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喻】与爱·黄豆炖猪蹄

喻文州坐在床上,腰后靠着抱枕,正在翻书。边翻边听黄少天在阳台上跟人耍嘴皮:“叶修你就别过来了吧,你这什么话?你过来我不得准备饲料?快拉倒吧,猪的体脂率才百分之十五,你快别拖累猪了……文州?文州准备冬眠呢有什么事明年开春再说,啊带礼物?你送礼,明眼人都知道这分明就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你没安……呸呸呸!你才是鸡呢!”

 

“喂王大眼,什么事啊?到广州了?到就到了呗给我们打什么电话,你是千里送啊还是给二老报安啊?哦给喻皇大帝请安是吧,先歇着吧他暂时没空应酬,他日理万机……呸呸呸你才是鸡呢!”

 

“周泽楷啊,什么事啊说……唉怎么没人说话啊?喂?喂?出声啊你们电话坏啦?喂喂喂喂喂?”

 

黄少天舌战八方,讲电话讲到手机没电,中场回来休息,累得仿佛连打八场世邀赛:“哎呦,忙死我了这一个个的,嘘寒问暖还不如打笔巨款,光哔哔干嘛。”又看了看卧伤在床的喻文州,“哎呀,算啦,患难见真情,大家也是真心疼你。你看看你伤这一回,半个联盟都上赶着操心,知道的是你朋友多人缘好,不知道的当咱俩子嗣绵延,儿女都回来关心空巢老人呢。”

 

喻文州给他倒了杯水:“歇歇吧。”我听你说话都累。

 

黄少天接过水杯,忽然安静了很多,边喝边瞧他,看一会就笑起来:“这就是我为什么喜欢你,养伤在家也不忘手上捧本书,知书达理的……”

 

喻文州举起手中的书:“《家常菜谱大全》,我正在想一会跟你点什么。”

 

黄少天扭头就走了,留喻文州一个人在床上闷笑,走廊里传来黄少天的愤怒:“把我五秒钟前对你的夸赞还给我!”

 

 

 

上个月联盟新赛季如火如荼,连带着喻文州忙得找不着北。他在联盟广州分部,一个会接一个会地开,跑上跑下瘦了一圈。有时加班到晚上,黄少天都洗好上床了,还没见人回来。摸到办公室一瞧,那厢裹着薄毯,累得伏在桌上,已然睡熟。醒来时白嫩脸蛋被文件硌出几道红痕,眼神朦胧,又累又无辜,看得黄少天第二天就给联盟当起了免费劳动力,日常直播内容都变成了做excel表格。

 

那天黄少天一边在家码word文档,一边跟弹幕闲聊:“我写的什么内容?那当然不能透露啦,这可是你们喻总下次的发言稿。什么?我怎么会累死他呢?我稿子写得很少的好不好,他们发个言文绉绉得要死,我七个小时都憋不出六个字。镜头就对着我的脸呗,怎么说你们天哥现在也是靠脸吃饭的人了,唉怎么今天礼物这么少?给你们截屏盛世美颜的机会你们还不稀罕了是不是……”

 

正聊到一半,那边郑轩咣咣咣砸门:“黄少!黄少不好了!”

 

黄少天被他吓了一跳:“老天爷啊,什么事能让你这么激动?”

 

打开门一瞧,小卢也挤在旁边,哭得眼眶通红:“黄少!——呜呜呜黄少、喻队他,喻队……”

 

黄少天一听这话,大脑顷刻一白,猛摇他肩膀:“文州怎么了……?你倒是说啊!”

 

“呜呜呜……他从楼上掉下去了!”

 

黄少天一僵,小卢蹲在地上抱着腿,痛哭起来。郑轩也满面沧桑,好像一瞬间老了许多,低声道:“……人现在在医院躺着……你快过去吧,就等你去看了。”

 

 

 

据郑轩回忆,黄少天当时就软了,跌坐在地上,抱着门框,喃喃自语。凑近一听,是个单句循环:“He jumps, I will jump with him.”

