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R】戏精的诞生

“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今天我们又讲到宴桃园豪杰三结义!”黄少天右手中折扇啪一甩开,正面“夜雨声烦”,背面“贱定天下”,“正此时三人同到张飞庄上,共举大事!飞曰:‘吾庄后有一桃源,花开正盛……’”

 

蓝河在底下磕着瓜子,听得聚精会神。定睛一瞧,小小一间宿舍内竟挤满了蓝雨的男学生。大家喝茶吃果,一块听黄少说书。黄少天说书名扬整个大学城,一张嘴皮翻腾两小时竟能不喘气,手舞足蹈,声情并茂,没有女学生可瞧的蓝雨男生日渐把听评书列为课余活动。自此,“黄少天说书”与“喻文州泡脚”和“魏琛喝枸杞”并称蓝雨三大老年人养生活动。

 

黄少天朝上一拱手:“皇天后土实鉴!我等愿结为异姓兄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若有异心,当天人共戮!——”

 

“我今天就把你戮了怎样。”

 

黄少天被背后突然一声吓得整个跳起来:“哇!哪个贼人如此大胆!”回头一瞧,“我靠!老叶!”

 

话音未落,男学生们便纷纷抛杯掷果,一齐作鸟兽散。黄少天急得大喊:“唉!别跑啊!还没给钱呢!”

 

叶修拎着他后衣领,把他也往门外送:“赶紧走赶紧走,要不一会我去告你聚众……”

 

“你告我什么啊?我这是聚众……聚众传播中华传统文化!再说你一个外校的、你管得着么你!”

 

“我来帮友校建设文明校风校纪。”叶修把他拎出门外,“喻文州手太慢了,我这叫友情支援。”

 

黄少天一连串抗议声被关在门外,哪料叶修一回头,蓝河也雄赳赳气昂昂地准备往外去。

 

叶修揽住他:“这是你的宿舍,你要去哪啊?”

 

蓝河:“我等异姓兄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若有异心、当天人共戮!”

 

叶修:“……”

 

 

 

叶修坐在他床铺上,看蓝河擦桌子扫地打扫卫生,瓜子壳与果皮小山一样填满了簸箕:“你知道为什么每次黄少天说书都来你宿舍吗?”

 

蓝河撑着扫把直起身:“因为我等异姓兄弟……”

 

“够了、因为你每次都给他无偿打扫卫生!”

 

叶修说着,一扭身子:“哥都没这待遇。”

 

蓝河抱着扫把歪头:“你也说书啊?”

 

“……”

 

他见叶修怏怏不乐,凑到他身边:“今天怎么了,怎么有空过来?”

 

叶修小声哼哼:“怎么了?我给你打了24个电话,发了两百多条信息,你理都不理我一下。再看不见你我都以为你被拐去微草种实验田了。”

 

蓝河一看手机,大惊失色:“刚刚黄少说书么,我们就都把手机静音了……”

 

叶修顺水推舟地委屈道:“黄少黄少,成日就是黄少。”

 

蓝河心中一奇,心想叶修平时不是这个画风啊:黏人加查岗,还吃起飞醋来,此事定有蹊跷。他挨着叶修坐下,小声道:“……你是不是生气了?”

 

叶修一听,鱼儿这就要上钩,但仍语气淡淡道:“没有。”

 

蓝河在他身边,掰着手指头解释:“大家都是异姓兄弟么……”

 

“你觉得我是在气这个吗?”叶修转过身,“从咱俩谈恋爱开始……包括之前,哪一次不是我主动?”

 

叶修给他算:“是不是每次我们出来,都是我主动约你,主动找你,主动给你打电话?”

 

蓝河听了听,费劲思考着:“话是没错,但主要原因是每次我找你你都在打游戏啊……”

 

叶修一挥手:“那先不说这个!你回忆一下,牵手接吻拥抱,是不是都是我先的?”

 

这倒是实话。蓝河忸怩起来:“我不好意思嘛……”

 

叶修见颇有成效,加薪添柴道:“我看你不是不好意思,你没那么喜欢我罢了。”

 

蓝河一时间急了,攥着他袖子:“不……不是……”

 

“哦,对了,你一次喜欢我都没说过。”

 

蓝河唇张了半天,翕动却无声,脸涨得通红,头越发深埋下去。叶修笑着盯他染成樱桃色的耳朵尖,口中却是好一番慨然长叹:“唉、罢了罢了!天若有情天亦老,多情却被无情恼!”

 

说完他就起身要走,哪知刚刚站定,便被人从背后抱住。一双细手攥着他胸前衣领,小脑袋在他肩头埋得死紧。叶修忍着笑,回身捧住他脸,两人唇都快要擦上:“你有什么想说的?”

 

蓝河一张脸熟透,嗓子眼里泄出一两个破碎的音节,听不出意思。

 

叶修的唇停在他嘴角:“真没什么想说的?那我可走了。”

 

“我喜……嗯……喜……”

 

叶修一咽唾沫:“快点,我快忍不住了。”

 

“喜……嗯?”

