鲜螃蟹。阿姨说话有理有据:“这都是捆好的,你直接放到蒸锅里一蒸就好,配着姜汁醋吃,鲜着呢!”

 

他没好意思说,他们俩家里连个蒸锅都没有。就一个炒锅,还是买保险的时候拿的赠品。挂掉电话忧心忡忡,两人对着一箱子青色小生物束手无策,半晌后终于决定:刷牙洗脸上床睡觉。

 

江波涛睡前贴了张面膜,贴着贴着猛坐起来,面膜掉下一半,很有万圣节的效果:“我想好了,送给蓝河!他做好了一定又会请我们去吃,我真是太有才了!”

 

周泽楷回想起上次那一箱榴莲,觉得礼尚往来没什么不好,只是适时提醒了男朋友一件事:“叶前辈一个人能吃完一箱。”

 

“所以这事绝对不能让叶队知道!要不咱俩的螃蟹就没了!”

 

周泽楷乖顺点头,坚定地和男朋友站在同一战线,还做了个嘴上拉拉链的动作,以示绝对保密。

 

 

 

奈何天不遂人愿。东方天空一点鱼肚白时,蓝河正刷牙洗脸,便接到江波涛的电话。

 

“好蓝河,事情是这样的,我本来打算送你一箱东西,直接送到你家,”江波涛说着,顿一下,“但现在送我是送不过去了……要不,你上门取个货?”

 

蓝河叼着牙刷,歪一下脑袋:“嗯?是什么东西?”

 

蓝河按响门铃时,周泽楷和江波涛正如两个企鹅幼崽,一起缩在沙发上,瑟瑟发抖。铃声一响,江波涛一个箭步跳下沙发,蜻蜓点水般飞到门口,然后请进了救场专家:“还剩了四五个,就是不知道它们去哪了!找了半天都找不到!好害怕它会突然冲出来咬你一下,不是,夹你一下啊!”

 

蓝河四下看了看,开始排兵布阵:“其他门都锁起来,把客厅的窗帘拉上。”然后从袋子里摸出一把小虾米,撒在客厅地板中央,最后带两个人回了书房等待。

 

蓝河心里掐着表,时机一到,开门冲出去,在昏暗中眼疾手快,拎着螃蟹后腿,一个个重新逮捕入狱。拉开窗帘一查,一个不少。

 

“晚上比较好抓,没有光又比较静,听着它动静守株待兔就行了。”蓝河看看一箱子张牙舞爪的小家伙,问,“你们不吃螃蟹吗?”

 

“吃吃吃,这不是不会做吗,让我们做就糟蹋了,”江波涛把箱子封好,递到蓝河怀里,“你拿回去,也是物尽其用,怎么处置都行。”清蒸红烧肉蟹煲,我都可以!

 

江波涛见蓝河还有点犹豫,又劝道:“再等会就不新鲜了,要是没气了怎么办?”

 

这话像是个定心丸,蓝河终于点点头,辞谢了周泽楷要开车送他,拎着一箱螃蟹回了家。

 

江波涛心里美滋滋,就差要旋转跳跃:“我觉得今晚我们就能吃上螃蟹!”

 

 

 

怎料世事无常,他等了两天,蓝河那一点消息都没有。江波涛心里直纳闷:这是怎么回事?难道给做成醉蟹了?遂旁侧敲击问了叶修。

 

叶修一把烟嗓,讲话带点京腔:“哦,那箱螃蟹是你们送的啊,我说他从哪弄的。”

 

江波涛“嗯嗯嗯”点头,然后抛出了关键问题:“所以螃蟹做了吗?”

 

“做什么啊,”叶修说,“他给放生了。”

 

江波涛大脑空白了五秒,然后才缓缓运作:“……放放放放什么?”

 

“别担心,他专门找的河,不破坏环境,你们那一箱小螃蟹现在应该快快乐乐健健康康地长大呢。”叶修说着,想一下,“这个季节该下崽了吧?”

 

“不是,”江波涛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就给放生了呢?!”

 

“怎么,我没跟你们说过吗?他不杀生的啊,吃肉只吃三净,要么就不吃。”

(眼不见杀,耳不闻杀,不为我杀)

 

“……”

 

江波涛生无可恋,江波涛面若槁木,江波涛心如死灰。

 

晚上,他趴在桌上,摇晃香槟杯,独饮闷酒:“……额错咧,额真滴错咧,额从一开始就不应该不学做菜,如果额会做菜,额滴小螃蟹就不会跑,如果额滴小螃蟹不跑,额也不会沦落到这么一个伤心滴地方……”

 

周泽楷去夺他的酒杯,江波涛一把推开他:“走开!不要打断我买醉!我要一个人享受放纵的滋味!”