 

 

 

广州的医院走廊,黄少天拎着郑轩领子用力晃:“你们俩脑回路怎么这么清奇啊!你们脑子不太清真吧!上下楼梯崴脚骨折不会说完整点?怎么说话都大喘气呢!吓得我以为人都躺太平间了!”

 

那边护士在走廊另一头喊:“512床的家属请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

 

还控制情绪?黄少天红烧了这两个兔崽子的心都有!正此时手机一阵振动,嗡嗡嗡吵得他拿起来一瞧,原来是他那句泰坦尼克号名言被郑轩发在职业选手群里,大家乐得炸开了花,叶修带头刷捶桌笑。

 

黄少天立刻披甲上阵:“叶修你就幸灾乐祸吧,你上半年没崴脚?就是你们这四个心脏平日里作恶多端才天道好轮回!还有你周泽楷你在那乐什么啊,江波涛是心脏4+2你可仔细点吧!王杰希还有你!你还发表情包!还发!”

 

张佳乐透露,后来他真的在他们副队长的日程本上看见了一句话:上下楼梯注意安全。

 

 

 

这一下负伤在身,喻文州工作耽误掉大半。他带着石膏在医院躺了两周,手边堆了大堆文件,每天不是有条不紊地敲电脑,就是温温和和地回电话。同屋的大妈不认识他,见他宵衣旰食,口里又天天数字千万,以为自己身边躺了个大总裁,还拉了拉正给自己剥橘子皮的儿子:“你看看人家,年少有为啊,你再看看你。”

 

这一说不要紧,专心剥桔子的儿子一抬头,瞧见旁边那床躺的是谁,一激动把桔子都捏爆了:“喻喻喻喻喻队!——”

 

喻文州还没回应,身边正在摆饭盒的男人就拉下口罩墨镜:“这兄弟这么激动,我当他吁吁吁吁喊驴呢。”

 

男生更激动了:“黄黄黄黄黄少!——”

 

从那之后,喻文州每天除忙工作外,又多了一项任务:给小男生带来的各种笔记本签名。偶尔也替黄少天签两个,后者正在家给他煲汤。

 

 

 

同屋的大妈为人热心,又特别喜欢喻文州这样温和有礼,没几天喻文州就收获了一个干妈。出院时身边一大堆补品,一半是那男生带来的粉丝慰问,一半是阿姨的爱意。黄少天来接他时,见他被小山般的水果与牛奶淹没,笑他成日招蜂惹蝶。等到了家,黄少天就果断把所有和他工作有关的东西搬得一干二净:“你说住院吧我怕你每天闲着无聊,你做做就算了,到家了什么东西没有?Switch,Surface,Kindle,你想玩什么不是有什么?”

 

黄少天抱着资料,喻文州抱着他的腰:“别搬走,不看看我心里不舒服。”

 

“工作狂,好好歇着去,养好伤早点回工作岗位不比什么都强?”

 

从此喻文州便过上了左拥水果右抱零食,一日五餐体重翻番的美好日子。

 

 

 

他又翻两页菜谱,外间黄少天正找鞋,鞋柜门被他来回开关,一阵啪啪响:“喻皇想好点啥了没啊?小天子好给您出门买菜去!”

 

喻文州把菜谱一合,在卧室里朗声道:“我要吃鱿鱼须,螃蟹钳,红烧鸡爪,麻辣鸭掌……”

 

黄少天笑得不行:“您真是个以形补形的人才!”