 

“不是,我是说我快生气了。”

 

“你别生气……”蓝河眼睛紧闭,一鼓作气道,“我喜欢你!”

 

他话音将落,唇便被人叼住狠狠吮吻。脚下一个趔趄,身子向后倒去,两人摔在床褥上,趁势放肆深吻。

 

叶修半晌才放开他,两人喘息甫定,蓝河小心翼翼看去,见危机解除,心中还傻乐:“你不生气了吧?”

 

却见叶修又叹起气:“我哪敢生气?不过是担心你不喜欢我而已。”

 

蓝河赶忙抱着他又拍又哄:“绝对没有那回事。”

 

叶修垂下眼帘:“那谁知道?空口无凭,没一点诚意。”

 

叶修视线扫过他精致锁骨,一瞥即离。蓝河恍悟,刚刚止息的面皮又沸腾了起来。叶修见他着实不好意思,正欲放过,熟料被人闭着眼送来枚香吻,轻轻柔柔地落在唇上。


外部链接



蓝雨男生宿舍楼根下,一溜蹲着四个大老爷们,在秋风中饥肠辘辘。其中一个问旁边的人:“大春,我们还等蓝河吗?”

 

大春意味深长地说:“我等异姓兄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

 

旁边笔言飞一跃而起:“行啦不等啦!再等他真要同年同月同日饿死在这了!”

 

大春还在念黄少的台词:“皇天后土实鉴,若有异心……”

 

笔言飞:“我看见叶修进他宿舍了。”

 

“……”

 

“走走走走走!谁理这对恩爱狗!”“我靠我说怎么这么久!天黑他都不一定出的来了!”“咱们现在就去吃火锅!气死他!”“对!我们扶着墙进去扶着墙出来!”

 

 

 

叶修真的到了天黑才回学校,他满面春风得意进了宿舍。苏沐秋正拎着毛巾叼着牙刷要洗漱,还没走两步,宿舍门猛地一开,吓了他一大跳:“我靠……吓死我了……”

 

等他看清来人着装,又是一句:“我、靠!——你吓死我啊!——”

 

叶修哼着小曲,打他面前潇洒进门。苏沐秋目光紧盯着他,恨不得扎出个洞:“你穿着蓝雨的文化衫回来!你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你跟外校有奸情啊!”

 

叶修悠悠一句:“我自己的衣服脏了呀。”

 

苏沐秋拿脚指头想都知道衣服是怎么脏的,进了盥洗间边挤牙膏边问:“你又去糟蹋谁家秧苗了?”

 

叶修的笑意都快溢出来:“就是……”然后突然想到,“什么叫谁家?我专一的很,而且注意你的措辞,我们这叫两情相悦。”

 

苏沐秋刷着牙,“嗯嗯” 两声算是应付,直到漱了下口才有空回他:“您是潇洒了,今天下午咱们公会抢Boss,我可是一个人顶两个人用!”

 

叶修一手拍拍桌子:“没看见这是什么?宵夜!”

 

苏沐秋眼睛一亮,高喊:“买了啥?”

 

“全家桶!两个!”

 

他从盥洗间探出了头,嘴边一圈白泡沫,像长了把胡子:“好兄弟!够义气!”刷到一半才想起来,“我靠,那我刷牙干嘛?”

 

“说真的,我真心建议沐橙以后看电视剧都上咱们这来。”叶修晃到盥洗室门口倚着门框,苏沐秋洗了把脸,从镜子里看他:“她们宿舍没电她追大结局才来的。你怎么回事,还对电视剧感起兴趣了?”

 

“这你就不懂了吧,那东西看着是无聊剧情,其实内里大有玄妙!”叶修娓娓道来,“以退为进,以守为攻,我跟着她看了一集,真是大受启发、获益匪浅啊!”

 

苏沐秋一边擦脸一边纳闷:“什么玩意?你讲清楚点。”

 

 

 

“……事情大概就是这样。”

 

晚上,几个人聚在蓝河宿舍里开茶话会。蓝河手上正在织围巾,抽了针又起一行:“我也在反思,我是不是没有照顾他的感受。以后我一定要多主动些,不会再让叶修感觉受到冷落了。”然后拿起围巾左右看看,“冬天快来了,我要是织条围巾送叶修,他一定很高兴!”

 

黄少天在一边听完(蓝河省略了部分内容的)起因经过,脑中头脑风暴,戳身边的喻文州:“我怎么左听右听感觉不太对劲呢?他是不是被人坑了?”

 

喻文州正在泡脚看书,闻言叹口气,边翻书边回他:“这是被人坑了吗?这是被人卖了还在仔仔细细给人拿验钞灯数钱。”

 

 

 

 

 


评论(42)
热度(296)

© 晨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