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叶蓝


清晨,叶修上山,寻找一种精灵般的美食。

 

那是一种敏感又容易害羞的小动物,通常要用夜雨声烦限量周边来引他出洞。

 

“这年头越来越不好逮啦,想当初走着走着就能遇见,你不找他他还能主动找你。唉,时过境迁啊。”叶修这样说道。

 

走着走着,叶修忽然停下了脚步:“嘘,有动静。”

 

他在一片栎树叶下埋好了陷阱,静静等待机会的降临。

 

陷阱发出喀啦一声,叶修收获了今天第一只猎物。

 

“这个不行啊,这个是黄兔子,我们不要黄兔子,只要蓝兔子。”

 

黄兔子,是兔子中比较聒噪的一种,天性胆大,喜欢亲近人类。

 

叶修把兔子丢在了树根下:“赶紧把他扔这咱们就走,要不他一会准黏着你,甩都甩不掉。你看你看,他跟过来了!哪有这么自恋的兔子呢,自己的周边都要!”

 

要想甩脱黄兔子,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必须要有十年以上的功力,足够的耐心,和一副厚实的耳套。

 

时间、功夫与好的工具,缺一不可,这,就是人类面对黄兔子时的智慧。

 

 

 

叶修今年将近30岁,但对于捕捉蓝兔子的经验也不足两年。

 

“黄兔子卖到外面贵,但是呢,不可爱,外行人都不懂这个。我自己的话,还是要捉蓝兔子的。”

 

黄兔子,有一身秋叶般的褐黄毛皮,是所有兔子中人气最高,最受推崇的一种。对于叶修来说,捕捉难度也很小。但这并不是他想要的。

 

叶修在一株松树旁重新布下陷阱:“希望今天能有好运吧。”

 

好运并不总会降临。一大块积雨云飘来,天气阴沉,似乎要下雨。

 

空气中湿度上涨,这会影响兔子的出行。

 

“完了,今天小蓝可能不会出洞。”叶修面有憾色。

 

突然,陷阱又是一阵响动。

 

“哎呀、这个……这是要回窝的喻兔子吧?”叶修拎起兔子的耳朵,“脚不好使啊?怎么什么地方都往里跳!赶紧走赶紧走。”

 

叶修放走了灰色的喻兔子。不过度捕捉,保护生态自然,这,是叶修与山林的约定。

 

“唉?我刚刚放这的周边呢?喻兔子叼走了是不是?!”

 

喻兔子十分机灵狡猾,一般人并不是他的对手。

 

刚刚过去的几个小时,叶修走了五公里的山路,但并没有见到蓝兔子,甚至还丢了诱饵。

 

叶修看起来有些疲惫。

 

他坐在树下:“唉……好饿啊。”

 

就在这时,一朵白色的蘑菇滚到了叶修的脚边。

 

叶修捡起蘑菇:“唉……好冷啊。”

 

接着,一只白色的兔子跑来,贴住叶修的身体。

 

叶修眼疾手快,捉住了他。

 

叶修不停用手抚摸兔子:“来,给大家看看,这个很漂亮的。”

 

蓝兔子有一身雪白的皮毛。而在夜间,白色的毛在月照作用下,会显出淡蓝的色彩。这是他名字的来源。

 

蓝兔子用力蹬腿,看起来想要挣脱叶修。

 

“他肚子上的毛很软,摸一会他就安生了。

 

“他就是比较心软,你装一装可怜他就会跑过来,这时候可以捉他。但不能总用这招,他会生气,生气就咬人……唉!小蓝轻点!咬这么狠呢今天!”

 

美食,总是犒赏勤劳又有耐心的人。叶修抱着蓝兔子回家,脸上挂着收获的喜悦。

 

“玩两天还得把他送回来,他比较喜欢蓝雨。”

 

在物质水平越来越发达的今天,如何在生态资源与个人需求间取得平衡,这是叶修,和我们每一个人,都要思考的问题。

 

 

(我TM在写什么)

评论(28)
热度(152)

© 晨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