 

黄少天脚速跟手速一样快,去如走兔,来似飞乌,真的给喻文州买了一包炸鱿鱼圈,到手上的时候还热乎得要命。喻文州石膏还没拆,也不要人扶,自己拄着拐杖一跳一跳到餐桌边坐下,一边咬炸鱿鱼圈,一边等开饭。

 

广州虽还热着,近来也有降温趋势。天一凉,人便越发喜欢热量高的东西,贴贴秋膘也好温暖过冬。炸物酥脆可口,鱿鱼劲道弹牙,滋味咸甜适中,叫人爱不释口。喻文州吃着吃着,擦擦嘴角的油,忽然摸到肚子上的肉,心中警铃大作。不行啊,喻队从此要变口俞阝人了!他马上放下炸鱿鱼圈,并把它推得远远的。

 

米饭在电饭锅里煲着,米香四散逃逸,在屋中乱窜。黄少天嗒嗒嗒切完了最后一码菜,正在拍蒜,还有余力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在厨房喊:“你怎么不吃了?不好吃啊?”

 

喻文州想,说实话又得被念叨几小时,美丽的谎言便张口就来:“我给你留着。”

 

也不算全撒谎,一半一半。他正为自己的机智点赞,忽听黄少天笑:“你吃它我吃你,分工多明确啊!”

 

……好好说话,不要开车。

 

黄少天话音刚落,炉灶点火的声音便响起。喻文州把手肘支在桌沿上,手背撑着下巴,静静听厨房传来的声音。滋啦滋啦,是葱姜蒜下锅爆香,噼里啪啦,带水的蔬菜与热油奏起了旋律,再等哗啦一声,生抽酱油淋进锅中,香味便顺着厨房门一路飘来。喻文州那颗准备节食的心转无踪影,跟着菜蔬一块烩进锅中,化成了汤汁,无迹可寻,只眼巴巴看着厨房门,望眼欲穿。

 

热炒从下锅到盛菜速度快,他面前不一刻就摆满了菜盘。杏鲍菇,小油菜,四季豆,扫了一眼,竟都是素的。

 

黄少天一边上菜一边说:“做大鱼大肉呢,你又该说胖了胖了,这回没得挑了吧?包你吃得比张新杰还健康。”

 

以前听人说过广州男人疼老婆,喻文州一向笃信科学,本对这种地域言论将信将疑,但看了黄少天,心里不免又信上一二。黄少天给他盛米饭,碗中间留个空,呼呼往里吹气,好让米饭凉得快些。凉好了才把筷子勺子放到喻文州手里,自己又去厨房忙活:“留着点肚子啊,主菜还没上呢!”

 

喻文州夹四季豆的手一抖,翠嫩嫩的四季豆啪一下掉回盘里:……还有菜?

 

他听见给高压锅放气的声音,过了一会,高压盖咔哒打开,一股浓油赤酱的香气窜入鼻中。没一会,黄少天就戴着隔热手套,捧了个瓷盆出来:“来来来碗腾一下地方——”

 

雾气蒸腾处,黄豆颗颗饱满,蹄肉晶莹透烂,菜品色泽油亮,引人垂涎欲滴。

 

喻文州面前摆了好大一份黄豆炖猪蹄。

 

“来吧高手,给您以形补形,吃啥补啥!”

 

喻文州夹起一小块猪蹄:“你意思我是这个?那你不就是每晚抱着大猪蹄子睡觉喽?”

 

“这多好啊,咱家养猪致富嘛!”

 

喻文州一边笑一边说:“不行,猪的体脂率才百分之十五,我不能拖累猪。”

 

“你瘦成这样,我都怕你拉低猪的水平线。”

 

“哪有,我这两天睡觉,感觉浑身松软,还以为是你换了床垫,后来才发现都是我自己身上的肉。”

 

“那是你原来太瘦了好不好,”黄少天说,“我本来还想着你退役了就能歇一歇,哪知道老冯他就是个吸血鬼啊,一转眼就把你往火坑里推。我怎么喂你怎么瘦,我越想法喂你还越瘦,你没见前两个月,你眼眶都下去了,吓得我还以为你在外边嗑药了呢。”

 

喻文州满心欢喜,正要把猪蹄送到嘴边,不料筷功不好,猪蹄骨碌碌滚到桌上;黄少天给他找了副塑料手套,让他拿着啃,他捏起一个,被烫得手一松,又丢一个。

 

