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与爱·减脂爱心便当

※有好多行周江

 

 

今日秋高气爽,市中心某名牌理发店迎来了两位客人。前者玉树临风,气宇非凡,皮肤又白又亮,自带打光板效果,走在路上身边咔咔声不歇,全都是相机快门声;而后者完全是前者的反义词,被强行抓来理发,整个人无精打采,身子好似随时要化成滩水,鞋底与地板黏着,走路仿佛滑行。

 

周泽楷一进店照例引来一阵尖叫,店员小姑娘们里三层外三层围住他。尽管小周是店里常客,也不能削减姑娘们每次见他时的热情。“小周要吃零食吗?”“小周今天也好帅!”“小周穿这么少冷不冷啊?”一股脑拥住了周泽楷。被晾在后面的那个人乐得清闲,就是不断左顾右盼看店里有没有禁烟标志。周泽楷终于从层层阻挠中抽身,温声道:“Simon老师在吗?”

 

周泽楷有预约在前,Simon老师显然久候大驾。叶修看了一眼对面人的造型:头皮剃出一片他怎么也看不懂的哥特体英文,头顶上一溜长发随着动作左右摇摆,活像鸡冠,他实在难以相信周泽楷的发型竟出自他手。

 

Simon惊喜极了,小绣拳打一下周泽楷胸口:“哎呀楷楷~你都学坏了啦,你来就好了嘛还给我带新客人~讨厌啦!”

 

周泽楷微微笑着,偏头跟叶修说:“老师人很好的。”

 

叶修一脸问号:真的假的,我怎么没看出来。

 

就此时,Simon已经贴到叶修身边,手指拨弄叶修过长的头发,口中说道:“你这个朋友底子也很不错的嘛~哎呀!我想到了!我要给他做一个铲青的造型!再烫一下……”

 

“不不不不不不必了,”叶修像只马上要被扒皮的兔子,慌里慌张从Simon老师手下逃脱,“我就剪短。”

 

“什么?!”Simon像是听见了世间最恐怖的噩耗,眼睛瞪得不亚于亲眼见到三体人入侵地球,“剪短?他竟然跟我说剪短?!”

 

那厢Simon老师一副西子捧心模样,仿佛马上就要背过气去,店里的小姑娘们忙不跌安慰他。周泽楷也小声跟叶修建议道:“Simon老师做发型很好的。”

 

叶修连连摆手:“真不用,我剪短就行。”

 

 

 

店里又来两个年轻男孩时,Simon正面上梨花带雨,不情不愿地给叶修剪短。叶修在镜子中看见来人,吹了个流氓哨,惹得其中一个男孩笑起来。

 

男孩捧着一小盒炸鸡块走近,用签子挑起一个喂到叶修嘴边:“现在方便吃东西吗?”

 

叶修一口咬下鸡块,边嚼边含糊道:“方便方便,还方便亲你一口。”

 

男孩脸一红,转身就要走,叶修忙拉着他:“过来让我嘴一个。”

 

对方终于拍掉他的手:“又耍流氓!”

 

旁边的周泽楷依旧腼腆安静,只和江波涛拿嘴型飞了个吻。江波涛从店内架子上抽出两本时尚杂志,在店员摆好咖啡与甜点的桌边坐下,跟蓝河招手:“来这边歇歇吧。”

 

蓝河应一声,在江波涛旁边坐下,两人一块翻杂志等他们。叶修目光一直没离开蓝河。从他白毛衣上方露出的精致锁骨,到深蓝色牛仔裤没包住的纤细脚踝,来来回回把人看了数遍。秋日午后的阳光给他镀上一层淡淡金色。

 

蓝河也很认真地在看杂志,翻到一本,惊讶地和江波涛说:“呀,这个封面是小周啊。”

 

“嗯,这家店很喜欢进有小周的杂志呢。而且小周光这个月就有两本杂志封面,你看这一本,内页还有他代言的广告……”

 

蓝河在江波涛的介绍下,不住赞叹:“哇,小周身材好好啊。”

 

一听这话,叶修便努力伸长脖子想从镜中看见那杂志,Simon老师按住他:“您别乱动!”

 

那边两人还在翻杂志。蓝河道:“小周腹肌这么明显。”“没有啦没有啦,这个都是化妆师扫的阴影。”

 

叶修嗅嗅空气,感觉自己身边泛起一股酸味,有点像醋。

 

“你就别谦虚了,而且小周皮肤也很好。”

 

叶修偏头看看一旁的周泽楷,灯光下对方皮肤细腻,没一点瑕疵,根本找不到能让他吐槽的地方。叶修感觉周围的空气越来越酸。

 

蓝河还在翻着:“这件衣服好好看……小周这个造型也很适合他……小周好瘦啊……”叶修大声咳嗽两下以证明自己的存在,蓝河马上从包里掏出个水瓶:“你渴吗?”

 

“帅哥,你要不再考虑一下?”Simon痛心疾首地看着叶修的头发,“现在这样还是可以挽救的,我给你做个空气烫……”

 

“不……不了,”叶修这次的声音小了很多,“咳……剪短就行。”

 

孰料蓝河那边又有了新情况。一个小姑娘凑到蓝河面前,问他要不要做个造型,把头发吹一吹。

 

江波涛在一旁鼓励他:“你去做吧,小周的卡上送了好几次,我们一次都没用过。”

 

蓝河忙摆手:“我就不用了吧……”

 

 “去吧去吧,就是洗一下吹一吹,很快的,他们俩还得好一会呢。”

 

蓝河半推半就地被带走,没一会湿着头发坐在椅子上。给他做造型的小姑娘颇有私心,仔仔细细给他吹出了精致中带点俏皮的卷,还殷勤道:“我给您修下眉吧?您这个眉修完了肯定精神。”

 

蓝河自己也不太拿得定主意,那边小姑娘已经上了修眉刀,边刮还边问着:“小哥哥这么好看,有女朋友了吗?”