 

……不是,你自己演就罢了,你给苹果醋加什么戏啊?苹果醋它是无辜的啊?

 

江波涛还在冲击奥斯卡小金人:“我妹想到啊,我万万妹想到啊,蓝河这浓眉大眼的也叛变革命了!敌军都打入我方内部了!”

 

周泽楷心里感慨又疯了一个,看着他也束手无策,只好长按录音,把江影帝的经典语录发给蓝河,邀请对方一同欣赏这精湛的表演。

 

哪知他音还没录完,对方倒抢先发来个物流图片,还贴心地附了份菜谱。周泽楷手忙脚乱取消录音,点开菜谱看看,灵光一闪。

 

 

江波涛只觉周泽楷最近在背着他捣鼓什么。一会说要提前回家,一会又让他帮忙买什么东西,总之独自待在家的时间长了很多。江波涛心里盘算,我生日还差了几个月呢,难道他这么早就开始准备?心里偷乐,也难得看破不说破。这一天周末,周泽楷又请他回战队取份材料。江波涛哼着歌回家,孰料钥匙才一打开门,一股浓浓蟹香便扑面而来。

 

周泽楷就站在门后,捧着一盘蟹黄豆腐,兴奋如同期待得到表扬的大型犬:“蓝河送了瓶秃黄油!”

 

瓷盘中,内脂豆腐密密排列,一块块颜色莹白如玉。职业选手下刀极稳,豆腐大小均匀整齐,品相上佳,更是没有一处破损。蟹油红润,蟹黄莹泽,点点葱花点缀其上,香气扑鼻。

 

“我……”江波涛有点哽咽,一向伶牙俐齿,偏偏这时却说不出什么话了,手足无措地解释,“我那天也就是喊喊,我也不是真的一定要吃,我……”

 

最后那句没说出口,因为周泽楷舀了满满一勺蟹黄豆腐喂进他嘴里。他还没嚼两下,眼泪刷的一下就下来了。周泽楷指腹擦擦他眼角,目光温柔:“别太感动,以后还有。”

 

江波涛吸吸鼻子:太——他——妈——咸——了——吧!——

 

蟹香满屋,周泽楷又喂他两勺,谁知越喂他越哭。看着江波涛“幸福的眼泪”,周泽楷内心充满了成就感。正准备自己也尝一口味道,谁知勺子被人一把抢过:“不行不行,这一盘都是我的!你不许吃!”

 

周泽楷更高兴了,不住安慰他:“好,都是你的,都是你的。”

 

两个人坐在餐桌旁,江波涛一口豆腐十口水,被活活撑成水壶。周泽楷见他吃得那么猛,心里甜成了盛放的花:啊,只要他开心,不管多辛苦我都给他做。

 

江波涛艰难咽了一口,抬头就看见俊美笑靥,当下又用力塞了自己两勺:啊,只要他开心,不过多难吃我都能吃净!

 

他正仰头灌水时,忽然见周泽楷回了厨房:“对了,要配饭。”

 

他心里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颤抖着齁哑的嗓子问:“什什什什么饭啊啊啊啊?”

 

周泽楷探出头,粲然一笑:“菊花饭。”

 

“……”等一下!要配蟹黄吃的菊花饭不是拿花店里的菊花做的啊!你是不是对这个饭有什么误解啊!那一坨是个什么东西啊啊啊啊!

 

江波涛背后冷汗直下:“这个……咳嗯……小周我今天也挺饱的了……要不……我明天再……”

 

“哦……”

 

你不要露出那么失落那么难过的表情啊!别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啊!我吃还不行吗!

 

江波涛颤抖着双手,舀起一勺颜色诡异的米饭。这一勺饭倏忽在他眼前,化作了巍峨的大山,狠狠压来。

 

一口下去,他看见了终极。

 

 

 

 

 

 

 

 

 

 

 

秋风渐凉,被蓝河安置在湖底深处的小蟹们,纷纷爬上了岸。生殖洄游的本能,驱使他们渴望回到大海。在长江入海口,它们……

 

“唉文州文州文州!你快过来看!这里有好多螃蟹啊!看着都好好吃啊!”

 

“少天,别离导游太远……哦,真的呢,呵呵。”

 

那一天,螃蟹终于回想起了,被广东人所支配的恐惧。

 

 

 

 

 

注:生殖洄游那句话出自《风味人间》,希望大家都去看,超好看!陈晓卿是我男神!

 

 

 

 


评论(8)
热度(94)

© 晨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