“行行行还是我来吧,反正我也不是第一天见识到你手还不如人家蹄子灵活。你说光手不好使就算了吧,你自己又不当心,脚也不想要了。要不我当年其实都觉得你完全可以开发一下脚,万一你的技能点在脚趾头上了呢?电竞报纸报道你都是身残志坚用脚荣耀,还能给咱们队圈粉呢……”

 

黄少天给他剔肉,剔好了码在喻文州碗上,喻文州夹起来吃掉,两人完成了一道流水线。黄少天就算退役,手速依旧超群,喻文州的碗很快满成了富士山,他嘴里塞满了肉,说话也含糊不清:“你嫌弃我……”

 

黄少天舀了满满一勺黄豆喂到他嘴里:“我还嫌弃你?四赛季你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是往谁外套上抹的?六赛季你喝酒吐了半夜谁给你收拾的?昨天晚上谁给你口的?行啦赶紧吃吧喻皇大帝,吃饭都堵不住你的嘴话怎么这么多。”

 

……哈?到底谁话多?

 

北京烤鸭用的是填鸭,就是往鸭子嘴里塞食的那种喂法,喻文州感觉黄少天喂他也没差多少,一顿饭结束,看他的眼神都颇有成就感,喻文州感觉下一秒自己也能被烤了。

 

他确实感觉有些热,原来是吃得饱,身体出了汗。胃有些涨,里面塞满了幸福感。

 

喻文州这个养生专家,中午雷打不动要睡午觉。黄少天本来没这个习惯,这么多年下来两人相互影响,他竟也爱上了中午打个盹。哪知今天好像不在状态,在床上翻来覆去,烙饼一样。

 

喻文州艰难地翻了个身(因为撑),摸他的背:“睡不着?”

 

“我想了半天我还是去沙发上吧,我生怕一会踢着你踹着你了怎么办。”

 

这边话音刚落,半个身子还没撑起来,腰便被人一环。喻文州埋在他背后:“别走……你不在我睡不着。”

 

 

 

午后的阳光很好,很暖,很温柔,和他背后传来的喻文州的呼吸一样。他嘴角无奈的笑里又藏满了得意,转过身去,捏人的脸:“我的好队长,你怎么越长还越倒回去了。”

 

喻文州正睡意渐来,好一副眼饧骨软的朦胧诱态:“那您是头号功臣。”

 

“是是是是是,您说的都对,我功德无量。”

 

他没忍住,亲了上去,唇舌交缠,温柔缱绻。一吻方毕,他把喻文州搂在怀里,对方温热的吐息挠在他心口,他便一下回想起那一天,他听到对方“躺在医院”。

 

那时他站在医院科室,手里正拿着骨折的片子,一遍遍反复同医生确认“他真的只是骨折?”,最后竟蹲在地上,喜极而泣。医生八成还以为这来的不是亲戚是死对头,否则怎么还觉得骨折是小事,否则怎么见人躺在病床上还欣喜若狂。而他活了二十多年,才终于知道,世界上最美好是有惊无险,最幸福是失而复得。

 

喻文州在他怀里,快要睡着了,小声喃喃着:“你真的不嫌弃我……我吃了一嘴油……都没擦……”

 

黄少天抬起手腕狠狠擦揉湿润的眼角,然后贴在喻文州耳边,给了他一个新昵称:“喜欢你还来不及呢,赶紧睡吧,我的小润唇膏。”

 

 

 

 

 

 

 

 

 

 

 

喻文州将睡未睡时,忽然听黄少天问:“对了,你知道黄豆炖猪蹄有什么功效吗?”

 

喻文州大脑模糊运转:“促进骨骼愈合?”

 

“是丰胸下奶!”

 

“……黄少天,你去睡沙发,现在,立刻,马上。”

 

 

 

 

 

 


评论(12)
热度(443)

© 晨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