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上错花轿嫁对郎(12) 12. 凉夜生风,迎面一股木屑灰火混着血腥气,恰如楚人一炬,付之焦土。偌大繁华京畿,今夕云翳遮天,不见光影,唯远方一线烈红,烧成烟霞余绮。 定国寺处飞出几匹散马,疾行时蹄如悬空,利箭般直取皇城。正中那人面庞如玉,双眉紧蹙,额角一珠冷汗,泫然欲坠。其形容体态,竟与苏沐秋七分相似。那人伏低身子,用力按了按怀中物什,正欲再加鞭催马,忽然一星银箭破空飞来,惊的良驹引颈长嘶。 苏沐衡身手尚算敏捷,马匹前蹄中箭,轰然坠地,他就地一滚,堪堪避开一阵乱箭如雨。身旁随侍即刻亮剑,拼死护他:“保护大殿下!” 苏沐衡躲在一处死角,听见外面厮杀正... 2019-01-15 评论-[21] 热度-[135]
【黄喻】与爱·冰糖银耳雪梨羹 发生在烦烦已退役而喻喻还没退役的时候 发文太艰难了!! 喻文州躺在苏黎世的酒店床上,手中捏着耳机话筒,翻来覆去。他看了看腕表,对着耳机说:“少天,你是不是困了?” 电话那端“唔唔嗯嗯”含糊应了两下。 如果不是困了,怎么今天的电话会变成喻文州一个人的脱口秀?这说出去谁会相信,黄少天居然还有当一名优秀听众的潜质。 喻文州心里仍隐隐纳闷,按理对方的生物钟不该这个点就困,但一想到他最近有几场活动,大抵也是累了,又不舍得挂电话,只好自己主动收尾:“少天给我唱首歌吧,我和你一块睡。”... 2019-01-10 评论-[12] 热度-[197]
2018年阅读总结 原本没到年末的时候想好了一大堆总结时要说的话,真的要写的时候又很不愿动笔。明明还有一大堆没看完的书和没做完的事,2019就来了,其实有点不太欢迎它,但是也没有办法。 先列一下在2018年内读完的书,排序按照时间: 《白夜行》 [日] 东野圭吾 刘姿君译本 《致D情史》 [法] 安德列·高兹 袁筱一译本 《孩子们的诗》 果麦出品 《小王子》 [法] 安托万·德·圣·埃克苏佩里 金祎、徐丽松、缪咏华译本 《平如美棠》 饶平如 《红楼梦》 ... 2019-01-02 评论-[6] 热度-[30]
【叶蓝】仿生蓝河会梦见电动玩具吗(5-7) 5. 设计成果时而与初衷不符,就像计算时微小偏差带来的蝴蝶效应,而一场风暴却往往又能带来新的碰撞。总之,阴差阳错,叶修觉得仿生人的不完美都很可爱。 这小向导不知是哪根电路走得不对,家务全精通,却偏偏是个厨房杀手。更恐怖的是,他对人类的食物充满了旺盛的好奇心。叶修为了阻止各种各样灾难与事故的发生,被迫颠起了勺。闲暇时两个人坐在一起,叶修一边喂他,一边教他认菜。 蓝河吃了一口,手腕上浅蓝的灯亮一亮:“这是炒木耳、黄瓜和肉片!” 叶修:“这是木须肉。” 蓝河:“这是炸土豆、茄子与青椒!” 叶修... 2018-12-27 评论-[17] 热度-[127]
【叶蓝】仿生蓝河会梦见电动玩具吗(1-4) 我流哨向,不要计较设定 几句话的喻黄喻,周江 试试分开发还屏不屏 1. 晨光杳杳,秋照熹微。街道趋近苏醒,市声微沸,然而这些都与叶修无关。不透光窗帘与隔音玻璃组成他与热闹世界间的壁垒,他躲在城堡深处,睡美人一样继续着长眠。 除非是拯救世界的大事,否则出完任务后的第二天谁都不许找他,这是联盟内部不成文的小规定。多年来不靠向导纾解而只是自己硬抗,他比别人更需要优良的休息。早八点一到,生物钟准时叫醒了他。他揉揉惺忪睡眼,看清了墙上的电子表,心里盘算,还能再睡一天。正欲阖眼再眠,楼下忽然响起了门铃声。 这会... 2018-12-27 评论-[12] 热度-[107]