 

蓝河下意识说“没”,叶修在旁边咳嗽声连天,蓝河又接着笑道:“但是有男朋友了。”

 

小姑娘苦着脸:“哎呀,好可惜。” 

 

蓝河一头直发被柔软的卷取而代之,清秀稚嫩转为成熟,眉型利落,眉尾斜飞入鬓,整个人璞玉已开,又引来一阵小姑娘们的围观。

 

叶修和镜子中郁闷的自己面面相觑,觉得这个地方是没法呆了。

 

 

 

第二天,刚吃过中饭的Simon老师看着门口的客人,惊讶得嘴巴大张。

 

叶修跟他勾肩搭背道:“您再给我做下头发,随意发挥。”

 

Simon老师激动地双颊发红,手上剪刀咔咔响,反射出一阵银光。

 

 

 

叶修回家时,引了一路小女生的议论与目光。晚上蓝河打开家门,被吓了一跳:“老天爷……你们不是开会去了吗?”

 

“嗯……对啊……就那什么……他们说下周有访谈,非得带我去理发店……”叶修边说边往家里走,问小男朋友,“好看吗?”

 

蓝河不住点头:“好看好看好看,帅死了。”言毕捧着他脸亲了一口。叶修终于心满意足。蓝河左看看右看看,感慨道:“两边剪掉之后,显得脸更圆了一点呢!胖乎乎的好可爱!”

 

叶修:“……”

 

晚上,两个人窝在沙发上一块看电视。蓝河搂着他的腰,蹭了又蹭。叶修看着男朋友小猫一样温顺,心头一阵柔软。还没想出什么好情话,就听对方口中念念有词:“你肚子好软……好舒服……”

 

叶修:“……………………”

 

他当即给周泽楷发微信:“小周,你那个教练给我介绍一下呗。”惊得本来要睡了的周泽楷从床上一跃而起,跟江波涛商量半宿叶修有没有被盗号。

 

 

 

蓝河觉得叶修最近有点奇怪。晚上总是晚归,饭量莫名其妙少了很多,问他原因他也不说,他只能自己大中午突击对方办公室。

 

他拈起对方桌上两袋代餐粉:“你……你最近天天就吃这个?这……这也不能算吃饭吧……”

 

叶修把他抱到自己腿上,拉着蓝河手摸自己小腹:“我最近在健身,你摸摸,肚子是不是结实了好多?”

 

蓝河捧着他脸细看:“我说最近总觉得哪不一样,天天看没看出来,你一说我才发现,眼窝都深了,下巴颏也尖了……”

 

叶修满意地点点头,却见蓝河皱眉摇头:“何必要那么瘦?健身可以,减肥可不行。”

 

“你上次不是说周泽楷瘦得很好看来着?”

 

“你就吃这个醋?”蓝河笑道,“他们瘦毕竟也是要经常拍照,但你只要吃不到三高,多胖都没关系。再说胖点又怎样呢?你胖了也很好看,什么样子我都喜欢。”

 

“你知道这叫什么吗?”叶修刮他的鼻子,“你这叫情人眼里出西施。”

 

“好吧,西施同志,”蓝河晃晃手中那两袋代餐粉,“这个没收了,现在我们去吃饭,从明天开始我给你做便当。”

 

 

 

蓝河没食言,第二天真的起了大早热锅蒸饭。叶修本以为会是网上那些什么芦笋沙拉金枪鱼,没想到中午他大吃一惊。打开饭盒,满眼只见缤纷色彩令人炫目。

 

糙米饭打底,上面盖着莲藕炖牛柳,另配一盒蒜蓉空心菜与番茄滑蛋,一盒便当色香味俱全。到下午加餐的时候另有一盒便当,打开后是切好的甜橙与猕猴桃,间或摆几颗蓝莓,蓝河还给他备了一盒无糖酸奶。

 

晚上他去健身房报道,徐大哥教他做卧推,不停在说:“悠着点悠着点!慢慢来!怎么今天这么大劲呢!”

 

 

 

涛涛:别人家减肥有爱心便当,我家只有方便面!

楷鹅:捂脸.jpg

 

 

 

 

尾声:

 

晚上两个人厮磨完了,一同坠入梦乡。哪料叶修睡到一半,忽然被蓝河的尖叫声惊醒。

 

蓝河大喊:“叶修!叶修!家里有贼!”

 

叶修在一片黑灯瞎火中抱住他:“别怕别怕,我在这呢——”

 

蓝河顿时松了一口气:“是你呀,吓死我了!我睡得迷迷糊糊,忽然摸到有腹肌,还以为我身边躺了别的男人——”

 

叶修:“…………”

 

蓝河意识到不对,赶忙改口:“那什么……我不是这个意思……”

 

只可惜为时已晚:“你别说话,你再多说一句今晚就别想睡。”

 

“对不……唔……”

 

月光被窗帘挡住,没照到一室旖旎。不过没关系,蓝河还有很多时间来适应男朋友的新腹肌。

 

 

 

 

 

 

 


评论(15)
热度(239)

© 晨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