来聊天吧! 不更新都不好意思说闲话_(:3⌒゙)_想问问大家的叶蓝入坑作/白月光/朱砂痣是啥! 如果有黄喻和周江的小伙伴也能来说说话就好了! 我先来:叶蓝截止目前最喜欢的长篇还是《叶蓝双花ABO》,没有之一_(:3⌒゙)_里面那个叶哦,我除了想当他老婆就是想当他偏房!(;´༎ຶД༎ຶ`) 短篇最喜欢的是klimegnaro(希望没打错)的《关于许博远同学错综复杂的别扭回路》。有些文就是你说不出哪里好但是偏偏喜欢得不得了啊! 周江喜欢的长篇还空缺,最喜欢的短篇是倾斜角的《披星戴月》。黄喻长篇我觉得一路春白写得都很好,但是朱砂痣目前还空着_(:3⌒゙)_最喜欢的短篇是漠花的... 2018-12-04 评论-[63] 热度-[30]
【叶蓝】河尔萌(3) 为什么屏蔽我??还不给解屏??? 两人并排在医生面前的椅子上,脊背挺直,正襟危坐,仿佛今天有领导在教室后听课的小学生。 李医生从盒中取出一副无框眼镜戴上,开始敲键盘:“叫许博远是吧,过敏史?” “所以您是现在才写病历吗?!” “别废话,快点。” “好像没有。” “家族遗传病?” “……大概没有。” “用药史?” “……应该没有?” “脑子有吗?” “没……有!这个有!”... 2018-12-04 评论-[24] 热度-[182]
【叶蓝】河尔萌(2) 当教练并不比当职业选手轻松。叶修退役后才发现,他上次和许博远说自己有一堆弟弟妹妹是说错了——那好歹是群人,而他照顾的,简直像窝鸭蛋,还是生的。 高邮的炕蛋师傅盯炕上的蛋也不过叶修这样。每天寸步不离,虽然很多事情不用他亲手做,可逢什么事大家都要来过问他。他呢,也是“聚精会神,身体各部全在一种沉湎,一种兴奋,一种极度的敏感之中”※。饭想起来了扒两口,睡觉也是假寐,一喊他就醒。当大家都在怀疑他到底由什么材料组成时,兴欣就止步在了季后赛半决赛。叶修看到结果的那一瞬间,两眼一闭就地一躺,立刻倒在后台,鼾声感人。包子打完比赛,还多了一项搬运工作。 他睡得昏天黑地,一连几... 2018-12-03 评论-[63] 热度-[148]
【一叶×春雪】春秋(4) 这天秋木苏正在处理帮会事务,忽听手下跑来高喊:“报!!” 座椅前,小弟一拱手:“大哥!我们又探到那个大漠孤烟在约蓝桥春雪了!” “放肆!”秋木苏一拍椅子扶手,“明明说好了蓝桥是一叶看上的人!他怎么还去招!而且还三番五次,当我兄弟没人罩啊?” 沐雨橙风在一边道:“我早就说过,咱们别整那些弯弯绕绕的,当初就该直接打晕带走。” 秋木苏一拍手:“妹,你说得对!解决方案必须得简单粗暴,走着!” 草坪上,大漠孤烟和蓝桥春雪坐得近极了。远远看去,两人就像紧紧依偎的情侣,其实凑近一瞧就能知... 2018-12-01 评论-[6] 热度-[51]
【一叶×春雪】春秋(3) 一叶之秋捏着手里的小雏菊,开始摘花瓣:“蓝桥喜欢我……” “闭嘴。” “蓝桥不喜欢我……” “闭嘴。” “蓝桥喜欢我……” “闭——嘴——” “最后一瓣,蓝桥不喜欢我!天哪!” 一叶之秋抱着脑袋蹲在地上,沐雨橙风隔着两台显示器都忍不住想踹他:“一叶之秋你怎么成天娘们唧唧,你到底跟谁学的?!” 他们俩今天没比赛也不和主人训练,正在装备部接受武器优化的测验。测试员们检验一阵,又一块出去开会讨论,两个人站在装备编辑界面里,好不无聊。沐雨橙风翻遍了身上的口袋:... 2018-11-30 评论-[7] 热度-[46]

1 of 6

© 晨歌 | Powered by LOFTER